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8章 吃饭监督工

第8章 吃饭监督工


作者有话要说:

预警:这章陆哥有点狂了!  三个多小时后,刚好考核完,也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考核的时候夏橙因摸鱼,李真真练歌,听漏了好多消息,这会儿司聪边走边给他们补习,“晚上不用录制节目的话都是自由练习,每个班考核主题曲唱跳的时间不一样,算上今天,a班只有三天了,b班五天,c班和我们f班七天,之后就是录制主题曲舞台和mv了。”

夏橙因愣愣点头,只听着三天五天的时间好像很短,对于唱跳的难度却还没有什么概念,心下也没什么担忧的。

李真真庆幸,“还好是f班,有七天时间,a班三天要怎么办啊。”

夏橙因听他那么说,顿时觉得七天的时间十分充足,放心了不少。

自从早午饭大家逐渐熟悉起来后已经不把桌上贴的名牌当回事了,爱怎么坐怎么坐,节目组干脆也放弃安排座位了。

刚进食堂,就看见窗边有几个人冲他们招招手,“思聪,真真,橙因!来这边坐!”

“啊,是跟我们一排的人。”李真真想起考核时的社死应援,虽然尴尬,但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李真真走近了,跟他们打招呼,“你们好你们好。”

这桌刚好还剩三个座位,蒋向阳的盛情邀请下他们就在这儿坐了。

“你们不去打饭吗?”蒋向阳问。

“打饭?”夏橙因莫名其妙,“不是说会分配吗?”

“哦,刚才说了改成去窗口自己打菜了,菜色也多了好多。”司聪解释。

夏橙因惊讶了下,刚刚还担心晚饭的菜会不会还是他不吃的,他得回去吃零食过活,现在司聪一说,可以自己打菜的话应该多少能有他吃的菜吧。

几个人分头行动,打餐窗口前都排起了队,夏橙因站在旁边望了一圈儿,每个窗口有五六个菜,一号到四号窗口基本没他能吃的,很巧的是五号窗口的每个菜他都挺喜欢。

食堂终于有他能吃的菜了,夏橙因非常非常非常高兴。

他打完餐蹦蹦跳跳哼着小曲儿回座位上,座位上几人还在抓蝴蝶,就连司聪同学都参与了进去,气氛

非常火热。

蒋向阳:“这是几只蝴蝶?”

思聪:“两只?”

洪斩神:“七只?”

于随变:“七只吧。”

蒋向阳摇摇手指头,“错。”

思聪追问,“那是几只?”

“八只。”蒋向阳道。

于随变和洪斩神闻言只轻轻叹了口气,倒是已经麻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司聪快被逼疯了。

一向端庄的他掐住蒋向阳的脖子晃来晃去,“为什么会是八只啊???为什么???不应该啊!你再不说我杀了你蒋向阳!!!”

蒋向阳任他晃,波澜不惊,神秘一笑,“你猜。”

见夏橙因和李真真回来,蒋向阳又把目标转向他们,往空气中抓了几下,第一下在上面的部分靠左,第二次在下面的部分中间,最后一次在中间的部分靠右。

“几只蝴蝶?”

李真真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回答:“十二只!”

蒋向阳笑了一阵,“哈哈哈哈哈nonono。”

李真真一脸问号,“到底是几只啊!”

蒋向阳没回答,“no”完又转过头来问夏橙因:“橙因呢?猜猜,几只?”

夏橙因想了想,感觉自己大概摸清了门道,猜测道:“六只。”

蒋向阳眨眨眼,“可以啊橙因,再来一次。”

说着又在空气中抓了几下,第一次在下面的部分靠左,第二次在中间的部分靠左,最后一次在下面的部分靠右。

“几只?”

“九只。”夏橙因很快回答。

这回他已经完全掌握规律了,这玩意儿就是看着唬人,其实简单得不得了。

蒋向阳“哇”一声,“又猜对了,你以前玩过吗?”

“没呢。”

李真真很惊讶,“猜对了啊?到底是怎么猜的?”

夏橙因也神秘一笑,给了个wink,“你猜~”

李真真没得到答案,嘟嚷起来,“不应该啊,橙因这么聪明的吗?”

“夏橙因长相看起来就很聪明啊,虽然相处起来”洪斩神欲言又止。

“都被美貌欺骗了,所以不要以貌取人。”

于随变补充

“我第一眼看见橙因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很聪明很厉害的样子,甚至还有点怕他,”李真真道,“初舞台之后就不这么觉得。”

话题越来越偏,聊起夏橙因的《二泉映月》初舞台越聊越得劲。

关于自己的黑历史,夏橙因无颜面对,低头扒饭。

察觉到自己头顶上方好像有道阴影,夏橙因抬起头,看见一个戴着围裙阿姨站在桌旁双手叉腰,恶狠狠地盯着他。

“怎、怎么了吗?”夏橙因吞吞口水,有点点害怕。

阿姨抬着下巴,眯起眼睛看夏橙因,看起来很有压迫感,“你是夏橙因?”

夏橙因愣愣的点点头。

阿姨一副“好啊,终于找逮到你了”的表情:“行啊,你就是夏橙因,好好吃饭,我盯着你!”

夏橙因:“???”

阿姨重重一哼,咬牙切齿道:“夏橙因,今天早上和中午的饭菜你都浪费了,还是后来有人收走了说去喂流浪猫,不然倒进垃圾桶太可惜了,你怎么年纪轻轻的这么浪费?小时候没学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吗?你知不知道农民伯伯和我们这些厨师有多辛苦?一百多个练习生就你这样。今天给我把这盘吃完,不准浪费啰!”

阿姨的语调铿锵有力抑扬顿挫,非常有正义感,夏橙因听着也不自觉良心作痛,越听越难过。

“阿姨我错了,我以后都不浪费粮食了!”他举起手发誓。

他平时在家里是从来不注意这些的,毕竟点外卖或者做饭阿姨做的都是他喜欢吃的,每每吃不完的时候他那个前男友陆某也会帮他收尾。

今天听阿姨这么一说,顿时罪恶感爆棚,忙不迭点头应下低头扒饭。

司聪不知所以,“发生了什么?”

李真真替夏橙因解释,“他特别挑食,之前剩了好多饭菜没吃。”

于随变托腮,看好戏的样子,“该的,长教训了。”

洪斩神:“以后一起监督他呢,一颗饭也不能落下。”

于是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在六个人目光灼灼的注视下,夏橙因含泪吃完晚饭,一颗也没能剩。

夏橙因鼓着

腮帮子,六个人盯着他吃饭,真的好奇怪,还在今天运气好,有好几个他喜欢的菜,以后遇到那种一个菜他都不会吃的情况怎么办呜呜。

他没想到的是,实际上是七个人在监督他吃饭。

晚上训练,f班和c班抱团待在一起,一个倒数第一,一个倒数第二,真就一个敢教,一个敢听,反正谁都不敢去麻烦实力强劲但时间紧迫的a班和b班。

上午的舞蹈课夏橙因没上,这会儿要补课就太痛苦了,他四肢其实还算是协调,但毕竟没有基础,体力也跟不上,练了十分钟感觉已经一滴都没有了,就只记住了开头两三个动作。

c班有个很厉害的大佬,名字叫李想,没什么特色都样子,长相大概算是清秀,实力倒是很不错,跳舞的动作非常标准,体力又好,很快就把前半段动作记熟了来教夏橙因他们这些“差生”。教了一波又一波,眉头都不皱一下,气都不带喘的,夏橙因十分的非常的无比的敬佩。

五分钟后,夏橙因实在撑不下去了,爬到一边靠着墙休息,发现文泽叶坐在不远处练歌。

文泽叶也看见他,干脆挪到他旁边,跟他搭话:“你不去学吗?”

夏橙因摇摇头,“我不行了,我跟不上。”

“得锻炼锻炼体力呀,我看你很累。”

夏橙因点点头,又问:“你呢?你不去学一下吗?”

文泽叶道:“哦,我上午就已经学完了。”

夏橙因:“学完了?全部???”

文泽叶笑着点头,“嗯嗯。”

夏橙因:“???”

同样是零基础,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吗。

夏橙因坐了会儿,喝了几口水,抬头看了眼汗流浃背还在坚持训练的“差生”们,就连于随变那几个频道外的人都在认真学。

这么努力的氛围夏橙因也不太好意思干坐着,不过他也不想为难自己,屁股还挨在地上,只不过往前面挪了一点,方便看清李想的动作,不时稍稍动两下胳膊,非常低配地复制着舞蹈动作,嘴里小声地跟着bgm哼唱。

/

另一边,离练习室最近那间休息室,陆

往清把冰箱里中午放进去的菜拿出来,稍微加热了一下。

和中午不一样,休息室里多放了一张沙发床和木质餐桌,陆往清坐在沙发床上,桌上的晚餐非常丰盛:有花椒的凉拌豆芽、有芹菜的剁肉、有洋葱的牛肉卷、有葱的紫菜蛋花汤,以及大半个、中午没来得及吃的、有姜的肉包。

桌上还立着一个ipad,画面以节目组头顶的监控、某几个方位的摄像头为视角,分成了好几个部分,但都同样播放着夏橙因坐在地上手舞足蹈的样子。

陆往清不觉笑了笑。

下一秒却看见夏橙因身旁的男生把他拉起来,两人离开了监控和摄像头范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