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37章 我可是会喜欢你的

第37章 我可是会喜欢你的


这让蔺烟相当惶恐难安。

也就是说,她在六年前就伤害过时渡……

这要是被时渡知道,当年那个放他鸽子的人就是这几年丧心病狂伤害他的她……

嘶。

蔺烟不敢往下想下去。

偷偷抬眼,瞅见时渡正看过来,蔺烟顿时清了清目坐直回去,故作镇定地:“原来是这样啊。”

时渡仍然一动不动地瞧着她。

见状,蔺烟又有点心虚了,加上刚喝过酒,脑袋昏昏涨涨的,说出的话也就有点不过大脑:

“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这都多少年了,你还计较到现在……”说着声音越来越小,“那别人家有没有可能、也许、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呢?”

蔺烟喝完酒后总喜欢抿唇,时不时舔一下舌尖。

时渡知道她有这个习惯,便在她讲话的空隙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再从从容容地附和着问:“那殿下觉得,她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蔺烟眼睛一闭一睁:“她可能是觉得自己长得太好看了,怕你见到了会感到自卑!”

话音刚落,时渡发出低低一笑。

蔺烟:“……笑什么?”

时渡尽量敛住唇角的弧线,但嗓音徐徐的,仍然含着笑似的,“谢谢殿下解惑,我还从来,没想过会是这种原因。”

说着,把水杯杯口微微倾斜喂到蔺烟嘴边。

蔺烟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整个晕乎乎的,一时没察觉时渡这个喂水的方式就跟哄小动物喝水似的。

只知道乖乖张开口,由着时渡一小口一小口倾倒在她唇间,喂她喝。

喝了几口温水后,蔺烟总算觉得嘴唇没那么干燥了,便推了推他指尖说,“不要了。”

时渡说“好”,抬指擦拭干净她唇角不小心滑下来的几滴水,这才放下了水杯。

蔺烟眼睛泛着潮雾,忍不住直勾勾盯着近在咫尺的时渡问:“那你是……喜欢她吗?”

时渡视线在她白皙透红的眼尾处停了一瞬,没有裹挟任何情绪波动地作答,“留着它,大概只是因为它代表着那段少年记忆,如果殿下介意的话——”

“我不介意啊,”蔺烟轻轻眨动了两下眼睫,一脸正直,“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时渡莞尔:“那谢谢殿下。”

蔺烟刚要站起来,却被时渡的手按了回去,时渡温声阻止她,“殿下先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给殿下泡杯牛奶。”

蔺烟眼神迷蒙一片,确实感觉自己脑袋越来越晕了,只好“哦”了一声,老实坐了回去。

她坐在沙发上,闭目小憩。

混乱地想了一些画面。

想到少年时渡一个人在那片森冷丛林里等了她整整一天都没等到她来。

想到他那么失落却还是把她的发带绑在了那一枚勋章上。

又想到……时渡至今都还不知道他那么在意的一名竞赛同伴就是她……

蔺烟轻轻吸了吸鼻子,忽然没忍住站了起来。

循着冷杉木香的气息方向,踉跄着跟进了厨房。

外骨骼助行器开启着,时渡站在理台前,微低的颈项弯出优雅迷人的弧度,手里支着一口奶锅。

时渡的腿很长,肩宽腰窄,脊背线条更是挺括修韧。

光是这样站在那里给她热牛奶,便是很勾人心弦的一幕画面。

但不知道为什么,蔺烟看着看着,却觉得心里酸酸瑟瑟的。

脸上还泛着酡红,就这么默默走到时渡背后,抱住了时渡的腰。

顿了一秒,时渡微微垂目看了一眼抱住自己腰身的两只皙白纤细的手,嗓音沉哑:“殿下?”

“时渡,你不要伤心哦。”蔺烟的声音绵软又有些困倦,贴在时渡的后背响起。

时渡关了火,掌心覆在蔺烟的手上,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捏了捏她柔滑的指尖,“嗯?”

“就是那个……那个人,当年让你等了一天都没等到,你不要因为这个太伤心了。”

蔺烟一边迷糊糊地讲着,把时渡的腰抱得更紧了。

时渡如墨的眼眸仿佛拥进一簇暖意,低缓地应了一声,“好。”

蔺烟又轻轻地蹭了蹭他温暖的后背,用小手轻轻拍了拍他手掌,哄着人似的,小声地嘟囔。

“我以后不会让你等那么久的,我不会让时渡伤心的。”

玫瑰花的清甜气息从蔺烟身上渗出来,混合着一点点醉人的酒味,浮动在时渡的呼吸间。

时渡微微眯起了眸。

大概过了好几秒,时渡轻轻握住蔺烟的手,转身过去,低头抬起蔺烟的下巴尖,注视她此时此刻爱可爱的酡颜。

“唔……你不准捏我……”

蔺烟丝毫不觉,自己轻轻的吐息跟花瓣似的娇软甜蜜。

唇瓣一张一合的,勾着人亲昵。

时渡静默了片刻,略微俯身把人抱上了石台,修长的手臂撑在她身体一侧,另一只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低头瞧着人。

再缓缓俯首下去。

薄唇微凉,轻轻摩挲着她的红唇,温柔地摄进冷杉的气息。

吻了好几分钟,时渡刚稍稍离开她的唇,蔺烟的两只手又攀附上来,跟贪婪的小猫咪似的,噙着水雾望他,“我还想要亲。”

时渡搂抱着她的细腰,闻言又把她拉近了一些。

温柔地厮磨那两片唇瓣。

很快蔺烟的唇被磨得愈发妖异殷红,她软绵绵地抱着他脖子,轻声哼唧:“时渡,你再这样,讨我欢心,我可,可是会……”

时渡温柔款款地含笑问,“殿下会怎样?”

蔺烟眼睫毛都潮乎乎的,扑扇了扑扇,跟着唇角撅起:“我可是会喜欢你的。”

时渡的手掌覆在她腰间,闻言缓缓收紧了一些,连带着眼眸颜色也加深。

他再次吻她。

在良久良久以后,才落下微不可查的一声叹息,伴随着低哑暗沉的嗓音——

“殿下似乎不太明白。”

“这明明是,我求之不得的理想。”

时渡伺候着把蔺烟抱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

隔天一早,蔺烟发现自己是在首都蔺府醒过来的。

她刚起床下楼,就见陈安急忙迎了上来,“殿下不好了,今天林秘书长过来了,说是总统召见,一早就把先生召进王宫了。”

蔺烟本来还想问时渡他们还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听到这话登时脸色一沉,“那你怎么不上去叫醒我?”

陈安也很为难:“属下本来是要去叫殿下的,但是先生说昨晚殿下睡得晚,要让殿下多睡会,所以……”

话音未落,蔺烟已经径自往外走了。

甚至连早餐也没动,蔺烟就直接开着星舰进宫去了。

路上越想越觉得可恶。

父王竟然趁她不备传召时渡进宫!

她光是想象父王会跟时渡说的那些话,就觉得要窒息了。

风风火火赶到王宫后,蔺烟来不及等人通报,便闯了进去。

但未等她去到正殿那边找父王要人,蔺烟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从侧殿那边出来了。

时渡不疾不徐推移着轮椅过来,一边和旁边的林秘书长在交谈什么。

侧目回来看到蔺烟来了,也没有等蔺烟开口,便和林秘书长淡淡颔了下首,去到了蔺烟身边。

“殿下,你是来接时先生吗?”林秘书长跟了过来,和蔺烟打了声招呼。

蔺烟面色冷冷,“嗯”了一声。

林秘书长察言观色,看得出来面前的蔺烟殿下心情不太好,便先退下了。

等人走远了,蔺烟这才转头回去,抿了抿唇低头看时渡,“你还好吗?”

时渡应了声,又问:“殿下早上醒来头还疼吗?”

“不疼,你先别管我了,父王是不是又找你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

时渡很平静地眨了一下漆黑眼眸:“还好的。”

“还好的?那就是说了!”蔺烟掀了掀眉,几度压制不住心头的怒意,“我现在就去找父王——”

说罢刚要转身进殿,却被时渡及时扣住了手腕,“殿下,真的没事。”

蔺烟回头瞪着他,欲言又止。

时渡神情却依旧沉敛温和,“我们先出宫吧?”

蔺烟试着挣了下时渡的手,没挣开,又不想大早上跟他争这个,遂只好闷不做声跟他走了。

上了星舰,蔺烟还是不搭理时渡,绷着张脸驾驶星舰。

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时渡在副驾驶座上看了她一会,把手里那条方巾打开,取出了两颗甜蜜的进口浆果,递到蔺烟面前。

蔺烟本来嘴角还往下压着,低头瞅见两颗红彤彤的浆果,不由一愣,“这是——”

时渡:“今天殿里呈上的点心,我想着殿下会喜欢这样甜的浆果,就拿了两颗回来。”

明明时渡说这话的语气一如往常的清逸好听,但蔺烟却好像一瞬间被这浆果渗出的甜香裹住了整颗心。

蔺烟微微攥了攥喉咙,张开红唇问:“都给我嘛?”

时渡依旧眉眼弯弯:“嗯。”

而后,亲自投喂到蔺烟唇边。

她盯着时渡递了浆果过来的修长手指,他的指节分明漂亮,皮肤透着冷白质感。

和浆果的鲜红形成对比。

几秒后,没忍住张了张口,含住了那颗浆果。

甜脆甜脆的,在口中化开。

真的很甜很甜。

蔺烟吃完了一颗,又被时渡再喂了一颗。

“殿下心情有好点了吗?”

蔺烟吃人嘴软,轻轻一哼,“我也不是生你气,就是觉得,你没有必要逼着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说着忍不住去看他,“你明知道父王找你准没好事,还敢瞒着我自己进宫?”

“但是殿下,这样的事迟早要面对的。”

时渡的目光从她身上漫不经心收回来,他懒散地揉了揉眉心,垂下的眼眸却蕴着蓄势以待的风暴,“不是我,总统也会找别的人跟殿下繁衍子嗣。”

“谁说的。”蔺烟想也不想就反驳了他的话,“我才不会找别的人。”

时渡抬眼深深看着她,不言。

蔺烟目视前方,尽可能让自己语气听上去平和一些:“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生孩子,我不会逼你的……”

话音刚落,时渡看着她说:“殿下,我没有不愿意。”

“啊?”

蔺烟怀疑自己听错了,转头回来,正好和时渡那双清冷深沉的眼睛对视上。

几秒后,蔺烟自己缓缓地偏开头,抬了抬下颌,俨然是在跟时渡商议什么重要的公务:“那么,等你腿好了,我们找个时间造一个。”

时渡盯着蔺烟愈来愈红的小巧耳廓,薄唇轻勾:“好。”

蔺烟面上无波无澜,一等把时渡送去了西区上班,转头就给王妃嫂嫂拨去了星电。

“嫂嫂,你觉得我跟时渡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会跟小恩恩一样可爱吗?”

星电那头的王妃静了静。

先是看了眼来电显示,确定打来的人是蔺烟,这才委婉地问了句:“烟儿,你这一大早上是受什么刺激了吗?”

“……我跟时渡好歹是帝国契合度值最高的一对配偶,生出来的孩子很可爱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之前不还心灰意冷说时渡不愿意吗?”

“哦,这个啊。”蔺烟一脸轻描淡写的轻松,“嫂嫂你误会了,他愿意得很。”

显摆完,蔺烟挂了星电,心情相当好地回军部上班了。

这天,时渡早早完成了西区那边的工作,回府时看了一眼时间,估摸着蔺烟应该也快从军部回来了。

时渡便让陈安带着佣人们先回去休息了,他自己留下来准备晚餐即可。

陈安顿时了然,笑着带人退下了。

时渡准备了一桌摆盘精致的晚餐,并摆上了烛光。

而后坐下来等人。

过了蔺烟下班的点,蔺烟还没回家。

时渡还算淡然地拨了一通星电过来,“殿下还没忙完吗?”

“唔,我们舰队今天顺利完成了一场重大任务,正好出来聚餐了,应该……没那么快回去。”

蔺烟那边声音嘈杂,正说着话,忽然有个很成熟的男音喊了蔺烟一声,蔺烟笑着回了句,“马上来!”

餐厅的烛光柔和,仿佛在时渡那张冷漠清隽的脸庞镀上一层薄薄冷冷的光泽。

他不动声色地倒下一杯红酒。

饶是这时候,时渡的语调依旧温润随和:“需要我去接殿下吗?”

“不用了,我聚完餐就会回去的,那我先挂了!”

下一秒,星电挂断。

时渡眸色幽邃,倒映着一点明晃晃的烛光。

隔了好一会,他才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眸,慢条斯理地开始切起盘子里的牛排。

他握着刀叉的手指修长漂亮,指骨压出森冷的白,微低着下颌,不紧不慢地把一小块一小块的肉块切割碾碎,再送进口中。

从始至终,时渡的姿态一如既往的优雅矜贵,并未出现丝毫紊乱。

时渡坐在餐桌这里,又平平静静地等了一个小时。

桌上的红酒杯也已经空了。

而就在那一抹冰冷凌厉的极光在眼底搅得天翻地覆,亟待将要冲涌而出之际。

外面终于传来了星舰下降停泊的引擎声响。

同一时间,蔺烟刚在府里的停机坪停泊好星舰,打开舱门刚从台阶下来。

下一秒,猝不及防地捂住口鼻,整个被按向了冰冷的机舱墙体。

“唔!……”

紧跟着,是长指伸进她的唇。

带着不同以往温柔的狠厉,扯开她的后领,薄唇混杂着灼热酒气的冷杉木香,在蔺烟那一截挺括漂亮的直角肩覆落下来。

-

-

(宝子们我刚去书荒广场逛了一圈(想看看有木有宝子推怀怀的新文来着),然后并没看到有推荐咱们烟烟渡渡的,我就又灰溜溜回来了,。(木有错!我在疯狂暗示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