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后妈文崽崽觉醒了[七零] >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孟金玉让善善在家里等着, 自己则往姜家赶。

她站在门口,大声道:“柚柚,跟妈妈回家。”

然而没想到, 出来的是朱大丽和王小芬。

朱大丽一脸为难道:“金玉, 柚柚睡着了。”

孟金玉一愣:“睡着了?这怎么可能!”

小团子晚上睡得早, 实际上刚才她让善善去喊的时候, 孩子就已经到了平时该睡的时候, 只是她没想到,柚柚居然会在姜家睡着。

“你闺女睡着了有什么出奇的?”王小芬说,“这是她爸爸家,也就是她家, 孩子想在家睡觉,你这当妈的还拦着了?”

这会儿, 姜焕明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要跟前妻抢孩子, 这事听起来就不厚道,他原本是不打算做的, 可谁让他母亲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无论如何也要咬牙争到底,姜焕明也就只好随她去了。

不过至少在目前为止, 他还不想让这件事过于僵化。

“金玉, 我妈身体不好,这两天经常说胡话。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让孩子在她身边留几天?”姜焕明垂下眼,声音低沉而又诚恳, “以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但孩子毕竟是我闺女, 也是我妈的亲孙女,我们不可能害她的。你就让孩子在我家待三天,陪陪老太太,三天之后,我把他送回去。”

孟金玉愣了一下。

在意识觉醒之后,她想起自己上一世曾听过一个新鲜的词——原生家庭。

很多人说,孩子的父母离异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父母大打出手,让孩子失去其中一方的关爱,那就一定会在孩子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与伤痛。

孟金玉对姜焕明不抱任何希望,可柚柚确实是他的闺女。

孩子这么可爱,他们姜家想要偶尔见一见,难道不正常吗?

“柚柚现在已经睡着了,你肯定不忍心吵醒她。而且,这孩子今天在家里陪着奶奶,逗得老人家直乐,后来赤脚大夫也来了,情况会慢慢好起来的。”姜焕明说,“就三天,让她在家里待三天吧。”

孟金玉自然不会想到姜家是想要抢孩子。

毕竟当时离婚的时候,姜焕明没有表达出一丝一毫想要让孩子们留在姜家的心思,如果可以的话,姜果和姜成都让她带走,他都不会介意。

话又说回来,姜成和姜果不是也在姜家吗?

孟金玉想,他俩会保护好妹妹的。

“就一天,最多让孩子在你家住一天。”孟金玉说。

……

孟金玉回家的时候,下起了大雨。

她以为善善已经睡着了,可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只是在炕上打滚,小脚丫左摇右晃的,就是不睡觉。

一见到她,小家伙立马坐直了身子,黑葡萄般的眼睛清澈透亮:“妈妈,柚柚呢?”

得知柚柚今天不回来住之后,善善像是没听明白,愣愣地眨了眨眼睛。

雨下得愈发大了,屋顶漏了些水,孟金玉就拿个桶接着。

这屋子冬天冷、夏天热,一到下雨天,屋顶就要漏,又小又破旧。

当时是因为没有别的办法,才勉强先在这茅草屋落脚,可真住下来几个月之后,孟金玉发现这生活条件是真的糟糕。

但离买房子,还得走很长的一段路,她只能暂时把念头抛到一边。

善善躺在炕上,看着妈妈将屋子里的雨水扫出去,又蹲下身,拿抹布去吸雨水,再拧到桶里。

他立马从炕上下来,要帮妈妈的忙。

母子俩忙活了好一会儿,够折腾的。

好在天气冷,活动一下不会出满身的汗,要不然这澡就白洗了。

善善很乖巧,等帮好了忙,就爬到炕上去:“妈妈休息。”

孟金玉心头一软,抱着孩子躺在炕上。

屋子里黑漆漆的,她绞尽脑汁,尽量给孩子讲讲故事。

虽说她的文化水平不高,但编一些小兔子或是小猪的故事并不难,狭小的屋子里回荡着她的身边,慢慢地,善善的小脚丫不晃悠了。

这是回来之后第一个没有柚柚在身边的夜晚。

孟金玉和善善都很想念她。

……

另一边,柚柚昏昏欲睡:“奶,我妈妈怎么还没来啊?”

姜老太想了想,笑容和蔼:“下大雨呢,你妈不来了。柚柚,以后都在奶家住,好不好?”

柚柚的小脸板了起来:“刚才就说过了,不可以!”

这会儿,王小芬也走进屋。

她对柚柚说道:“你妈不要你了,家里有一个弟弟就够了,要是再养个小闺女,那你妈真吃不消。”

今天王小芬刚下工回来,就被朱大丽拉到一边去。

朱大丽找她商量,是希望她能帮忙劝劝老太太,可没想到,王小芬居然是家里最快领会老太太用意的人。

她很快就和姜老太站在了同一条船上,只要是能给孟金玉心里头添堵,就算是损人不利己,王小芬也乐意。

“不过,就算你以后跟着我们生活,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你得让你妈每个月按时把粮食交过来,就没见过胃口这么大的小丫头,我们家妞妞一顿就吃不了这么多。”

姜老太责怪地瞪了王小芬一眼:“你怎么说话呢?她妈都不要她了,难道还会把粮食送过来?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别再伤她的心。”

王小芬一听,就快要乐出声来。

姜还是老的辣,挑拨离间这一套,用得可真溜。

柚柚实在是太困了,小脑袋瓜子都快要转不过弯来。

外头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她的眼皮子耷拉着,不一会儿工夫,就睡下了。

小团子睡着的样子更加软软萌萌的,姜老太给她盖好被子,在她耳边不停地念叨着。

“你妈不要你了,只想养着弟弟。”

“以后柚柚就在奶家,奶对你好。”

“下回你妈过来,记得跟你妈说,不会再跟她回家了……”

“奶!你在说什么!”突然,一道清亮的声音打断了姜老太的话。

老太太在做亏心事,被吓得心脏嗷嗷直跳,一个抬眼,见到是姜果怒气冲冲地闯进来。

“果果,奶说今天柚柚跟她睡……”姜成在后面追上她的步伐,“奶身体不好,刚才赤脚大夫都来看过了,你别去闹。”

然而姜果沉着脸,大声道:“你不知道她刚才说了什么!奶告诉柚柚,妈妈不要她了!柚柚听见得多伤心啊!”

姜成愣住了:“奶,你怎么能这样说?”

姜老太哪能被两个孩子唬住,回过神之后,就沉着脸骂他俩不孝,居然敢在老人家面前呼来喝去。

这一嚷嚷,就把全家人都嚷嚷来了。

可姜果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在意被家人责怪,直接上炕抱起柚柚:“去姐姐屋里睡!”

王小芬知道现在姜成和姜果都向着孟金玉,立马就上前拦,可姜成挡在面前,硬是给姜果让出一条路。

怀里搁着个胖乎乎的小团子,姜果有些吃力,表情却格外严肃,毫不露怯,愣是将柚柚从姜老太屋里“救”了出来。

王小芬还想去抢孩子,却被朱大丽拦住了。

朱大丽拽着她的胳膊,指了指正趴在姜果肩膀上安睡的柚柚。

小不点睡得很香,感觉到动静之后,还挪了挪自己的脸颊,找到姐姐肩膀上更合适舒服的位置。

都睡成这样了,谁忍心去打扰?

最后,王小芬只能眼睁睁看着柚柚被带走了。

她转头,看向姜老太,一脸无奈。

可姜老太却不在意。

哥哥姐姐疼爱柚柚不是更好吗?

这样一来,她就更有底气让孩子留在自家了。

……

阮金国昨天闹的那一出,实在是吓到了阮震立和陈丽萍。

他俩对阮雯雯虽然上心,但那也是因为这二三十年在这养女身上付出了太多感情,一时难以收回而已。

可真把阮雯雯和阮金国放在一块儿,让他们选一个的话,不管是阮震立还是陈丽萍,都绝对不会犹豫。

阮金国是亲生儿子,阮雯雯怎么能和他比?

“我真没想到,原来金国对雯雯的事这么在意。说来也是,他本来应该过好日子的,却被那老婆子困在乡下,而雯雯,抢走了他幸福的童年……”陈丽萍叹了一口气。

屋子里,阮金国刚起床,正穿好衣服,就听见他父母的对话,不由乐了。

其实说起来,他在祥玉村的童年过得挺快乐的。

毕竟,他和他姐都没将李桂梅当个人看,姐弟俩就当自己是孤儿,相依为命着长大,所以感情才会越来越好。

只是没想到,后来李桂梅居然在他姐的婚事上对姜家人百般刁难,彩礼涨了一回又一回,就是为了拿钱给他娶媳妇用。

阮金国知道,她那不是对自己有多好,而是将希望放在儿子身上,盼着自己给她养老呢。

要是一般关系的姐弟,或许就因为这事起了隔阂,但好在孟金玉不一样。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阮金国仍感激姐姐对自己的付出。

所以,他怎么会允许自己父母找关系,让阮雯雯提早从劳改场里出来?

阮雯雯之前对姐姐一家做的事,别人忘了,他可不会忘!

这会儿,阮金国无精打采地开了门,垂着脑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快别说了。”阮震立扯了扯老伴的衣角。

陈丽萍忙领会过来,快步上前,堆出一张笑脸,讨好道:“金国,早上想吃什么?妈去国营饭店给你买一碗牛肉米粉,好不好?”

阮金国幽幽地看了他妈一眼:“吃不下。”

阮震立也走过来:“金国,你昨天晚上没吃,今天早上也不吃,身体会吃不消的。”

阮金国低着头:“我中午也不吃了,真的没胃口。”

“看你,让孩子寒了心了!”阮震立不悦地瞪了陈丽萍一眼。

陈丽萍说:“你昨天不是也动摇了,想跟我一起商量雯——”

阮金国抬起头,生无可恋地望着陈丽萍。

她立马闭嘴,将原本要说的话全都吞回到肚子里去:“金国,我们不会再打这个主意了。她犯了错,就应该接受劳改,我们不去找关系……”

阮金国轻叹了一口气:“有什么用呢?你们心里总是惦记着她的。”

“不惦记,真不惦记了。”陈丽萍急坏了。

阮金国坐了下来,拿起搪瓷杯,想要喝口水,又摇摇头:“连水都喝不下了。爸、妈,你们俩是不是嫌弃我,想要把她换回来?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就回祥玉村了。”

“不是,爸妈没这么意思!”阮震立肉眼可见地慌了,“你是我们的亲生儿子,我们怎么会嫌弃你?”

陈丽萍的心都要碎了,抹了一把眼泪:“妈跟你保证,以后咱们一家人都不提阮雯雯这个名字。”

“那她放出来之后呢?”阮金国问。

“放出来之后,我们也不搭理她。”阮震立沉下脸,“她做了这么多亏心事,本来就黑心,我们不会再被她利用了!”

这么想就对了嘛。

阮金国的脸色和缓了些:“那我吃点吧。”

陈丽萍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赶紧拿了钱和票,出门去了。

阮金国去刷个牙,洗个脸,出来的时候,牛肉米粉已经被搁在饭桌上,还冒着腾腾热气。

他坐下,拿起筷子,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

老俩口的心又被揪了揪,直到他“吸溜”一声,终于吃起来,才松了一口气。

经过这事,估计阮震立和陈丽萍是彻底将阮雯雯的事抛开了。

就算偶尔心里会想,但阮金国相信,他俩好歹不敢再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

像阮雯雯那样的人,不可能重感情,只要从他爸妈身上捞不着好处,估计就不会再纠缠了。

毕竟,自从他撕了几封信之后,就再也不见她寄信来了。

阮金国解决了这麻烦事,胃口倍儿好,吃得津津有味。

阮震立和陈丽萍对视一眼,眼底都闪过了欣慰的笑意。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们俩可不想让他心寒。

“对了,金国,后天中午的相亲,你可得准时去。”陈丽萍突然想起这事。

阮金国脑壳疼,揉了揉太阳穴。

“那女同志是你爸老同事的闺女,单位好,长得好看,性子也好。你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终身大事,到时候见了人家,可得好好说话。”

“领导人说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这对象哪儿都好,你可得好好跟她处。”

“我听说现在年轻人处对象都得去国营饭店吃饭,再看一场电影。妈给你约在国营饭店,到时候可得去啊。”

“我还不想结婚。”阮金国说。

“那怎么能行呢?”陈丽萍瞪大了眼睛,“结婚可是大事,你得……”

“行了行了,我会去的。”阮金国摆摆手,“吸溜”着吃光了碗里的米粉,又“咕噜咕噜”一大口,把汤给喝光了。

自从他回家以来,就听他爸妈说了无数次相亲的事,这回要是不去,估计以后还得给他安排不少相亲对象。

既然如此,倒不如去看一眼,给他们个说法。

只不过,在去相亲之前,他还得去凤林村一趟。

大年三十上他姐家时,他姐就已经在做新衣服,这回,他得去一趟,把衣服带走,拿到私人作坊去卖。

……

善善没睡好,一大早醒来,就嚷嚷着要把柚柚接回家。

两个小家伙每天一起生活,就连睡觉的时候,四条小短腿都要搭在一起,早就已经习惯彼此了。

昨天柚柚不在家,善善的小短腿没处搁,可想念了。

“好,妈这就去把柚柚接回来。”孟金玉决定趁着上工前去一趟姜家。

她给善善做了早饭,就出了门。

只是一到姜家,她就愣住了,姜家人居然不让她带走柚柚。

“孩子在我们家不是挺好的吗?柚柚是你闺女,但也是我们家的孩子。哪有孩子一定得跟着妈的道理,你不要太不讲理了!”

王小芬堵着门,不让她进去。

孟金玉一脸不敢置信,转而看向朱大丽:“你昨天把孩子带走,就是为了把我闺女抢过去的?”

朱大丽无比为难,但她夹在中间不好做人,总得顺着她婆婆的意思,便说道:“金玉,柚柚在我们家挺好的。孩子她爸工资高,平时麦乳精和鸡蛋一定不会断,柚柚的营养能跟得上。你那边过得也不容易,少一个孩子,不是也少一分负担吗?”

“放屁!”孟金玉忍无可忍,狠狠地瞪了朱大丽一眼,“你们不让我进去是吧?行,那我要打人了。”

她边说边撸起袖子,那架势,吓得王小芬和朱大丽都下意识往边上躲了躲。

别人说要打人,王小芬肯定不信,只当对方在打嘴炮,可孟金玉要打人,就由不得她不信了。

毕竟她可是亲眼见孟金玉打过姜焕明,还打过阮雯雯的!

王小芬正往后退,突然见村长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

她一脸纳闷,还没想明白发生了什么,李村长已经给孟金玉带来一个好消息。

“金玉!金玉!”李村长欣喜道,“你啥时候认识了城里红星服装厂的同志?”

孟金玉也怔了怔,难道是吕静那边有消息了?

李村长没卖关子,直接将整件事说了出来:“红星服装厂那边要和公社进行单位和单位之间的合作。说是让公社找几个女同志,给他们厂子做衣裳,衣裳论件算钱,那待遇听着虽然没有人家单位的正式工人这么好,但也差不离了!”

朱大丽奇怪道:“这跟金玉有啥关系?”

“头发长见识短!这咋可能没关系?”李村长没好气地睨了朱大丽一眼,“人家红星服装厂是啥厂?要不是金玉在外头有人脉,他们能知道咱这小村?现在,红星服装厂的厂长都点名要让金玉带领着村子里的妇女一起做衣裳!”

朱大丽和王小芬听得一愣一愣的。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金玉,你快别耽搁了,跟着我去村委会。公社领导来了,说要见见你,和你好好谈一谈接下来的发展方向!”李村长乐呵呵道。

这是个好消息,若放在平时,孟金玉听了也得笑逐颜开。

可今天不一样。

她得先把柚柚给接回来,免得姜家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夜长梦多。

“村长,你等我一下。”孟金玉说,“他们姜家人扣着柚柚,不让她走。”

……

屋子里,姜成和姜果要把柚柚带出去。

可姜老太死活不同意,摆出威严压制着他俩。

姜果不乐意了:“奶奶,柚柚又不是没长脚,你这样困着她,是困不住的!”

姜成也说道:“我们妈妈就在外面,要是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姜老太瞪大了眼睛:“你威胁我?”

“我不知道什么是威胁。”姜成说,“我只知道,我们俩要保护好柚柚。”

柚柚刚睡醒,整个人还懵懵的。

她坐在炕上,揉揉眼睛,看着哥哥姐姐严肃的神情,一脸崇拜。

恰好这会儿,妞妞从边上经过。

柚柚让妞妞过来,用胳膊肘推推她:“妞妞姐姐,你看我哥哥姐姐厉害吧?”

妞妞睁大了眼睛:“你不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柚柚歪了歪脑袋。

妞妞抿了抿嘴巴,轻声说:“奶和我妈都说,你妈不要你了。你妈都不要你了,你都不难过吗?”

柚柚听完,一脸同情地看着妞妞:“妞妞姐姐,我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应该有自己的思考的能力。”

“蛤?”妞妞眨了眨眼睛。

“妈妈不会不要我的。”柚柚抬起下巴,看了看外头,“我听见妈妈在外面都要跟大伯母和二伯母打架了,等打赢之后,她就会带我回家!”

妞妞傻了。

为什么她觉得,柚柚看起来,好像很骄傲的样子?

“你妈妈对你真好。”妞妞垂下眼帘。

“哥哥姐姐也对我很好的!”柚柚看着正在为自己战斗的姜成和姜果,下巴一扬,嘴角的梨涡深深的。

“为什么呢?”妞妞失落道,“他们为什么都这么疼你啊?”

“因为柚柚很可爱啊!”柚柚昂首挺胸,一脸自信。

妞妞低下头,两只小手绞在一起。

没人像疼柚柚这样疼爱自己。

可就在她黯然神伤时,柚柚妹妹的小奶音又在耳畔回荡起来。

“妞妞姐姐也是个可爱的好孩子,如果没人疼你,就是他们不好!”柚柚一本正经道,“那你就得自己疼自己呀!”

妞妞一脸吃惊地抬起头。

她一直觉得,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和奶奶不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是个不讨喜的孩子。

可现在柚柚却说,她也是个可爱的好孩子。

如果没有人疼爱她,那就是他们不好,不怪她……

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妞妞也还没有长大,不够懂事,却莫名觉得这番话,让自己的鼻子发酸。

“柚柚,我知道一个捷径,我带你出去吧。”妞妞感激地对柚柚说道。

柚柚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

哇,不需要等妈妈打完架闯进来,她自己就能冲出去了吗?

太厉害啦!

……

“闹啥啊!”一道声音由里屋传来。

话音落下,姜老太走了出来,看着孟金玉:“你想咋样?”

“我想带自己的闺女回家。”孟金玉冷眼看着姜老太,语气不卑不亢,“柚柚也是你们家的孩子,这没错,但是,当时是我带走她的,也改了姓,连户口都跟着我。老太太,你要是想孙女了,咱们村头村尾住着,孩子随时可以去你家吃饭。”

姜老太才不愿意这样。

家里的日子都越过越差了,她得让有福气的小丫头待在自家。

再说了,事情越闹越大,现在连大孙子和大孙女都反了天,这回要是让孟金玉抢走孩子,她在这个家中还有地位吗?

姜老太沉下脸:“今天不管咋说,我也不会让你带走孩子!这丫头是我的孙女,我要她留在家里,你还能闹?”

村长见状,着急地说道:“金玉,这家务事就等回来之后再说,公社领导在村委会等着呢,你先跟我走。”

姜老太听见这话,哼笑一声,再开口时,苍老的嗓音之中满是笃定:“我身体不好,就想小孙女在家里陪着。要是你非要把事闹大,我就上公社,和领导说,让他们知道你是个啥样的人!”

孟金玉还从来没见这老太太露出如此胡搅蛮缠的一面。

虽然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老人家为什么非要纠缠,可这事,不可能如了姜家的心意。

她自家的闺女,还能让别人抢了去?

孟金玉不出声了,直接就往屋里闯。

王小芬和朱大丽都在边上使劲拦着。

王小芬说:“我刚才可听见了,和公社合作可不是一件小事,你真要作死?这样对你可一点好处都没有。”

朱大丽着急道:“金玉,你先去村委会,公社领导都等着呢。”

李村长也在边上劝:“孩子在谁家都一样,还能跑了吗?金玉,咱们赶紧去村委会。”

和公社的合作,光是一听,都让人心驰神往。

因此,姜老太就拿这事要挟孟金玉:“不准走,你现在就在村长面前给我一个保证,把柚柚还给我们姜家。要是不同意,我这就跟你一起去村委会,公社领导要是知道你的真面目,还会搭理你?”

姜老太估计孟金玉这阵子的日子越过越好,跟在城里认识的这服装厂职工不无关系。

既然如此,她就拿孟金玉最在意的,换这个孩子。

“金玉,妈是真喜欢柚柚,你要是再不同意,她真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朱大丽去拉孟金玉。

孟金玉的脸色铁青铁青的。

天知道当时林知青带着吕静过来时,她有多惊喜,并且好几个晚上,她都惦记着这事,越想越觉得美滋滋,差点都没睡着。

公社领导不知道她和姜家的恩恩怨怨,第一反应必然是认为她这个人的品性有问题,居然会这样欺负老人家……

等于说,今天姜老太只要闹一场,她就又得从头再来了。

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她固然不舍,但是,孟金玉心中最在意的是什么?

是自己的孩子。

她冷笑:“这服装厂的活儿,不接就不接了,只是几个公社领导而已,以后指不定还会有县领导,区领导来村子里和我谈合作,你信不信?”

姜老太嘴角怡然而又胸有成竹的笑容,突然僵住了。

孟金玉连看都没看她,直接进屋,去了灶房,拿出一把菜刀。

她举着菜刀走出来:“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谁要跟我抢闺女,就是跟我过不去!把我孟金玉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这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把王小芬和朱大丽给吓懵了。

孟金玉将刀举得高高的,还要再说什么,忽地见到柚柚从姜建明那间屋的窗户里爬出来了。

小团子虽然圆滚滚的,但跳下来落地的时候,脚步格外轻盈。

等站稳了之后,柚柚一眼就看见了妈妈,小脚丫踩在地上,“啪嗒啪嗒”飞奔过来。

刚一见到柚柚,孟金玉怕吓着孩子,下意识就想将菜刀藏起来。

然而她忘了自己闺女跟其他小孩不一样。

这会儿,小丫头可兴奋了,那闪闪发光的眸子紧紧盯着菜刀,崇拜得不得了。

既然如此,孟金玉也就不藏了。

就算小丫头学了她的彪悍劲儿,也没什么不好的,将来不会吃亏。

“妈妈、妈妈!”柚柚软软糯糯地喊着,双手张开,迈着小碎步跑过来。

姜老太的脸色更难看了,直接梗了梗脖子,眼睛一瞪:“行啊!有本事就砍!我看你敢不敢!”

可谁知道,她话音未落,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自行车刹车声。

阮金国将自行车往边上一丢,气势汹汹地夺过孟金玉手中的刀,大喝一声:“谁敢欺负我姐?”

到底是个小伙子,这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喝,确实吓到姜老太了。

阮金国将菜刀挥得“唰唰”响,“我姐不敢砍,那是因为她家里还有两个小的,她不能去坐牢。我一个人,连个媳妇的影子都没见着,有啥不敢的?”

李桂梅听见这声音,也匆匆赶出来:“亲家母,我们家金国本来就是个混不吝,再说了,现在他有个当厂长的爹给撑腰。他要是砍了你,指不定他家人给走动走动,还能轻判几年呢!”

“我呸!谁是你家金国!”阮金国斜了李桂梅一眼,将菜刀扬得更高了,还对姜成姜果说道:“你们俩把妹妹带走,舅要砍人了。”

这下姜老太的腿是真软了。

她往后一退,老胳膊老腿同时哆嗦着,一脸惊恐的样子。

阮金国对孟金玉说:“姐,你有事就先走。”

孟金玉知道这弟弟懂得分寸,就说道:“那我先上村委会。”

剩下的,就交给阮金国了。

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手中还拿着菜刀,眼睛扫过姜家人的脸,最后厉声道:“别当我姐没靠山,你们要是欺负她,我跟你们没完!柚柚,跟舅舅走。”

“来啦!”小团子蹦跶着过来了。

阮金国将手中的菜刀,狠狠砸在地上,吓得姜老太倒抽一口凉气。

等到他走远了,王小芬才颤抖着声音对村长说道:“村长,他刚才都拿刀了,我们是不是能去报公安?”

李村长一脸迷茫:“拿啥刀了?我没看见啊。”

姜成和姜果也同时摊了摊手:“我们俩也没看见。”

“我也得去村委会了,有正事要商量。”李村长耸了耸肩,临走之前还丢下一句话,“你们别招惹人家不就完了?消停些吧!”

最后,姜成和姜果回屋了。

姜老太被两个儿媳妇扶着,一脸气愤地回到炕上。

只是一上炕,她就真觉得自己哪哪儿都不得劲了。

“我这胸口疼得慌,连气都喘不上来。”老太太说。

“妈,你就别装了,他们都走了。”王小芬说。

姜老太喘不上气,憋得嘴唇都紫了:“谁装了?喊大夫,喊大夫去!”

……

公社领导没想到小小一个凤林村,居然还藏着孟金玉这么个优秀的女同志。

当她拿出自己在家里“做着玩儿”的小衣裳时,他们都愣住了。

“难怪连红星服装厂都看得上你做的小衣裳样式!”

“孟同志,你去找几个巧手的妇女,咱们这对外的合作就算敲定了。”

孟金玉只是谦虚地笑了笑:“还得感谢林知青,主要林知青和红星服装厂的吕静同志是表姐妹的关系,我那天帮林知青做了一件衣裳,让吕静同志看见了。要不然,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这样一来,就算有心人眼红她,想要将“投机倒把”这罪名往她头上安,都安不住。

这么多公社领导为她作证呢。

领导说了,等周末一过,她就可以带着村子里的妇女上公社忙活去了。

不用上工,还能挣钱,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美差,她得好好选一选,挑几个合适的人出来。

并且,她心里舒坦得很。

柚柚这事解决了,事业上又有了新的突破,可不是美滋滋的吗?

这边孟金玉刚从村委会出来,那边地里就已经有不少队员们坐在一起,期盼着跟她一起干活儿了。

“我和金玉平时处得这么好,她一定愿意带上我。”

“上回我还给她家小丫头扎了辫子呢,我觉得她会选我。”

“这事可不能看你们和金玉的关系怎么样,我是咱村数一数二的巧手,到时候她一定会先考虑我的。”

听着这些议论声,角落里,一个女人嗤笑了一声。

一群蠢货,天上会无端掉下一个馅饼吗?

她才懒得搭理这些人,想着赶紧回家收拾收拾,凑一篮子鸡蛋,给孟金玉送礼去。

……

阮金国牵着柚柚的小手,问她在姜家有没有受欺负。

“没有被欺负,还吃了好多好吃的。”柚柚摇摇头,摸摸自己的小肚子,忧心道,“小梅姐姐说,要是再这样下去,柚柚得减肥了。”

阮金国挑了挑眉:“那明天中午舅要去国营饭店,你去不?”

柚柚立马点头:“去呀!”

“不减肥了?”阮金国打趣道。

柚柚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声音软软的,“舅舅,我们去干什么呀?”

“相亲。”阮金国说,“你陪舅去相亲,到时候舅给你使个眼色,你就开始闹,估计女方就不耐烦了。”

闹完了就走,看那介绍人以后还敢不敢给他介绍对象!

“相亲好玩儿吗?”小团子歪着脑袋,一脸好奇。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去。”阮金国难为情道。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听着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柚柚想去,想得不得了,立马伸出小拇指,和舅舅的小拇指一勾。

“就这么说定了!”小团子认真道。

等到和舅舅约定好后,柚柚小朋友的小心脏噗噗跳,可激动了。

明天也是她第一次相亲,一定得好好表现!

好期待呀。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45068070】、【耶耶耶】灌溉的营养液,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