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后妈文崽崽觉醒了[七零] >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第42章


饲养场里里外外围着不少村民, 杀猪匠手中拿着刀,大队长让饲养员安排人手,找几个壮汉抬出几头猪绑上。

孟金玉怕杀猪的场面太吓人, 原本是不让柚柚和善善去的, 可柚柚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 闹着要跟哥哥姐姐来。

最后孟金玉就只好随着小闺女去了, 只是善善的胆子原本就小一些, 不管柚柚怎样撒娇卖萌,他都不敢跟着一起来。

“哥哥,小猪被宰了,会不会好疼啊?”听着那“哼哧哼哧”的声音, 柚柚忍不住问道。

杀猪的场面有点残忍,姜成担心会给柚柚留下阴影, 要是小团子晚上做噩梦就糟糕了, 便将她拉到一边去。

“可能会有点疼吧。”姜成犹豫着应该怎样解释,无奈嘴笨, 只能挠了挠头, “可是它们这一年也吃好喝好了……”

看着哥哥纠结的样子,柚柚歪了歪脑袋:“虽然好疼, 但是它们被我们这样乖乖的小朋友吃到肚子里, 就有新的家啦。”

姜成眼睛一亮:“柚柚说得对!”

恰好这会儿大牛从边上经过,在妞妞耳边幽幽道:“吃了不还得拉吗?等拉出来之后, 它们又没有家了。”

妞妞扁了扁嘴巴:“反正也得拉,那你就不要吃猪肉了!”

“那可不行。”大牛“哼”一声, “红烧肉这么好吃,一年才能尝到一次,你想独吞, 想得美!”

妞妞的心底委委屈屈的,不是滋味。

平时家里头早中晚饭都是不带荤腥,有时候奶奶想要省着点,甚至还会把早饭和中饭合成一顿,只给她一碗稀米汤配点咸菜就凑合了,饿得她前胸贴后背的。

但哥哥不一样,妈疼哥哥,看哥哥饿肚子了,就会心疼,偷偷塞一些好吃的,还叮嘱他不要说出去。

可都在一个屋子里生活,妞妞怎么会不知道哥哥吃了啥呢?

有时候经过他身边,都能闻着味儿。

她是个小丫头,是爸妈口中的赔钱货,也不敢奢望他们能对自己好一点,只希望家里的菜不这么差,那她总能稍微解解馋。

因此,妞妞最盼望的就是每年的年夜饭。

在那一天,家里的菜都会比较丰盛,毕竟一年也才一次,要是吃得抠抠搜搜的,还会惹其他村民笑话呢。

“我不是想独吞,哥哥,你别在妈面前胡说。”妞妞小声道。

“那就看你表现了!”大牛撇一撇嘴,牛气哄哄地挤到人群的最前面看热闹。

远远地,柚柚看见大牛哥哥和妞妞姐姐去看杀猪匠杀猪了。

“柚柚不看,哥带你玩儿去。”姜成牵着柚柚的手,离开了饲养场。

这时,柚柚突然发现姜果不见了。

她立马问:“姐姐呢?”

姜成回头看了一眼,没见到姜果的身影,就说道:“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可能去赵桃红家了,反正就在村子里,总不可能跑丢了。”

然而柚柚却用力摆摆小手:“不会的,姐姐不喜欢桃红姐姐,不愿意跟她玩。哥哥,我们去找姐姐吧。”

姜成拗不过柚柚,只好跟她一起去找姜果。

此时,姜果确实已经被赵桃红拉走了。

“果果,我上回在隔壁村的山上看见一个小山洞,那里看着可有意思了,咱们一起去吧。”赵桃红说。

“我不去,你没听说咱村小丁的事吗?”姜果说。

前阵子这事在村子里都传开了,听说是当时小丁跟家里人闹了别扭,气呼呼地爬上山,一整天都没回来。

后来他家里人察觉到不对劲,就拿着手电筒摸黑去找,结果发现儿子居然已经摔在山脚下了。

被找到的时候,小丁都快没气儿了,好在家里人及时将他送到镇上的医院,才救回他一条小命。

姜果惜命,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去后山玩过了。

“没事的,这回周知青跟咱们一起去。”赵桃红说,“他都已经这么大了,能保护我们的。”

“我哥说山上危险,要是一不小心脚滑了,除了赤脚大夫,不管谁在也没用。”姜果奇怪道,“周知青是赤脚大夫吗?他能保护好我们?”

赵桃红也不知道姜果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缠。

但这次只要她能将姜果骗上山,周知青就会给她一个发卡。

现在是腊月二十八了,马上就到大年三十,到时候她要是能戴着新发卡过年……

想想都觉得心里美滋滋的!

赵桃红的眼珠子拼命地转,心道姜果吃软不吃硬,就开始卖惨:“果果,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求你了,你就陪我去吧。”她的嘴角往下一弯,无奈地说,“其实我现在的爸爸,不是我亲爸。当初我爸被下放了,我妈就带着我改嫁了。现在我爸就在林溪村的牛棚关着呢,只有上后山才能看得见他,你就陪我一起去看看吧。”

姜果一头雾水:“你爸不是你亲爸?之前从来没听你说过啊。”

“真的。”赵桃红说,“这都快过年了,我妈在家里准备了好吃的,估计大年三十一大早就要开始忙活了。我寄人篱下,到时候就得帮我妈的忙,肯定没时间逃出来。这样一来,我就见不到我亲爸了。果果,你就陪我去看一眼吧。”

姜果歪着脑袋,陷入沉思。

真想不到,他们小小一个凤林村,居然有这么多幺蛾子事。

再这样下去,村里的后爸和后妈排成队,都能凑出一支生产队小队伍了。

“好吧。”姜果说,“你也挺惨的。”

赵桃红擦了擦硬挤出来的眼泪,拉着姜果一起上了山。

山上更冷,凉飕飕的风一吹过来,姜果立马冻得瑟瑟发抖。

这时,赵桃红看见了已经等待许久的周斯儒。

周斯儒一见到她们俩,嘴角立马露出赞许的笑意,还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赵桃红的发卡已经稳了。

赵桃红不由窃喜,眼底迸发出期待的光芒。

“桃红,你爸在哪里?”姜果却左右张望,到处找牛棚,“那边是林溪村吧?”

赵桃红这才想起自己扯的谎。

撒了一个谎,就要用千千万万的谎话来圆,她红着脸走过来,踮着脚尖,好不容易看见林溪村的牛棚,干嚎着说:“我爸就在那里。”

姜果见她嚎了半天,也没半滴眼泪,一时有些纳闷。

但周斯儒说道:“我们到边上坐着吧,别打扰了赵同学。”

赵桃红实在是嚎得累了,可见周斯儒给了自己发挥的空间,她只好继续演下去。

“爸,我在这里过得很不好,后爸经常打我。”

“要是你还在就好了,以前你这么疼我,每天带着我养猪。”

“我好想你啊……你啥时候才能带我回家……”

姜果坐在不远处,听着赵桃红的哭声和喊声,嘀咕道:“被下放之前还养猪?从来没有听说过……”

周斯儒干笑了两声,转移了话题:“姜同学,我听说你父母离婚了,你跟着父亲,心中一定也很挂念母亲吧?”

刚才在饲养场,他听见姜果对她哥哥妹妹说的话了。

他记得上一世姜果和母亲的关系很差,可没想到,到了这一世,她竟会因为母亲的冷落而黯然。

原来,没心没肺的姜果也有弱点。

“我才不挂念。”姜果下意识道。

“怎么会不挂念呢?没有一个小孩,不希望自己陪伴在妈妈的身边。虽然赵桃红现在这么想念她的爸爸,可好在她还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妈妈。”

姜果抿了抿唇。

她看得出,爸爸对自己和哥哥很冷淡,嫌弃他们俩是两个累赘。

但哥哥比她更幸运一些,因为他经常能跟着柚柚回家,也就是说,哥哥有两个家。

“如果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周斯儒语气温柔,“你还只是一个小孩,不被妈妈疼爱的小孩,就算受了委屈想哭,也是人之常情的。”

姜果气得鼓起脸颊:“谁说我妈不疼我?”

“你妈妈疼你吗?”周斯儒笑了笑,“我在村子里经常会碰见她,她照顾你弟弟妹妹的时候很耐心、细心,但是,我从来没有见她和你说过话。”

这一切,自然是他这阵子打听来的。

得知这母女俩之前的恩恩怨怨,他有些惊讶,不过这样一来,他倒是有了办法。

找到姜果内心最脆弱的角落,之后攻下……

“如果你心情不好,可以来找我聊一聊。”

他缺的,就是一个走进她内心深处的机会,只要她多给他这样的机会,他们就会走得更近。

这样一来,小小的情愫在心底生根发芽,等到她长大之后,他的机会就来了。

周斯儒抬起手,想要给姜果一记后世流行的“摸头杀”。

然而他没想到,就在自己的手快要触及姜果的发丝时,她突然往后躲了躲,并“腾”一声站了起来。

周斯儒愣了一下。

姜果沉下脸:“我妈妈以前照顾我的时候,也很耐心、细心。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穿过别人剩下的旧衣服,也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子,而像妞妞那样少吃一口饭、少念一天书。就算我们俩现在不说话了,那也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没错,她虽然和妈妈的关系愈发疏远,彼此之间甚至已经好几个月没好好说过话了。

但这又怎么样?

这是她的事情,外人可没资格指手画脚。

“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姜果站着,居高临下地质问。

周斯儒在心底暗叫一声不不妙。

他忘了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虽然会有脆弱的一面,但她的脆弱,必然被强大的自尊心包裹着。

“我没有嘲笑你!”周斯儒着急道。

姜果斜了他一眼:“我就没见过哪个知青的嘴巴像你一样碎!”

话音落下,她转身去找赵桃红。

可没想到,赵桃红居然不见了。

周斯儒赶紧过来说:“她刚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可能没地方擦,所以回家洗脸去了。”

姜果准备下山找她。

可他又说:“等一等,要是赵同学回来之后发现你不在,会不会满山找你?到时候出了危险就不好了,咱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她回来吧。”

姜果迟疑片刻,觉得似乎有道理,答应下来。

……

柚柚和哥哥在边上找了找,就是找不着姜果。

“分肉了!分猪肉了!”

他们提着小篮子回去。

生产队的委员们拿着大秤,将猪肉称好。

这时姜焕明也带着聂小佳来了。

“猪肉的分量是按照每家每户的人口称的,你们家只有你和你妈两个人,分到的分量不会太多,但应该也足够吃了。”姜焕明说,“到时候让你妈别省着,把猪肉炖了,她刚生完孩子,得补补身子。”

聂小佳乖乖答应下来,还照靳敏敏叮嘱的那样,软声道谢。

“真是好孩子。”姜焕明又说道,“对了,你弟弟最近怎么样了?”

聂小佳的眼睛又红了:“弟弟很喜欢哭,每天晚上都在哭。我姥姥说家里有事,不愿意留下来,只能是我和妈妈晚上轮流照顾弟弟。我也不知道,弟弟为什么这么爱哭。”

“这可就不好办了。”姜焕明叹了一口气,“孩子还小,现在离不了人。你得让你妈想想办法,不然到时候她回学校教书了,你弟弟该怎么办呢?”

因靳敏敏之前大出血,生产很不顺利,林知青就没有把她在学校做的那些事宣扬出去。

也就只是几个同村的学生跟家里长辈说了说,可大家都把刺激到她会给自己惹麻烦,都是闭口不谈,所以这事知道的人不多。

聂小佳记得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别把这事告诉姜焕明:“姜叔叔,我妈妈说幸亏有像你这样的好心人,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姜焕明笑了笑:“带着猪肉回去吧。”

……

分到猪肉,柚柚原本应该是很开心的,可这会儿她还没找到姐姐,就提不起精神来。

小团子将小篮子带回家,将猪肉交给妈妈处理,一个转身,又跑出门了。

“柚柚——”孟金玉在后头喊,无奈地摇摇头,对善善说道,“看你姐姐,刚回来呢,又要出去。”

善善眨巴着眼睛,说道:“我也想去跟姐姐一起玩。”

孟金玉一直觉得善善的性子太内敛,能跟着哥哥姐姐们玩得野一点也好,摆摆手:“反正饲养场已经杀好猪了,你去玩吧。”

善善连忙跑出去,踢着小短腿去找柚柚。

见弟弟跟上来,小团子停下脚步,一本正经道:“善善,我是去忙正事的。”

“一起忙。”善善奶声道。

于是姐弟俩就一起踏上寻找姐姐的路。

姐姐已经十二岁了,等过完年,就成了十三岁的大姑娘,要是在平时,柚柚也不会杞人忧天。

可这段时间不一样,有大坏蛋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呢。

“我们去找桃红姐。”柚柚说。

两个小家伙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赵家。

赵桃红正在院子里剥豆子,见到他俩,一脸迷茫:“你们是果果的弟弟妹妹吧?”

“你知道我姐姐去哪里了吗?”柚柚问。

赵桃红愣了一下,想起自己漂亮的小发卡,立马摇摇头,“不知道。”

柚柚歪着脑袋:“我姐姐没有和你一起玩吗?”

她立马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筐子:“要过年了,我得在家里帮忙,不能出去玩的。”

柚柚只好离开了赵家。

一路上,她迈着小短腿,心事重重的样子。

姐姐会去哪里呢?

又或者,姐姐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朋友?

“我们去找周知青!”柚柚灵机一动,突然说道。

姐弟俩又去了知青点。

知青点的好些个知青都已经哭成了一片,他们想家,想回家过年。

柚柚在一大片泪人儿中找了找,没有周知青的身影,就去问了其中一个知青姐姐,知青姐姐只是摇摇头。

“周斯儒一大早就出去了。”

柚柚愈发担心姐姐了。

“善善,你说姐姐去哪里了?”她问。

一转过脸,看着弟弟清澈的双眸,柚柚又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会知道呢……”

“桃红姐姐……”善善的声音软软的。

柚柚皱起小眉头:“她说没见过姐姐。”

“她在撒谎。”善善仰着小脸蛋,轻声道,“她的眼珠子,一直转。”

柚柚一拍脑门子。

对哦,一些大孩子是会撒谎的,她怎么没想到呢?

……

太阳快下山时,柚柚小跑着回家,将姐姐走丢的消息告诉妈妈。

孟金玉一听,立马放下手头上的活儿,带着两个孩子一起上赵家。

一开始,赵桃红还不认,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一整天都在家里,压根就没见过果果呀!”

赵母听了,犹豫道:“桃红,你早上不是去饲养场了吗?”

“桃红姐姐,你现在撒谎,等我姐姐回来,不就穿帮了吗?”柚柚认真道,“只有笨蛋才会撒这样的谎。”

孟金玉脸色一沉,厉声道:“你说不说?要是不说出来,姜果出了意外,看我会不会放过你!”

赵桃红还想梗着脖子否认到底,可对上孟金玉的眼神,终于慌了。

她还真挺怕果果的妈妈的……

“我、我说……”赵桃红咬着唇,“是周知青让我把果果带到山上去玩,我看反正都是一个村子里的知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就同意了。周知青说,让我把人我带上山之后,就先回家,到时候……”

“啪”一声,赵父拍了她的脑门:“你糊涂啊!”

“你马上带着我上山。”孟金玉严肃道。

赵母也立马说道:“我去村里找些人,大家一起上山吧。”

“不要。”孟金玉连想都没想,“先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

姜果才十二岁,事情闹大了,村子里的流言蜚语就能把孩子压垮。

她不想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赵父和赵母点点头,立马拉着赵桃红上山。

孟金玉担心带着两个小家伙不方便,让柚柚和善善先回家去。

天还没黑,孟金玉紧紧地跟着赵桃红,一路催促,上了山。

姜果曾经做的事狠狠地伤过她的心,可无论如何,这是她的闺女。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一路上,孟金玉的眼圈是通红通红的。

赵桃红的父母也很担心,生怕那知青图谋不轨,毕竟他能使出手段哄骗赵桃红将姜果带上山,肯定是图些什么的。

“桃红,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姜果不是你的朋友吗?人家让你把她带上山,你就真带了?”赵母气愤道。

赵桃红的右边脸颊还红红的,火辣辣的疼,她带着哭腔说道:“是发卡……周知青说能给我一个发卡……”

赵父气得狠狠地拧了她的胳膊,骂道:“为了一个发卡,你就能做出这种混账事!”

孟金玉也是气得脑袋发晕。

如果姜果出什么事,她要让这个赵桃红吃不了兜着走!

凤林村的山不高,也不算崎岖陡峭,一行人死命地赶,很快就到了山顶。

赵桃红一上山,就立马回到原来的地方去找姜果,然而那里空无一人。

天色逐渐黑了。

赵桃红紧张地四下张望,都不敢看孟金玉一眼。

孟金玉小跑起来,扯开树丛,心脏跳动的速度极快,像是立马就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

……

姜果被周斯儒拽着,往小山洞里扯。

“你进去看看,特别好玩。”周斯儒说,“天快要黑了,说不定有萤火虫的。”

“你胡说!夏天才有萤火虫,现在是冬天!”姜果往后退了两步,“我不要进去。”

周斯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从回到十八岁的那一刻起,他就将自己人生的全部期望放在姜果身上。

他无数次向她示好,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可她却像是怎么都开不了窍似的,压根不愿意搭理他。

今天,他让赵桃红将她骗到山上,他以为他们俩吹着冷风,能展开一段纯洁、美好的故事……

然而,姜果又一次令他失望了。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你进来,进来看一看。”周斯儒的脾气越来越急,脸色也愈发难看。

“我不要!你再这样,我要去告诉村长了!”姜果彻底恼了,转身就要跑下山。

“果果!”周斯儒在后面追她,“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别怕!”

可姜果回头一看,愣是被他吓到了。

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周斯儒的脸色也黑得出奇。

他在后面追赶着她,那张英俊的脸居然多了几分狰狞,看起来无比偏执。

姜果察觉到危险,她脸色惨白,快步向前奔,想要找到下山的路。

可天太黑了,她一面躲着周斯儒,一面找路,一不小心,就被地上的柴绊倒,整个人向前扑去。

姜果摔倒在地,掌心磨出了血,钻心的疼痛。

“你这么怕我干什么?”

“我又不会吃人。”

“我只是教你学习、带你上山玩,这些不都是你需要的吗?”

姜果惊恐地后退,边说道:“你走开!走开!”

周斯儒也不是真想对姜果做什么。

他只是气得要命,想要吓唬吓唬这个不识抬举的丫头而已。

他往前,一步接着一步逼近,看见姜果颤抖着身体往后退时,眼中浮现了一丝奇异般的快感。

这报复的快感使得他的笑容变得极其诡异:“怕不怕?”

姜果吓得哭出声来。

她顾不上掌心传来的疼痛感,伸手去抓地上的柴,想要往他身上扔。

可是,她砸不中周斯儒。

姜果转身,想要竭尽全力站起来,但下一秒,她的头发被周斯儒狠狠抓住。

她疼得哭出声,用力去踹他。

猛一下,周斯儒将她推倒在地。

他已然被激怒,一把抄起地上的干柴。

人影笼罩而来,眼前仿佛一片漆黑。

完蛋了,她要完蛋了。

姜果的呼吸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

眼看着他抬起手,正要将手中的柴狠狠地砸向自己,姜果紧紧闭上眼睛。

“果果——果果!”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姜果不敢置信地睁开眼,竟见四个人向着自己的方向跑来,其中一个,是她妈妈。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一脸怔愣地望向妈妈。

孟金玉一看见姜果这可怜巴巴的模样,就立马一脚踹向周斯儒。

周斯儒被踢中要害,脸色一白,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上前,直接夺过他手中的柴,用力往他的头上、身上砸去。

局面扭转,周斯儒哀声求饶,可赵父也已经上前,对他拳打脚踢。

“你对果果做了什么?”孟金玉双目通红,死死掐着他的脖子。

“没有,她只是摔倒了。”周斯儒吓得呼吸急促,护着自己的头,又想挣脱开她的手。

从姜果的角度望去,孟金玉看起来非常狼狈。

她的脸和眼眶都是红的,用尽吃奶的劲儿,紧紧掐着周斯儒,还大声怒骂,早就已经不计较任何形象。

看着妈妈为自己出气的样子,姜果不由愣神,想起自己儿时的种种。

那会儿她还小,像柚柚一样小,但却不像妹妹那么乖巧,总爱在家闹。

妈妈上工,她要跟在一边添乱,下工之后,还要趴在妈妈的背上,要她背着自己回家。

她知道妈妈也很累,但却还是要撒娇,得逞之后还乐呵呵地笑。

妈妈拿她没办法,就总说她是个娇气的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事。

可直到十二岁,她还是没能学会懂事。

不自觉地,她的眼泪缓缓落下,浸湿了脸庞。

姜果的手受伤了,但腿还能走。

在周斯儒被打得浑身是血之后,她跟着妈妈,下山回家。

一路上,已经许久没有搭理过她的孟金玉终于愿意对她说话了。

“他对你做了什么?”

姜果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孟金玉松了一口气。

“柚柚说你很讨厌这个知青,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跟他单独留在山上?”孟金玉又问。

身后,赵父拖着周斯儒下山,他也庆幸自己的闺女没有真的酿成大错。

然而下一秒,听了姜果的话,他浑身一僵。

“赵桃红说她爸爸被下放了,就关在林溪村的牛棚,想让我陪她去看她爸爸。上山后,她哭了一会儿,就下山去洗脸了,我担心她回来之后找不到我,就只能留在那里等。” 她的声音很轻,说着说着,还会因为掌心的疼痛而停顿片刻,“后来我想走了,可周知青一直不让,我这才觉得不对劲。”

赵父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松开周斯儒,猛地扇了赵桃红一巴掌:“你说老子被下放了?”

他这一松手,周斯儒直接跌倒在地上,脸直直地磕向石墩,疼得“嘶”了一声。

而赵桃红,被打得头晕目眩,“哇”一声哭出来。

姜果这才意识到赵桃红是骗自己的,板起脸:“她还说,她妈妈带着她改嫁,过得很不容易,家里的后爸还整天打她,好想念牛棚里的亲爸!”

赵母也气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用力地拧赵桃红的耳朵。

好端端的,她闺女到处编排她改嫁,要是传出去,她的脸该往哪里放?

这到底是心太黑,还是没有脑子?

……

姜果回家之后,没有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她躲在屋子里,委屈巴巴地给自己的手掌吹气,每当感到疼痛时,鼻子就酸酸的。

记得小时候,每当她和小伙伴在田埂里玩闹时受伤,妈妈都会很心疼,仔细地帮她处理伤口。

可现在,妈妈只是将她送回来,就拉着周知青走了。

姜果不知道自己已经学会懂事了没有,她只是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抱着后妈不放,挺伤人的。

毕竟,如果是那个扔掉弟弟、卖掉妹妹的后妈,肯定不会在她发生危险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冲过来,对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知青拳打脚踢。

“果果,你今天上哪儿去了?”姜成掀开她炕上的帘子,问道。

姜果连忙摇摇头:“没去哪儿。”

她不想说。

在后山发生的事,好吓人,而且她怕自己说出去之后,会被周知青报复。

他要是生气了,又找一个机会来打自己,那该怎么办?

光是想起他那凶狠阴冷的模样,姜果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红着眼眶,尽量将嘴角往上扬,小声道:“哥哥,我饿了。”

姜成挠了挠后脑勺:“行,那我去给你找吃的。”

……

姜果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她居然没见到周知青。

再往前几步,她听见了村民们的议论声。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到底被谁打成这样啊?”

“这两天大家都忙着过年的事,昨天谁也没注意到周知青是干了啥,被谁打的……”

“村委会的干部也是什么都不说,直接把人给退回去了。我听说,是因为周知青不服从大队纪律,经常偷懒耍滑的。”

“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啥好人,要不咋知青点其他知青都不待见他呢?”

他们说,村长给上头写了一封信,要把周斯儒退回去。

照理说,该是等上头有了答复之后,才让人回去,可没想到村委会的干部一刻都不愿意等,天一亮,鼻青脸肿的周斯儒就已经自己收拾包袱滚蛋了。

知青被退回去,必然会受到惩罚,谁都不知道村长在信中写了什么,但能猜测到,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上头的领导说不定会将他发配偏远地区,他没受过什么苦,既懒惰又冲动愚笨,想来也知道他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过得很难。

也可能领导会严肃处理这件事,到时候估计就直接将他送去劳改了。

不管什么下场,都是他自作自受。

听着村民们的议论声,姜果很高兴。

以后再也不用见到周知青了。

同时,她的心里头暖暖的。

原来妈妈还愿意保护她。

……

解决了周斯儒,孟金玉的心情格外好。

上一世,姜果傻乎乎的,一个劲往周知青面前凑,可这一世,这丫头居然还挺争气的。

她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使得姜果对周知青如此反感,但无论如何,从今往后,这个人不会再在他们的生活中出现,这就够了。

“妈妈,我和善善一起去贴春联啦!”屋外传来柚柚软软糯糯的声音。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

整个村子里都热热闹闹的,大家都在准备着晚上的年夜饭。

春联是孟金玉找村子里的老先生写的,本想着等杀了鱼之后再去贴,没想到两个小家伙已经等不及了。

“让我来。”孟金玉走出来,刮了刮柚柚的小鼻子,“你们两个小不点来贴春联,岂不是每个来往的人都得蹲着看咱家春联了?”

柚柚一听,深表赞同地点点头:“那柚柚要多吃饭,明年让柚柚来贴。”

善善也蹦起来:“我也要多多吃饭!”

孟金玉“噗嗤”一笑,接过柚柚手中的春联,对着她家的大门比了比,又看准角度,认真地贴上。

明明只是一幅简简单单的春联,但贴上之后,立马就添了几分喜庆的年味儿。

两个小团子高兴得不得了,到处呼朋引伴,想要让大家来自家门口看一看。

孟金玉被他们逗得直乐:“你们俩先去把新衣裳换上。”

柚柚一听,眼睛更亮了,欢天喜地地拉着弟弟回屋换衣服。

这小棉袄可在家里放了好久,他俩时不时就要打开柜子看几回,就盼着今天能穿上呢!

等到两个孩子进屋了,孟金玉就开始准备年夜饭。

除夕夜,一定得吃好,为了准备年夜饭,村子里不少村民都是天还没亮就起来了,准备着各种食材。

孟金玉家里就只有两个小家伙,柚柚和善善不添乱就已经谢天谢地,没指望他俩帮忙,不过好在阮金国担心她忙不过来,一大早就送来了不少好吃的,这会儿又骑着车回自家去了。

孟金玉杀鱼的动作很利索,用力将鱼拍晕之后,拿着刀去了鱼鳞,再去了内脏,往上面抹上一层盐巴,就算处理好了。

孩子们上回喝过鱼汤,这一次,她想给他们做一条红烧鱼。

之后是村里刚分的猪肉,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和后世的肉不一样,还没煮呢,就已经能闻出一阵香味来。

既然有红烧鱼了,那就不做红烧肉,给孩子们来一锅猪肉炖粉条,光是想一想都已经咽口水。

一些需要费工夫的菜,孟金玉就先下锅去炖,平时不舍得用的油,到了大年三十,自然得舍得,不能省。

这油一倒,锅都立马变得锃亮了,再往里丢一些葱姜蒜爆香,还没把肉放进去,就已经馋得屋子里的柚柚和善善恨不得赶紧开饭。

……

另一边,姜家也在张罗着晚上的年夜饭,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朱大丽的手艺很好,刚出锅的炸豆腐丸子就在八仙桌上摆着,散发着香气。

姜成走到八仙桌边上,拿了一个往嘴巴里一丢,听见灶房里传来大伯母和二伯母的对话声。

“大嫂,你说晚上咱妈会不会给娃发压岁钱?”

“嘘——快别说了,要是让妈听见了,怪难为情的。”

“这有啥难为情的啊。”王小芬一笑,“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大过年的,就得一家人挤在一起,才热闹。之前看那孟金玉不是挺嘚瑟的吗?连大年三十都得自己一个人带着俩娃娃过,想想都——啧啧!”

朱大丽叹叹气:“也是怪可怜的,她这个人要强,在外面总说自己过得好……也不知道今天他们家吃什么,当妈的带着两个娃,连个娘家人都没有,多心酸啊?要不咱们把柚柚和善善接回家吃,别苦了孩子……”

王小芬:???

她是想看孟金玉笑话的,咋大嫂反倒同情起人家来了?

不管是孟金玉还是两个娃,都打过她的脸,她倒是希望他们一家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她甚至还想好了,一会儿就嚼着自家的炸豆腐丸子去村尾的茅草屋外转一圈,对着孟金玉好好炫耀一番!

这个大年三十,亲眼看着孟金玉抱着俩孩子躲在家里边喝稀米汤边哭,她的心里头才痛快呢。

……

“柚柚,你先带着弟弟去外面玩,等开饭了妈再喊你们。”孟金玉冲着屋子里的孩子们说道。

“知道啦!”柚柚拉着弟弟,“咻”一声往外跑,“穿着新衣裳过年去喽——”

两个小团子在寒风中狂奔,吹得小脸蛋红红的。

但是,他们身上可一点都不冷,因为新棉袄既保暖,又漂亮!

“哇!这小棉袄真好看!”

“这是柚柚和善善的新衣服吗?比百货大楼卖的成衣还要好看呢!”

小伙伴们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夸着柚柚和善善的小棉袄。

柚柚嘴角一咧,笑得甜甜的,还有些小小的不好意思。

然而,就在这时,她一个抬眼,余光里扫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柚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地眨了眨眼睛。

没想到,再次睁大眼睛之后,小团子看得更清楚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愛做夢的秋】灌溉的营养液,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