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39章 麻麻怎么看上papa了

第39章 麻麻怎么看上papa了


·

接到蔺烟的星电时,赵汲雨刚做完一台手术回到办公室里,听蔺烟在星电里阐述了好一会,到底没忍住插了句嘴——

“不是,殿下,你说一下重点,时渡他喝醉酒以后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反应症状,具体是哪些表现呢?”

蔺烟在星电里停顿了片刻,说:“比如非要送我项链。”

“……”

赵汲雨忍住要挂掉星电的念头,尽量保持心态平和,“还有呢?”

蔺烟接着道,“还有就是,我发现时渡其实还是很依赖我的气息的,并不只有上次那种因排斥反应才需要我安抚。”

赵汲雨按了按眉心:“殿下有什么证据表明吗?”

“有的,他昨晚喝醉以后不回自己房间,非要跟着我进我房间,又是趁我洗澡睡我床上,又是只枕我枕的枕头,你说时渡这不是依赖我气息的表现是什么?”

赵汲雨仍然维持着耐心,“这么听起来,殿下和时渡确实是存在互相依赖作用。”

“是吧。”

“所以——”赵汲雨忍不住问出了最想问的那一句,“殿下今天给我打这通星电的目的是?”

蔺烟的语气一副坦然无辜:“我特地打过来告诉你一声啊。”

“……”赵汲雨眉心跳了跳,深吸一口气,“啊这样,那我谢谢殿下啊。”

“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再去跟王妃嫂嫂请教一下,她平时都是怎么安抚我大哥的。”

不等他做声,蔺烟自己那边先挂了星电。

赵汲雨顿时更纳闷了。

不就是突然发现了时渡跟她是互相依赖这么点事吗?

至不至于大清早逮着他一顿炫夫?

·

此时另一边,地下层实验室里。

陆敏淇发现某位小少爷早上喝完奶以后出现了一些怪异反常的举止。

往常小家伙喝完奶,会把他的玫瑰小巢穴巡逻一遍,再用小玫瑰花瓣填填补补,把自个儿的领地修缮得更加漂亮一些,然后才会乖乖躺下来睡觉。

但今早却出现了不同的状况。

小家伙吃饱喝足以后,抱着一瓣玫瑰花默默地舔`舐了一会,忽然爬到了繁殖孕育箱的箱口位置,沮丧地耷拉着小脑袋,往箱口外面望着。

陆敏淇注意到这一点,试着安慰小家伙:“小少爷是想少帅了吗?”

小宝宝趴在透明箱口上,奶里奶气地叹气。

陆敏淇生怕这位小少爷自闭起来又把婴儿房也给冻上了,惴惴不安地哄道:“等下午少帅不怎么忙了,我让少帅给小少爷打一通视讯通话好不好?”

小宝宝眼睛湿湿暖暖的,瞅了她一眼,又垂头下去,“哎。”

然后又舔了舔怀里抱着的花瓣。

可是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天,保存在花瓣里的属于麻麻的养分气息早已经快被汲取干净了。

小宝宝舍不得弄坏花瓣,又嗅闻不到麻麻,于是……

整个小宝宝又陷入了自闭。

但小家伙也不是白白待在这里沮丧的。

在一旁的陆敏淇想方设法哄着小家伙的时候,小家伙趴在箱口上,眼瞳再一次隐约浮现冷杉绿光,电波穿透整个地下层,再将所有的路线传递接收回来。

只是,小宝宝并不知道的是,在这回渴望见到麻麻的强烈驱动下,不只是精神力跟着又一次增长,连带着体内识海及全身肌骨也跟着进一步成长。

也正因此,小宝宝的身体一时之间难以承受这样强大的能量馈赠,很快昏厥了过去。

陆敏淇很快发现了繁殖孕育箱里的反常,也被昏迷过去的小宝宝给吓了一跳,她当即给他们少帅拨去了紧急星电。

……

两个小时后。

时渡抱着昏睡不醒的小宝宝,抵达了祁院隐居的庭院。

在抱到小宝宝的那一刻,时渡自己神色也跟着一紧。

因为小家伙的小脸轮廓明显长开了一些,就好像是突然长大了一点。

时渡很清楚这应该和小宝宝体内的精神力有关,但还是想弄明白,导致小家伙精神力异常增长的具体缘故。

直到祁院给小宝宝做完了一番详细的检测。

时渡把小宝宝从检查箱里抱了出来,摸着小宝宝的脑袋还有些烫,便又让祁院调配了药。

而后就着温水倒进奶瓶里,一点一点喂小宝宝喝。

小宝宝趴在时渡怀里,尽管是在昏睡中,却并不高兴喝这个的,时不时扁着小嘴要哭。

还是时渡揉着小家伙脑袋低声哄了哄,才哄着小家伙喝了药。

但到底还是苦着小家伙了,小家伙闭紧湿漉漉的睫毛,抽抽噎噎着用小手指攥紧了papa的衣角,好不可怜的。

祁院一直坐在一旁看着检测报告,等时渡把孩子哄乖了,终于开了口问:“少帅,小少爷是不是已经见过那位蔺烟殿下?”

“见过一次。”时渡说着顿了顿,低眸看到小家伙在睡梦中又轻颤着抽了一下鼻子,抬手轻轻抚了抚小家伙的小脸蛋,并压低声音提醒了一下祁院,“麻烦您轻声一点。”

祁院也注意到小家伙睡得不太安稳,便遂意点了点头,接着低声说道。

“那就是了,小少爷原本就先天虚弱,一直以来都是靠着少帅的气血养分提供供给,但现在他的识海里已经捕捉到了和妈妈相关的信息。”

“加上……这段时间小少爷的精神力正处于成长凝聚阶段,在这个阶段,想要见到另一位至亲的渴望就会在小少爷脑部形成精神力,并驱使小少爷快速成长,直至他拥有可以找到她的能力。”

“所以现在就是——”

“这样强烈的精神力驱使了小少爷进一步加快了成长速度,但同时小少爷虚弱的身体一时没扛住这样的成长速度,这才导致出现了短暂的昏迷……”

这样的原因并不出乎时渡的意料,他淡淡颔了下首,“我想知道,这会影响他的身体健康吗?”

祁院:“这个倒是不会的,您要知道,小少爷是您和蔺烟殿下的结合体,小少爷只会越来越强大。”

确定了小家伙的身体状况不会受到影响,时渡这才带小家伙回去了。

因为不太放心小家伙的现状,时渡只能暂且先把小家伙带回林区公寓,并给蔺烟打了一通星电。

“殿下,西区这边还有一些很重要工作要处理,我今晚可能没办法回去。”

蔺烟在星电里闻言,也没多问什么,便应了一声,“好,那你自己注意休息。”

挂了星电,时渡又接着回到了婴儿房里。

小家伙反复发了一夜高烧,时渡也守了小家伙一整夜。

一直到第二天清早,小家伙的体温才趋向正常,并有了力气,开始嗷嗷哭着要喝奶了。

时渡用繁殖孕育箱的仪器给小家伙做了一次基础检测,确定小家伙的身体没有出现什么状况,心里方才松懈下来。

时渡又喂着小家伙喝了奶,瞧着小家伙愈发精致可爱的小脸蛋,不由轻轻笑了声。

伸指捏了下小家伙嘬奶嘬得鼓鼓的小脸,“有没有出息啊你,这么想长大?”

小宝宝努嘴哼哼又唧唧,扒着时渡的手指,小奶音带着大病初愈的软哑,很严肃地控诉:“papa,不疼,宝宝。”

时渡把小家伙柔软的指尖拿开,再次浅浅一笑,“小蠢蛋,你怎么想的。”

“蠢蛋、才不是、”小宝宝气鼓鼓地反驳回去。

时渡弯了下眸,不逗这小家伙了,动作轻轻的帮小家伙扶好快倾倒的奶瓶,很认真温柔地回答道:“因为papa疼她都来不及呢。”

像是听懂了什么,小宝宝这次转动了转动眼珠子,也有样学样地软糯发音:“也要,疼,麻麻。”

说着好像意识过来自己颠三倒四的话语里遗漏了很重要的什么,笨拙又郑重其事地补充,“我。”

时渡显然没太把这小东西的天真话语放在心上,只哄着他喝完了奶。

见小家伙状态恢复得很不错,趁着这会儿时间还早,时渡给小家伙重新换了一套小衣服,便亲自开着隐形光舰把小家伙送回地下层实验室那边了。

在这之前,时渡每次都会特意叮嘱陆敏淇一些注意事项,但因为现在小家伙的精神力增长速度过快,时渡自己也很清楚,陆敏淇实际上并不能拿这位小祖宗如何。

因此,这回在离开之际,时渡便直接跟小家伙沟通了一遍。

时渡垂目看着趴在繁殖孕育箱里的小家伙,面色如常哄道。

“papa下次过来的时候,会尽量拿到一片花瓣过来,但如果没有拿到,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你也不要太难过,知道吗?”

小宝宝就跟听不懂他后面的话似的,很固执地撅起小嘴:“要、花瓣、”

时渡也跟充耳不闻似的,不温不凉补充:“但是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就一定没有花瓣给你了。”

“哼!”小宝宝不愿意妥协,小嘴嘟嘟,又把脑袋顶到角落里。

整个小宝宝气呼呼的,攥紧小粉拳,显然并不能接受papa这样没有实际保障的花瓣交易。

怕小家伙脑袋磕碰到,时渡不得不扶起他脑袋,轻轻揉了揉小家伙脑门,说:“乖了,papa会努力为你争取的。”

小宝宝将信将疑地睁大眼睛,但想到还要靠papa才能拥有麻麻的花瓣,就只好勉为其难地哼了哼,总算答应不再拿小脑袋顶角落了。

小宝宝眼瞳里的电波追寻着时渡离开的线路,直到冷不防被身边的陆敏淇叫醒,“小少爷?”

小宝宝瞅了瞅她,趴坐在箱口处,两只小手托着自己的可爱小脸,唉声叹气。

陆敏淇:“……小少爷,你又怎么啦?”

“我麻麻。”小宝宝想了想,好伤心地接住脸颊掉落下来的小花瓣,捧在小手心里,哀哀戚戚地掰了一小角。

“嗯?小少爷的妈妈……怎么了?”

“我好漂亮、一麻麻、”

小宝宝一边伤心掰着小花瓣,一边奶声奶气地哽咽,“怎么看上、papa了、”

陆敏淇嘴角一抽:“……那,那少帅,好像也不差的。”

小宝宝嗷呜一口咬碎小花瓣,还是好气:“差好多。”

陆敏淇这会儿也不敢招惹这位小祖宗,生怕这小祖宗一个不高兴就要动用精神力,只得硬着头皮附和,“可能、大概吧。”

·

另一边,首都的联盟军基地。

蔺烟处理完事务回到蔺府时,已经是晚上了。

巧的是,她前脚刚回府,时渡的星舰也正好飞回了蔺府的停机坪。

两人在玄关处碰了面。

已经将近一天半没见过面,蔺烟原本有些闷沉的心情,在嗅闻到近在咫尺的冷杉木香,逐渐得以平复缓解下来。

“殿下也刚回来吗?”时渡定定看向她,率先开了口。

蔺烟按压着想要上翘的唇角,说:“嗯。”

然而,两人一块往玄关里头进去的时候,蔺烟余光忽然瞥见了什么,她低头看到一片小玫瑰花苞似的小花瓣从时渡的外套掉落了下来……

迟滞地,蔺烟缓缓俯身拾起了那一瓣小玫瑰花瓣。

放到鼻尖,轻轻地嗅了嗅。

甜甜的。

和她的气息味道很像。

又好像多了一点别的什么。

蔺烟知道自己掉眼泪会化成玫瑰花瓣,所以很确定这并不是普通的玫瑰花瓣。

而这玫瑰花瓣小小一片的,和她的味道又特别像……

时渡大概也察觉到了什么,停住了轮椅移动,淡淡瞥了一眼她指尖的花瓣,大概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殿下。”

“这花瓣……”蔺烟冷不丁回神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偷偷藏了我上次让你拿去丢掉的花瓣?还随身携带?”

像是默认了。

时渡垂下眸,抿直薄唇,缄默了好一会,才轻声作答:“抱歉殿下。”

关于这一件事,他也确实没有欺瞒蔺烟。

蔺烟攥着手里的那片小花瓣,见时渡承认了,她更加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支吾半晌,终于红着脸挤出一句,“我,不是跟你讲了吗?你不用那么克制对我的气息依赖。”

表面上斯文绅士,背地里却偷偷藏着她哭落的玫瑰花瓣,还随身携带在身边……

指不定私下里每每克制不住需要她的气息安抚时,会怎么拿着她的花瓣嗅闻气息……

蔺烟光是想象着清冷禁欲的时渡背着她做的这些见不得人的画面,就觉得……

好!勾!引!人!

时渡缓缓抬起眸,沉黑的眼睛盯着她,像是在确认什么。

手背上的筋脉隐隐伏动。

须臾,清冷俊逸的面庞似乎浸染上几分情不自持的欲`念,向她索要。

“殿下,我现在,可以得到你的安抚吗?”

-

-

(小宝宝的名字还没取,想了想还是你们来取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