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13章 殿下……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第13章 殿下……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

另一边。

蔺烟刚从议政厅出来,冷不防险些撞上了人。

“四妹怎么心不在焉的?”

抬头定睛一看,拦住她去路的正好就是时渡口中那位跟她有了过节的二哥维爵。

其实从小到大,蔺烟跟她这位二哥关系也并算不上亲近。

毕竟他们所谋不同。

蔺烟自幼在军部里成长,和打小学习着跟那些权贵打交道混迹于名流圈中的维爵不一样。

除了逢年过节会被传召进宫参加家宴聚会,私底下连面都很少见。

因而,在得知维爵曾经在晚宴上拆卸了时渡的外骨骼助行器这件事后,蔺烟的确是连过去维持的那几分客套体面都不太想维持下去了。

“二哥找我有事?”

蔺烟见他倚在政厅外面的奢丽玉柱边上,懒洋洋摆出一只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蔺烟顿了顿,索性停下来问他。

维爵的母妃来自异国,五官轮廓也生得更加深邃妖魅,他很快将手收了回来,环手抱臂,噙着笑睨向蔺烟道。

“也没什么,就是关心关心四妹,听说前阵子四妹出了车祸,我那位妹夫却一点事也没有,四妹就不怀疑点什么吗?”

蔺烟微微眯目:“二哥是想说,我出车祸这事跟时渡脱不了干系?”

“我可没有这么说。”

蔺烟点了点头,恍若是也正好想起来一些事——

“我这两天回军部翻查到一些事故,听说二哥管辖的c区今年意外发生了几次暗物质爆炸事件,同一时间c区的研究院拿到了相关的暗物质资料,二哥觉不觉得这太巧了?”

闻言,维爵眼中倏然闪过一抹危险,立即沉下了脸:“你是想诬陷c区爆炸这件事是我暗下的命令?”

“我可没有这么说二哥。”

蔺烟耸耸肩,言笑晏晏的,从气得脸色铁青的维爵身前擦肩而过。

压根不给维爵反击辩驳的机会。

然而等坐上了星舰离开,蔺烟却在驾驶舱里沉默了下来。

“殿下,是直接回府吗?”章一瑾在主驾驶座上开口询问。

蔺烟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又把加尼开了机。

正犹豫着,要不要让加尼查一下蔺府监控,看看时渡他这会回家了没有。

但又觉得自己这种行为会不会不太好……

正想着,加尼捕捉到她的脑部信息,几乎是替她检索了一遍蔺府上下的监控视频,随即答复——

“殿下,先生他还没回家哦,需要给先生打一通星电提醒他早点回家嘛!”

“——不用。”蔺烟有点微恼地阻止了加尼的行为,“以后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准随便启动程序命令。”

加尼委屈地申辩:“可是殿下明明就是想要知道先生回家了没有啊。”

蔺烟给出的回应是面不改色给加尼下达了一个小时的禁言令。

知道时渡还没回府,蔺烟顿时也没了想要立刻回府的念想,便让章一瑾改变航线掉头回了联盟军基地。

闷头忙到夜里,从办公楼下去的时候,才惊觉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

蔺烟没再叨烦下属,开了自己的专属星舰回府。

巧的是,刚一从星舰舱门下来,就正好碰上了也刚刚回府的时渡。

时渡并没有拥有蔺府的自由出入权限,所以自己坐在轮椅上,撑着一把黑伞,在蔺府大门外等待着府里的人出来开门。

没等陈安出来,蔺烟开启了大门权限,撑了把伞过去。

“司机没送你回来吗?”

时渡抬头,隔着伞檐下的雨雾叫了她:“殿下。”

又回答她的问题,“回来得比较晚,我擅作主张让司机先回去了。”

蔺烟心里想的则是,不管之前在行政部下班多晚,时渡都不会提前让她安排的接送司机回去,怎么偏偏……

正好是今天,正好时渡自己回来了。

当然,蔺烟并没有把这话问出口。

只点了点头。

刚好陈安带人出来迎接了,蔺烟就和时渡一块进了门。

换鞋的时候,因为两个人挨得比较近,蔺烟很快敏锐地嗅到了,时渡的身上沾染了一抹其他的异香。

那一抹异香……好像和她身上的玫瑰花香有些接近。

但又不完全像,混杂着时渡自己本身的冷淡,还挺好闻的。

是那种比她要青涩得多的,像是含着小花苞的,可可爱爱的,干干净净的,还带有一点清新奶味的花香。

蔺烟蹙着眉想。

这难道是江桑身上的香水味吗?

那么……他们两个人得怎样亲密接触过,才能让时渡沾上这样明显的香水味回家?

许是高契合度天生的独占欲作祟,蔺烟并不想和带着一身其他香气的时渡待太久。

只好借着怕他淋了雨会生病的理由,让时渡先回房洗了澡再下来陪她用餐。

期间,蔺烟一直坐在餐厅里,边等时渡边查阅副官发过来的最新消息。

江桑的行踪是在今日参加完首都议会就消失不见了的,但根据航程信息,江桑到现在还没有离开首都。

不多时,时渡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居家服从电梯出来。

时渡刚刚洗过澡,半湿的黑发散在他白皙的后颈处,有几滴水珠从耳垂落下。

周身的气息清冽似刚刚化开的雾凇,冰凉又蛊人。

蔺烟强迫自己从时渡的颈间喉结处移开目光,“先用餐吧。”

时渡应了一声,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落地窗外的雨雾仍是滴滴答答的,连带着空气都变得有些纠缠起来。

相当沉默地吃过了晚餐,几乎是在蔺烟吃好的同一时间,时渡也放下了餐具。

蔺烟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告知时渡她的态度——

“时渡,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谈,请你一定要及时跟我说。”

蔺烟厚着脸皮替自己挽尊:“毕竟……我们现在是夫妻,夫妻之间,应该要坦诚相待,对的吧?”

这场婚姻,本就是她当年自己单方面的强取豪夺才得来的。

如果时至今日,时渡仍然还是更想要和他那位前未婚妻在一起,那么……

只要他开口说一声,她也不是……不能成全他。

时渡看着她,半晌,才轻声问道:“殿下……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蔺烟心下微微一动。

大概也没想到时渡会这么快就招认。

但面上还不动声色的,故作镇定等他下文。

时渡等了一会,见蔺烟仍然还是绷着脸表情凝重地和他对视,只好做出回应。

“辛部长确实问过我,愿不愿意去西区出差考察新项目,我本来第一时间就回绝了这事的,但是辛部长一定要我多考虑两天再给他答复。”

温顺垂下眼睫毛,接着说道:“殿下放心,我明天到了行政部就去和辛部长拒绝这件事。”

“……你等等的。”蔺烟绷不住了,有点郁闷地问,“只是这件事吗?”

像是不明就里,时渡色泽薄淡的唇轻轻一动:“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蔺烟跟垮了脸似的摆摆手,又不得不接着吭哧吭哧填这个坑,“那你刚刚说的,辛部长希望你去出差考察西区的项目,大概需要多久啊?”

时渡态度很沉谨顺从:“应该需要两三个月左右,殿下觉得不好的话我就去回绝了辛部长。”

“我……没有觉得不好,就是你以后每个星期还要去总院做康复治疗。”

蔺烟一边忍痛说着,折中了一下方案——

“这样吧,你可以去西区出差考察项目,但是在你考察项目期间,每个星期我会派人接你去总院做一次康复治疗,你看这样怎么样?”

隔了好一会,时渡平缓应声下来:“谢谢殿下。”

然而实际上。

蔺烟很郁闷,也很憋屈。

她明明只是想要问清楚时渡有没有背着她跟旧情人见面,怎么问完以后,反倒是答应让时渡搬出去了……

偏偏她还不能拒绝时渡。

她好不容易才让时渡对她的态度不再像之前那么冷漠。

要是拒绝的话,时渡肯定又会觉得她说一套做一套又在想什么法子折辱他呢。

可是时渡这一搬,还要两三个月才能回到她身边。

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两三个月里,她不能再每天一回到府里就嗅到时渡身上那样好闻诱人的冷杉木香了……

这算是什么……

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蔺烟欲哭无泪。

但尽管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数天后,蔺烟还是放时渡去西区出差了。

并且,她还亲自让人安排了时渡在西区那边的独栋公寓。

本来还想派几个人去照顾时渡起居,又担心时渡会觉得她又在暗中监视他,便只是准备了负责起居的家庭机器人。

然而,蔺烟并不知道的是,抵达西区的头一天。

时渡就借着置办仪器的由头,让已经提前安排好的陆敏淇扮作工人,将繁殖孕育箱里的小幼崽运送进了这栋公寓。

按照之前祁院长的说法,在小宝宝被遏制了精神力发育的这段时间,时渡必须要花费更多的时间陪伴在宝宝身边。

如若再像之前那样,时不时外出去见孩子,久而久之,必定会被蔺烟有所察觉。

但如果是在两个人暂且分居的情况下,时渡借着出差的缘由直接将孩子接到身边来养一段时间。

如此一来,也能避免被发现的意外。

陆敏淇刚帮忙把繁殖孕育箱送进房间里,看着繁殖孕育箱里的小崽崽,到底是放不下心——

“少帅,要不还是让我留下来照顾小少爷吧,就当是您另外招的佣人,我……”

话音未落,就被正在检阅家庭机器人权限光屏的时渡平静打断:“不必,你先回去,等到了时间我会让你过来接走孩子的。”

陆敏淇自己也知道她要是留下来,只怕会引得蔺烟殿下那边的怀疑。

听到他们少帅这样说,陆敏淇也只好满面愁容答应了下来。

等陆敏淇走了以后,时渡正式启动了公寓里的机器人,并关闭了机器人进入放置了繁殖孕育箱那间小房间的权限。

并且所有和小宝宝相关的事项,时渡都是亲力亲为,从不让机器人沾手。

避免机器人会上传相关信息痕迹。

趁着繁殖孕育箱里的小崽崽还在睡觉,时渡在书房规划这次考察项目的收集资料,并按照制定方案将其分配发送给这次随他前来的项目组组员。

做完这些不久,时渡隐约听到小房间那边传来些微动静。

时渡暂且关闭了光脑,驱动轮椅去了小房间那边。

果不其然,某个小宝宝已经醒了。

似乎是对新环境感到有些懵然,小家伙虽然醒了,却歪歪斜斜趴坐在孕育箱角落,毛发呆呆翘起来一小撮。

眼睛里洇着茫茫的雾气,正吮着拇指尖,在歪着头好奇张望。

看到时渡走进来,小宝宝朦胧漂亮的眼睛又睁大了,小嘴翕动,吚吚呜呜,像是在叫唤他的papa。

时渡把箱门打开,伸手进去轻轻压了压小家伙睡得乱翘的头发,声音低缓,“饿了?”

小宝宝趁机抱住他修长的手。

在他指尖糊了一点口水,奶气兮兮地发出一声:“啊。”

时渡淡淡的一笑。

动作很轻缓把手往回收了回来,“那你等一会。”

时渡半掩上繁殖孕育箱的箱门,下楼去厨房给小家伙冲奶。

然而,时渡并未想到的是,等他冲泡好奶粉,握着奶瓶上楼的时候,小房间的门已经被什么给推开了。

时渡一进去,果不其然看到繁殖孕育箱的箱门已经被打开了。

并且出乎意料之外的,坐在孕育箱里的小宝宝尽管被遏制了精神力,却还是能够运用那一丝浅薄的精神力,使得楼下被关闭权限的机器人被驱动进入了这间小房间。

机器人笔挺站立在繁殖孕育箱箱门边上,等待发号施令。

小家伙自己却浑然不觉自己刚刚是做了什么,还很好奇的用小手指在这个会动的机器人身上的光屏上点来点去。

时渡冷冽的眼神生了变,待他过去阻拦,便看到此时光屏上面显示的——

小家伙不知是按到了什么,竟然刚好拨通了首都蔺府的星电。

-

-

(宝宝们,可以帮怀怀点一下五星评分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