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4章 夏夜

第14章 夏夜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陆哥的回忆,很怪很琐碎大概还有点意识流orz  盛夏,炎热。

时针指向十点半。

最后一道大题陆往清做得有点久了。

大课间快过去了,夏橙因还是没来。

陆往清又看了一眼窗外,影子都没有,低头,把耳机戴上。

教室里太闹了,他不喜欢,他需要安静一点。

教室的窗台上养了一盆兰花,有人跑过的时候兰花摔了下来,几乎就在陆往清眼前,花盆没有声音地在地上砸碎,很快有人慌乱地上前打扫。

“陆往清。”

学习委员把物理卷子往桌上一放,上面用红笔标了个很显眼的100。

陆往清没看他也没卷子,还在低头做题。

学习委员靠在桌子上,“有人找你。”

陆往清拿下一边耳机,“谁?”

“高一的小学弟,夏橙因。”

陆往清顿了顿,放下笔,干脆利落地起身。

“找我?”

门外是等他的夏橙因。

“今天有事晚了点。”小学弟道。

“我每天都来,你还没习惯吗?”小学弟提了一些东西,往他面前一怼,“给你的。”

“什么?”陆往清没有接过。

“六个核桃,”小学弟拿出一瓶来,“怕你学习太辛苦,给你补补脑。”

小学弟笑起来,漾开右颊一个小小的梨涡。

“我不要。”陆往清没有感情地随意摇了摇头。

“你要,”小学弟不以为然,“你不要耍酷,我送你东西你就拿着,多有排面。”

“”陆往清斜斜歪在门框上。

他该告诉小学弟他已经很有排面了吗。

那时候小学弟个子有点矮,不到一米七,刚才把袋子怼到他面前的时候下意识踮脚了,这会儿看他就得抬起脑袋。

“我知道很多人送你,”小学弟说,“但是我送的会比较特别。”

“为什么?”陆往清懒懒垂眼看他。

“你猜。”小学弟眨眨眼。

陆往清看着他,几不可察地笑了下,没说话,摸了摸小学弟毛茸茸的脑袋,接过袋子。

小学弟眼睛亮了亮,陆往清的手放下的时候,小学弟握住他的手腕,就这么拉着,歪着脑袋笑。

小学弟长得太好看了。

陆往清第一次看他就这么感觉。

漂亮得不太真实,像是夏天过于而炎热产生的幻觉,铺在空气里,轻盈得一碰就散。

陆往清看了一会儿,才把手抽开,回了教室。

“这几天上午他都来啊,”回到座位上,学习委员还在他桌子边靠着,“又送了什么?”

学习委员叫曲洺,短发,戴眼镜,看扮相挺乖挺规矩的,其实很闲、很莫名其妙,还染了几缕骚气的挂耳染。

陆往清没回他,打开袋子,几瓶六个核桃,还有一个小罐子,瓶盖上贴了张粉色心形的便利贴——“我手剥的核桃,不要不识抬举”。

“这什么?情书?”曲洺好奇地把脑袋看过来。

陆往清把耳机带上,开了瓶六个核桃,其他东西塞到桌柜里,开始做题。

下笔如有神。

曲洺“啧”了一声,起身走了。

夏橙因每天上午都来,都是带点没什么用的东西来。

后来不止是上午,下午放学的时候也来,要跟他一块儿吃饭。

某天,陆往清看着时钟转到了下午六点二十九,物理老师这道题还没讲完。

高一五点四十五分放学,他们高二六点半。

陆往清看了看窗外,莫名的,有一点焦急。

六点三十,物理老师放下粉笔,还没说下课,着急去食堂的人也还在抄题,陆往清挎上书包,闲庭散步般出了门。

“接下来我们讲下重点”物理老师转过头,看见后门留下的背影,不是很明白这孩子是怎么想的。

陆往清出门的时候小学弟刚刚蹦蹦跳跳哼着小曲儿上楼来,看见他一个健步飞奔过来,“今天不拖堂吗?”

“不拖。”陆往清理了理书包肩带,径直往前走。

“你去食堂吗?”小学弟说着,拉了拉陆往清的校服外套,靠得很近,“食堂不好吃啊,菜色又少,要不去外面吃吧,我请客,你想吃什么,西餐?日料?火锅?”

“嗯。”陆

往清淡淡应了,还是没看小学弟。

他走太快了,小学弟得小跑才能跟上他。

陆往清开始放慢了一些脚步。

小学弟把他领到一家拉面店,话很多,一路叽叽喳喳的,吃饭的时候也在说话。

他说一大堆,陆往清答一句。

“马上要放假了,你要干什么啊?考不考虑去旅游?”

“不考虑。”

“对了,折耳根,你吃过折耳根吗?味道真的好奇怪,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难吃的东西!你一定要试一试!”

“嗯。”

上次他也是这么说青椒和芹菜的。

“你有看昨天晚上f台的晚会吗?压轴的男歌手好好看,而且衣服都特别贵,一看就是品牌赞助的高定,我后面翻了他的舞台,每一场都是全新的造型,头发一会儿红一会儿蓝,衣服风格也换来换去,但是他都好适合,同一首歌的舞台看五十遍都不腻!”

“”

小学弟太吵闹了,一直在说话,没怎么吃面,陆往清吃完了,他还有大半碗,陆往清就杵着下巴等他。

小学弟说几句,嗦一口面。

天气太热了,店里空调坏了,只有一个风扇在忙碌的转着,汤面很烫,小学弟热得脸蛋红扑扑,偶尔撅起嘴唇轻轻吹凉,过于漂亮的相貌显得接地气了一点。

陆往清想起,曲洺说小学弟在追求他。

那时陆往清想,这应该是同性恋吧。

关于同性恋,陆往清没有太多概念,大约就是同性喜欢同性,不太常见,容易受歧视,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少有人愿意表明同性恋的身份。

然而小学弟却好像比他更没有概念。

小学弟不说喜欢他,不说“学长做我男朋友”之类的话,只是看起来像在追求他一样,送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等他下课、等他放学,缠着他要一起回家。

或者说,或许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小学弟根本没什么“喜欢别人”的概念。

但陆往清,好像渐渐地开始有了。

小学弟说今天没人来接他,不着急回家,他要走路送陆往清回家。

陆往清默许了。

于是二十

分钟的路程,陆往清开始绕远路,走了一个多小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平常很安静的一段路,开始充斥着小学弟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是真的很吵。

陆往清把另一边耳机也摘下,索性整个塞进兜里

小学弟一开始还很有兴致,后来累得不行了,“怎么这么远啊,这走了多久了,我走不动了。”

“你打辆车先回去。”陆往清道。

“不,”小学弟抓住他的手臂,“说了送你回去。”

陆往清见他实在累了,往回走一小段,到了先前经过的一栋公寓楼。

“你在逗我吗?”小学弟瘪着嘴巴,幽怨地看向他。

陆往清笑了一下,往上走。

小学弟还是跟着,“你要邀请我去你家做客吗?”

“太晚了。”到了门前,陆往清拿钥匙开门。

“那我歇在这里,跟你一起睡。”小学弟抬头看他,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亮晶晶的。

“一起睡?”

“嗯。”

陆往清停下开门的动作,弯下身子,凑近他,“夏橙因,你是什么意思?”

呼吸近在咫尺了。

小学弟又狡黠笑起来,“你猜。”

“”

陆往清进门,没邀请他做客,说了声慢走,关门。

隔天上午小学弟没来。

陆往清还是觉得教室里吵,但一直没戴上耳机。

直到下午,陆往清才选了首重金属摇滚开始听。

心情变得有点烦躁。

放学的时间,陆往清还是早早收拾好东西往后门走了。

他靠在墙边等了一会儿,大约只有半个多小时,其他人走完了,小学弟还没来。

陆往清垂着头,转身走了。

几步之后,后背沉了一沉,“我来了,等坏了吧?”

陆往清把环在胳膊上的手扒拉下来,不说话,把一边耳机摘下了。

大概模糊的表达了一下“谁在等你”的意思。

“你狡辩不了,我在对面楼的阳台待了一会儿,”小学弟把四根手指头举到他面前晃了晃,“我看见你等我了,等了整整四十分钟

。”

陆往清还是不说话。

“今天去吃什么?我很饿了。”小学弟拉着他的衣角。

陆往清今天没有放慢脚步,走得很快。

小学弟小跑着跟,陆往清像昨天一样,绕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直到天色暗下来,小学弟还是跟着。

终于,实在是跟不上了,小学弟喊了一声:“等会儿,慢点走!”

陆往清没有理会,也没有回头看,继续往前走。

十几秒后,陆往清以为小学弟不会跟上来了。

然而他听见非常清晰的、“哒哒哒”的脚步声向他飞奔而来。

突然感觉背上又是一沉,书包被拉到地上。

小学弟腾起,从背后搂着他的脖子,双腿环在他胯上,“都说了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

陆往清脸色不太好,“下来。”

小学弟很干脆利落听话了,接下来转而跑到他前面,蹦起,搂脖子,腿环住胯。

陆往清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用手搭着他的腿。

“你知不知道我对你什么意思啊?陆哥,陆学长,陆往清。”小学弟说。

也不怕他累的,就这么挂在他身上耗着。

他看着小学弟的眼睛,抬了抬下巴,眼底有了些笑意,“不知道。”

小学弟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把他脑袋扒拉近了,导致他得托着小学弟的屁股才能不让小学弟掉下去。

下一秒,小学弟非常响亮地“啵”了一口他脸颊。

“你不知道个屁啊,你都硬了。”

“”

之后的陆往清每一个应该安静的夏夜,开始前所未有的吵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