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后妈文崽崽觉醒了[七零]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姜果记得, 她妈做饭可香了。

就算只是简简单单的红薯粥,她都能做出不一样的滋味来,更别说这会儿, 柚柚带了一条肥肥的田鱼回家!

鲜美的香味顺着微风飘过姜果的鼻尖, 她忍不住吞了好几次口水, 想要去蹭一碗鱼汤吃, 但始终没好意思往屋里走。

她这人虽然拎不清, 但毕竟已经十二岁了,处于已经懂事却又还没有完全懂事的阶段,脸皮还是薄的。

当时她紧紧抱着后妈,死活不让走, 还一口一口“妈”得喊,气得孟金玉脸色发白时的样子, 到现在还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呢。

想到那一幕幕, 姜果有些无地自容,更没脸去喝鱼汤了。

“姐姐。”聂小佳柔柔弱弱的声音飘来。

姜果回过神, 瞪她一眼:“谁是你姐?”

聂小佳白净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 小手紧紧攥着粗瓷碗的边沿,指甲盖儿都发白。

也不知道犹豫了多久, 她才小声说:“我就去柚柚家闻闻鱼汤的味儿, 不借,行吗?”

姜果懒得搭理聂小佳, 她的脑海中还都是自己当时在后妈边上使劲撒娇卖萌的傻样,越想越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事不能细细琢磨, 否则今晚没法睡了!

这样一想,姜果立马甩甩脑袋,把不开心的回忆丢到脑后, 但回茅草屋去吃鱼肯定是不可能的,于是她转身,大摇大摆地回家去。

凤林村不大,姜果从村尾走到村头,一到家,走到八仙桌边上,开了笸箩找吃的。

桌上干干净净的,啥都没有。

王小芬听见动静,从自己屋里出来,惊讶道:“果果,你还没吃饭呢?”

“二伯母,你给我做点吃的吧。”姜果说。

“你都多大了,还要我给你做吃的呢?”王小芬嘀咕着。

姜果闻言,就自己走到橱柜边:“那我自己去做吧。”

她在橱柜翻腾着,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刚要伸手去抓鸡蛋,就见王小芬飞扑过来,猛地将她的手拍开。

“我做我做。”王小芬黑着脸,往灶房走,“一家子在家里吃闲饭,工分工分没有,工资工资没有,还吃这么多。”

姜果也不吱声,托着下巴,坐在板凳上等。

王小芬越说越大声,直到姜老太出来了,才闭上嘴。

她心里头清楚,婆婆虽然被老三伤了心,可打心眼里,还是向着三房的。

毕竟,谁让小叔子是婆婆心中的宝贝疙瘩呢。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呸!”王小芬“啐”了一口,在灶房里将碗盘敲得“哐当”响,一解自己的心头之气。

……

聂小佳踮起脚尖看了好久,直到确定姜果走远了,井且不会再回头之后,才磨磨蹭蹭地挪着脚步,往柚柚家走。

屋子里很热闹。

几个孩子围在木桌边上,期待着鱼汤出锅。

妈妈说了,就算他们再饿,这鱼也不能着急吃,得炖入味了再盛出来,那才香呢。

柚柚和善善饿得小肚子咕噜咕噜叫,眼巴巴地瞅着哥哥,让他去冲麦乳精喝。

那罐麦乳精虽然是当时叶美荷和孙永元给的,不要钱,可毕竟是稀罕东西,姜成怎么都冲不下手。

孟金玉的声音从灶房里传出来:“冲三碗吧,垫垫肚子。”

柚柚和善善立马欢呼起来。

姜成也饿坏了,见连妈妈都同意,便赶紧去烧热水,又拿了三个碗,回来时,却见弟弟妹妹已经将麦乳精找出来,放在桌上。

柚柚一打开麦乳精的塑料盖子,一股淡淡的甜麦香味就飘了出来。

也不知道小团子什么时候溜去拿了一把勺子,小手包着勺子柄,轻轻地挖了一勺麦乳精,往嘴巴里送。

麦乳精放了一段时间了,谁都舍不得吃,这会儿有些受潮结块,可小团子放在口中慢慢抿着,等着颗粒化开,那滋味,简直比吃大白兔奶糖还要香甜!

还没等柚柚的勺子递过来,善善的小嘴巴就已经张开了,一脸期盼,嘴巴张得大大的,都快要看见嗓子眼。

直到舌尖品尝到了甜丝丝的滋味,善善眨巴着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满足地抿上嘴。

“柚柚!”

姜成着急地喝了一声,可柚柚已经踮起脚尖,要喂哥哥吃大口麦乳精。

看着妹妹鼓鼓囊囊的脸颊、嘴角麦乳精的颗粒,以及因举得太高而逐渐颤抖的小手,姜成又好气又好笑,生怕妹妹的胳膊撑不住,立马蹲下身,用嘴巴接过小团子递来的麦乳精。

不吃不知道,一口下去——简直是太惊艳了!

口腔里充斥弥漫着麦乳精浓郁的奶香味,比用开水冲泡更加香!

这时,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

“柚柚——”

聂小佳的动作很轻,先是脑袋往屋子里探,之后又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双手还背在身后,将自己带来的粗瓷碗藏起来。

柚柚被聂小佳这轻飘飘的声音和鬼鬼祟祟的动作吓了一跳,“咕嘟”一声,不小心咽了咽口水。

这下小团子可懊恼了,原本她是要等麦乳精慢慢化掉,不舍得这么快吃完的!

“柚柚,你们在吃什么呀?”

聂小佳也不问人家是不是欢迎,走进屋子,双眼还直勾勾地望着那开了盖儿的麦乳精。

“啪”一声,姜成立马将麦乳精盖上,严肃地对弟弟妹妹说,“不能再吃了,这玩意儿很贵的!”

他说完,就拿着麦乳精往边上走,等到一个破破旧旧的柜子前,踮着脚尖往最顶上一放。

不能怪他不大方,这么好的东西,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弟弟妹妹也舍不得吃,总不能便宜了外人吧!

聂小佳原本已经馋得慌,都快要羡慕死柚柚了,现在见柚柚的哥哥一副小气样,不由垂下眼帘,垂头丧气的,身子也往后缩了一些。

“小佳,你是来找我玩儿的吗?可是我要吃饭了呀。”柚柚说。

聂小佳咬着唇,一句话也不说,扭扭捏捏地僵在原地。

孟金玉听见动静,从灶房出来,惊讶道:“小佳,你怎么来了?吃了吗?”

聂小佳没有撒谎,点点头。

农村小孩养得糙,靳敏敏的日子过得再好,也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总要下地赚工分,平时将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叮嘱孩子要是到了饭点大人还没回来,就自己吃个饼子或是杂粮馒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那你妈呢?”

“我妈妈去公社小学找工作了。”聂小佳轻声道,“她早上打听了才知道,原来公社小学只剩下一个招老师的名额,要和另外一位知青一起竞争。”

柚柚歪了歪脑袋。

所以聂小佳的妈妈,现在是在和林知青一起竞争当公社小学的老师吗?

也不知道谁能成功,不过小团子打心眼里希望知青阿姨能得到这份好工作。

“天都黑了,她应该快回来了,你怎么还来我家呢?”孟金玉说着,视线落在聂小佳紧紧背在身后的小手上,而后她微微一侧身,就看见这孩子是带着碗来的。

“我、我……”聂小佳咬着唇,“我来你们家看一看。”

看着聂小佳这眼珠子乱转的样子,孟金玉就打心眼里不喜欢。

这年头,家家户户的粮食都不够吃,尤其她一个女人带着俩孩子,过得不容易,总不能因为她过去时常给靳敏敏搭把手,这母女俩就赖上她了吧?

孩子在饭点跑别人家杵着,这多没眼力见啊。

要是她真饿得前胸贴后背也就罢了,只为了解馋,就拿着这么大一个碗来蹭吃蹭喝?

谁家都不容易,孟金玉连姜果都不惯,更不可能惯着她们娘俩了。

“那你看着吧。”孟金玉淡淡地丢下这句话,转身就往灶房走,还边说道,“鱼汤能吃了,姜成进来帮忙开饭。”

柚柚和善善立马去拿了筷子和勺子,乖乖地坐在自己的木板凳上,等开饭。

不一会儿工夫,姜成端着两碗粥出来了。

而他身后,孟金玉用干抹布垫着一个比脸还大的盆儿,盆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她一步一步慢慢走着,生怕盆儿里的鱼汤洒出去。

热腾腾的鱼汤一上桌,柚柚的小脸蛋就被喷香的热气熏到了,赶紧往后退,小屁股却早就已经离了板凳,脚尖踮得高高的,眼馋得盯着鱼汤看。

难得得了一条肥美的鱼,孟金玉做的时候自然舍得下调料,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炖的,这鱼汤看起来又浓又白,鱼肉已经被炖得入了味,轻轻夹起一块,肉质却仍旧紧实。

聂小佳没上桌,远远地坐在小板凳上,哈喇子快要流一地,不停地吞口水。

孟金玉给孩子们的碗里夹了鱼肉,又舀了汤,放到他们跟前:“慢慢吃,小心烫着舌头。”

柚柚的小脸往前凑了凑,用勺子舀了一小口,鼓起脸颊,“呼呼”吹了吹,撅起小嘴,抿了一小口。

鲜美的鱼汤,带着一丝丝胡椒味,一口下肚,小团子的胃里暖暖的,又忍不住要喝第二口,好喝得摇头晃脑的,还一脸满足,眯起了眼睛。

善善学着姐姐的样子,小口小口,慢条斯理地喝着汤,生怕喝得快了,这一整碗的汤就没有了。

“吃口鱼。”孟金玉笑了,说道。

柚柚不太会用筷子,握着筷子的小手很笨拙,吃力地夹了一口鱼肉。

“嗷呜”一口,田鱼的肉质很细腻,含在口中,稍稍一抿,鱼肉就化开了,又鲜又嫩,唇齿间都像是留着香味,迟迟都没有散去。

吃出滋味之后,柚柚更满足了,用手捧着小碗,往嘴边一送,喝了一大口。

小团子“咕咚咕咚”地咽鱼汤,而聂小佳则“咕咚咕咚”地咽口水。

见大家都埋头苦吃,压根没人注意到自己,聂小佳不由委屈了。

她站起来,想要往前一步刷刷存在感,但双脚就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似的,就是没好意思动。

柚柚和善善还小,一碗杂米粥再配一碗鱼汤,已经吃得小肚子圆滚滚的。

孟金玉见孩子们吃得香,便也觉得胃口特别好,只是吃着吃着,她发现,姜成不吃了。

自己生的孩子,怎么能看不出他的小心思?

这个当大哥的,即便自己吃得好,心里还是会担心家里那个缺心眼的妹妹。

孟金玉明知故问:“你这碗里还有小半碗呢,喝不下了?”

“妈,我现在、我有点饱,能不能带回去吃?”姜成支支吾吾的,耳根子都红了。

见状,孟金玉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脑袋:“先吃,吃完了再给你盛一碗带回去。”顿了顿,她又补充,“等你夜里饿了再吃。”

姜成喜出望外,用力地点头,这下终于可以安心地吃鱼了。

……

靳敏敏回家的时候,自己的闺女已经哭成累人。

“这是怎么了?”她给孩子擦了擦眼泪:“妈找到工作了,以后在公社小学当老师,能赚工资呢。赚了工资,给你买小发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聂小佳打着哭嗝:“真的吗?妈妈找到工作,再也不用下地干活了吗?”

靳敏敏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她是和村里的林知青一起去见校长的。

起先,校长只打算招一位老师,可因为她和林知青都是孕妇,两个人都各自有各自的难处,校长看着也不忍心,就同意她们都留下来。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等到我俩都生完孩子,校长会就我们这段时间的表现进行一次考核。我比她生得早,到时候回学校就好好表现,她生了之后还得在家里休息一阵呢,那会儿我就去求求校长,让校长把我留下来。”靳敏敏也不管闺女听懂了没有,反正她就只想找个人说说话。

聂小佳傻傻地看着妈妈明亮得像星辰一般的双眸,和嘴角终于自信起来的笑容。

“小佳,你虽然还小,但妈也得给你讲道理。”靳敏敏用手揉了揉闺女的头发,将她搂入怀中,“刚才在公社小学的校长办公室,起先校长觉得我的学历没有林知青的高,是想要把她留下来的。可我当下就哭了,说我们孤儿寡母不容易,到时候我肚子里的娃出生了,日子更难过。校长同情我,所以才同意让我和林知青一起留下。你看,做女人的,就应该学会示弱。你虽然是个小孩,但却是个漂亮的小孩,不那么要强,就会有更多人心疼、照顾你,明白吗?”

聂小佳听了,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又哭了。

她哭得一颤一颤的,将刚才在柚柚家发生的事情说给靳敏敏听。

“可是柚柚他们一家人都不可怜我。”聂小佳咬着嘴唇说。

靳敏敏这才知道懂事的女儿为什么要哭。

她沉下脸,将孩子揽入怀中:“孟金玉这人的心是真狠。”顿了顿,她一咬牙,“一个整天下地的文盲,满嘴的大道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柚柚不是我的朋友吗?她为什么不帮助我?”聂小佳又问。

靳敏敏冷笑:“你管那个小赔钱货干什么?她家这么穷,家里还有个弟弟,将来弟弟有书念,她没有,苦死她。”

聂小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是啊,柚柚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跟她一样,是个没有爸爸的小孩而已。

而且,柚柚的妈妈还没有她妈妈厉害呢。

“就是个小土包子。”靳敏敏说着,摸了摸自己闺女的衣裳,“看我们小佳,穿得多漂亮,跟城里娃娃似的。”

聂小佳低头看着自己红色的小针织衫,终于笑了。

她也是有骨气的,既然柚柚不跟她做朋友,那就不做了。

小土包子!

……

孟金玉到晚上快睡下了,才得空问了问孩子们今天去公社中学时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儿。

谈起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善善整个人都像是在发光,而且小嘴一张,冒出了好多好多她连听都没听过的新鲜词汇。

那些古诗词,善善就只听老师教了一次,就全都记在心底了,说出来都不带磕绊的。

孟金玉这才想起,上一世,善善的学习成绩就特别好,入学之后次次考试都考高分,之后轻轻松松考上大学、研究生,继续深造,还成了教授,在他的专业领域发光发热。

但那也是因为上辈子,姜焕明特别能赚,孩子只要能念书,他就供着念,因此他们家的小孩不像同村出来的许多其他孩子一样,尽早工作去。

“善善,你好厉害呀!”柚柚的双眸亮晶晶的,“老师说的知识,我全都忘记啦!”

孟金玉转而看向柚柚。

柚柚上一世早早就被文工团挑走了,之后从事的一直都是文艺方面的工作,但这井不代表她不会念书,只是成绩没有善善突出、拔尖。

“妈妈,善善好喜欢上学呀,可以让他去公社小学念书吗?”柚柚帮善善争取。

孟金玉说,“我们善善是念书的料,既然喜欢念书,那当然得念。”

“柚柚也得去。”她又说,“免得你去田里野,在泥地里打着滚儿,脏兮兮得回家。”

“我也可以去吗?”柚柚的小奶音软软的,“太好啦!”

姐弟俩高兴得忘乎所以的,兴奋地扑到孟金玉怀里撒娇,就像是两只乖巧的小奶猫似的。

孟金玉被逗得直乐:“我们家两个娃娃可真爱念书,以后都是要当文化人的呀。”

照顾孩子,虽然累,但是孟金玉打心眼里是满足的。

等到终于哄得他俩睡下了,她才起身打开自己的荷包看了眼。

现在家里的钱,供两个孩子念书有些吃紧。

不过即便如此,该念的书,还得念。

上辈子姜焕明能做到的,这一世,她也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

孟金玉决定明天一早就去公社小学给两个孩子报名。

同时,她找出之前叶美荷送的布料。

布料不少,当时叶美荷既是疼爱善善,也是真心愧疚,出手特别大方。

当初姜成和姜果第一次上学,她是给做了新衣裳的。

现在家里虽然出了变故,但哥哥姐姐们有的,柚柚和善善也得有。

借着煤油灯的光亮,孟金玉看着面前的几块布料,仔细挑选适合两个孩子的。

她好歹多活了一辈子,凭借着上一世的记忆,做两身好看、时髦的衣裳给姐弟俩,应该不是难事。

……

第二天一早,姜焕明出发去找李村长。

一进村委会,见江志鸿也在,他猜测对方是来打离婚证明的,顿时眉心舒展:“你也在就太好了。”

江志鸿在之前与姜焕明井无交集,顿时一头雾水。

姜焕明直接对李村长说道:“我打算分家了,就是家里没多余的宅基地,搬出去也没地方住。所以,你看能不能让江知青回知青点住,腾出来的那间房,我带着我儿子和女儿住进去。”

这些年,姜焕明向来都是有优越感的,这会儿也是高高在上,像是自己一声令下,其他人就得执行似的。

李村长看他这副人模狗样的姿态,就想起之前他和阮雯雯的那档子事,嘴角抽了抽,眼底满是轻蔑。

“你搬进去,那江知青住哪儿?”李村长问。

“知青点啊。”姜焕明皱眉,理所当然道,“他俩不是离婚了吗?”

“谁说他俩离婚了?能不能盼着点儿好的?当大家都跟你似的,觉得离婚多光彩?”村长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看姜焕明,随即在一张证明上敲了个红印章,交给江志鸿:“人往高处走,林知青能进公社小学念书,那是她自己的本事,咱们村委会肯定得批啊!”

江志鸿将证明紧紧握在手中,放宽了心,同时,他冷冷地扫姜焕明一眼:“我还觉得奇怪,阮雯雯怎么一门心思撺掇我和林莉离婚。闹个半天,是你盯着我俩的屋子呢,还以为你是什么体面的人,原来这么卑鄙。不过,这回你得失望了,我和林莉就住这儿,谁撵都不会走!”

这话音一落下,姜焕明就像是被一道惊雷劈中似的,浑身僵硬。

江知青和林知青没离婚?

“唰”一下,他的脸骤然红了,猛地转身,在江志鸿与村干部们鄙夷的目光之中,逃离了村委会。

……

阮金国实在不是个勤快的人,一到中午饭点,都不需要主任提醒,立马呼朋唤友地跑去食堂吃饭。

他人缘好,边上好些个工友们跟着,勾着肩搭着背,一路乐呵呵的。

走着走着,他们就碰上提着一摞信一路走来的门卫大爷。

平时,邮递员会将信送到单位门卫室,再由老大爷去发放,否则这么大的肉联厂,还得一封接着一封信去送,实在是太累人了。

这也算是单位给邮递员同志行个方便。

“大爷,有没有我的信?”阮金国边上的工友张建东停下脚步,问道。

张建东的老丈人这阵子身体出了些毛病,成天躺在病床上,连地都下不了。

他媳妇放心不下,就跑去照顾了,两个月的时间,二人相隔两地,平时都靠互通书信了解彼此的情况。

“建东同志——”老大爷低着头,在筐里找出信,“有了有了。”

他将信件递给张建东,一抬眼,看见阮金国,连忙说道:“阮同志,这里还有陈主任的信,要不你直接带走吧?”

“行啊,我拿去给我妈。”阮金国说,“省得你多跑一趟。”

这封信是寄给陈丽萍的,原本阮金国也懒得看,毕竟他不认得字。

只不过,恰好他瞄了一眼信封,看见一个熟悉的字——阮。

这姓氏跟他现在的姓氏一样,用脚指头想,也能猜到是阮雯雯寄来的。

这些天,陈丽萍每天都失魂落魄的,嚷嚷着心疼阮雯雯,不知道她在劳改场怎么样了,母女情深到这个地步,阮金国也是服气。

大老远的,阮雯雯想方设法寄信来,为的是什么?

肯定是让想讨好处。

毕竟是二十好几了才被认回家,阮金国倒不会因为父母对阮雯雯偏疼一些而嫉妒,只是,他不能让阮雯雯如意。

怕工友们注意到,他忙把信塞到口袋里去,之后就推说身体不舒服,不去吃饭了。

回家看信之前,阮金国还跑去办公室找人借了一本字典,和信一起揣在怀里,往职工大院走。

拿钥匙开了门,确定父母不在家之后,他溜进自己屋里,严严实实地关上房门。

让一个文盲认字,实在是够为难他的。

不过好在刚被认回来的时候,阮震立逼他学着用字典,这不就派上用场了。

阮金国拆开信,搁在书桌上,用手对着上面的字,逐个逐个念。

一些简单的常用字,他倒是认得的,只不过阮雯雯为了唤醒养父母对她的爱,写的信情真意切、字字泣血,还很长。

阮金国查着字典,愈发没有耐心,可还是坚持到了最后。

最终,他累得满头大汗,读出了这封信的中心思想——阮雯雯怀孕了,求阮震立和陈丽萍疏通关系,将她捞出劳改场。

阮金国乐了,双手捏着信的两个对角,“唰”一声,给撕了。

这一撕,他还怕被养父母捡回去拼起来,“唰唰唰唰唰”,直接将这信和信封一起撕成了小碎片,干脆利落。

只是,捏着一团小碎片去扔到垃圾桶时,他发自内心地感慨了起来。

当睁眼瞎的滋味真不好受,他也得读读书,看看报啊,学点文化啊!

……

孟金玉一大早得先去生产队报到。

记分员朱海燕特别严厉,要是有人晚到,肯定会扣工分。

不过报到之后,她就能跟大队长打声招呼,往公社小学跑一趟了。

毕竟平时她干活卖力,从不偷懒,大队长都看在眼里,不会为了这点小事为难她。

现在还早,孟金玉没见着大队长,就先开始干活。

她与许薇薇挨着,两个人便说了会儿话。

“你要让柚柚和善善去念小学?柚柚倒也是应该的,孩子再过一两年确实得去念书了,可是善善还这么小,去了能听懂老师说什么吗?”许薇薇惊讶道。

孟金玉笑了笑,“去上学挺好的,平时我得上工,孩子在家里没人照顾,我也不放心。”

“这倒是的,在学校里有老师看着,能安心些。”许薇薇深以为然,毕竟当年她闺女就是因为没人盯着,才发生了意外。

王小芬憋着一肚子气,默默地听她们说话。

孟金玉说离婚就离婚,拍拍屁股走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把儿子和女儿丢到姜家,让他们家养。

更可气的是,昨天晚上,姜成回来时带着一碗鱼汤,悄咪咪地加了热,躲进屋里和姜果吃得津津有味。

多香的鱼汤啊,也不说让家里人尝尝。

而且,她都还吃不上鱼呢,凭啥离了婚之后日子过得苦巴巴的孟金玉能吃?

“老话说得好,多大的头,就戴多大的帽子,平时顶天了也就赚九个工分,居然要供两个娃念书,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就算学城里人养娃,也不是这么养的吧!”王小芬掐着嗓子,阴阳怪气道。

孟金玉连眼皮子都没抬:“啥味儿啊?酸掉牙了。”

王小芬嗤笑一声:“还不是你的穷味儿!公社小学我知道,一年要三块五呢,你还俩娃,七块钱!拿得出这么多钱不?我们家大牛和妞妞都还没去上学,你们倒是不知天高地厚!”

许薇薇乐了,笑道:“连成语都学会了,看来是跟着待家里不上工也不上班的小叔子当文化人了。”

王小芬被这么一噎,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之前许薇薇憋着不爱说话,现在居然和孟金玉一个鼻孔出气!

“三岁才会说话的小傻子,跑去上学,也不怕人笑话。”王小芬气急败坏,开始人身攻击。

孟金玉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骂她可以,骂她的孩子们,她可不能忍。

她捋起衣袖,扛着锄头,气势汹汹地走到王小芬面前,看架势是要干架了。

王小芬个子小,还特别瘦,细胳膊细腿的,哪是孟金玉的对手,立马怂了,像只鹌鹑似的往其他队员身后躲。

“请问孟同志在吗?”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

大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见到穿着裙子的袁老师。

袁老师梳着大辫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手中还拿着一本小册子。

孟金玉左右张望了一眼,确定这生产队里就只有她一个姓孟的。

她往前一步:“你是?”

“我是公社中学的袁老师。”袁老师笑容亲切,“我今天来,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下两个孩子上学的问题。”

袁老师说着,就迈进田埂,走到孟金玉的身旁。

“是这样的,昨天柚柚和善善跟着哥哥姐姐来我们班级玩儿,两个孩子特别静得下心。我觉得,可以好好培养一下,所以想让他俩来我们公社小学念书。”

田里的队员们都竖起耳朵听。

“咋老师还特地来给孟金玉做思想工作?”有人疑惑道。

王小芬哼笑一声,对身边人说道:“公社小学想赚钱呗。”

孟金玉没想到老师竟然会特地跑这一趟,刚要答应下来,却不想,袁老师又开口了。

“至于学费方面,你不用担心。两个孩子还小,没到上学的年纪,所以我就向校长申请,看能不能免了他俩的学费,到时候只让他俩在教室旁听,也不用买课本什么的。”袁老师笑着说,“校长同意了。”

这简直是出乎孟金玉的意料,她惊喜道:“免学费?那真是太好了。”

一年七块钱在后世不算什么,可在如今,却不是一笔小数目,省下来都能给孩子们买不少吃的用的了。

“啥?不要学费?”王小芬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声音陡然拔高,“咋这么好啊?”

王小芬是真的酸。

柚柚和善善有啥好的呀?也就是长得好看了一些。

比起来,她自己的闺女和儿子也就只差了一点点……

真的只差一点点!

王小芬决定为自己的孩子们争取一下:“老师,我家仨娃,一个七岁,一个八岁,还有一个跟善善差不多大。你能不能帮我跟校长说一声,也免了他们仨的学费?”

家里没这么多钱,王小芬舍不得供孩子念书,所以才想着能拖几年是几年。

可现在,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不行。”看出王小芬眼中的贪婪,袁老师的眉心微微一拧,“学校有学校的规矩,井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申请学费全免的。”

“凭什么他俩可以,我家娃不行呀?”王小芬的脸面挂不住了,一叉腰,“你们老师教书育人,咋对孩子们一碗水端不平!”

袁老师也不是软柿子,脾气上来了:“身为老师,除了对孩子们一视同仁之外,还得因材施教。柚柚和善善这两个小孩特别聪明,一个一点就通,一个过目不忘,好好培养,他们俩以后是要成才,为这个村子做贡献,甚至走出山村的。尤其是善善,我敢说,这就是个小神童,要是耽误了,那就太可惜了。你们家孩子行吗?要是你们家孩子像他俩这么聪明,我也能向校长申请免学费的名额!”

这下子边上的队员们忍不住笑了。

“小芬家的娃可不聪明,大娃八岁了还尿裤子呢。”

“你当她家二娃就聪明啦?上回去掏鸟蛋,不小心捅了马蜂窝,那脸被蛰得肿成啥熊样了都……”

“之前还笑话善善是个小傻子呢,人家善善以前虽然不会说话,可眼睛多亮啊,一看就是个有灵气的。再看看他们家小宝,会说话有啥用,一天到晚嘴巴是没停过,说的没一句管用的话。”

王小芬被说得头皮发胀,气得要去跟她们算账。

再一看孟金玉脸上骄傲满足的笑容,想到善善都已经是老师亲口认证的小神童了,她恨得牙痒痒,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咋人家的闺女和儿子这么争气,自家的娃就傻不拉几的呢?

王小芬觉得自己刚才简直是把脸送到孟金玉的面前任由她打,帮着她在人前狠狠风光了一回。

太气人了!

……

姜焕明就是在王小芬气得咬牙切齿时来的。

从队员们的议论声中,他听明白了整件事。

原来他的小儿子和小闺女,这么出息。

不由地,姜焕明的唇角微微扬起。

这真是长面子啊。

他双手背在身后,挺了挺胸膛,走向孟金玉。

“那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把孩子们的名字写在这小册子上了。回去之后我把名单递给公社小学的老师,明天一早,柚柚和善善就能去上学。”袁老师翻开小册子。

孟金玉点头如捣蒜:“同意,同意,肯定同意!”

袁老师见孟金玉愿意支持孩子们学习,对她的印象特别好,笑着说:“你来写还是我来写?”

姜焕明刚想说孟金玉是文盲,不会写字,谁知道这会儿她已经将袁老师手中的笔接过去,在上面写了孩子们的名字。

他微微挑了挑眉,虽然字迹不漂亮,但还算工整,一看就知道平时在家里有练过字。

袁老师接过小册子,笑道:“不是的,得写全名。他们一个叫姜善,一个叫姜柚柚对吧?我来把姓氏加上。”

孟金玉微微一愣,想到了什么。

“把笔给我吧。”袁老师在孟金玉写的名字前加上孩子们的姓氏。

同时,孟金玉抬起头,恰好看见站在自己跟前的姜焕明。

等到袁老师走后,姜焕明就把孟金玉喊一边说话。

见着小叔子这好声好气的态度,王小芬再一次差点惊掉了大牙。

咋地,现在所有人都得哄着孟金玉?

……

姜焕明是好不容易才将孟金玉从地里请出来的。

走到一边之后,他想伸手拽她,可谁知道人家嫌弃地躲了躲,害得他的手扑了个空。

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这次的事是我错了,我也没想到你的性子这么烈,居然说离婚就离婚。”

“现在她已经被抓去劳改了,我和她也不会再见面了。要不咱们复婚,两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

“你放心,我现在虽然暂时被单位停职了,可只要咱们复婚了,就没了作风问题,到时候一定可以恢复职位的。”

“四个孩子需要爸爸,也需要妈妈,让他们在一块儿生活,不好吗?我相信你之所以一直没有离开凤林村,也是想要再给咱俩的婚姻一个机会,你说是不是?”

耳边,姜焕明一个劲地叨叨着。

而孟金玉还一直惦记着刚才袁老师说的话。

直到最后,姜焕明终于闭嘴了。

孟金玉沉默许久,开口说道:“你有空不?去家里把户口本给我拿出来。”

姜焕明闻言,心头大石陡然落下,差点要乐出声,那嘴角咧得,快到了耳朵根去。

原来复婚这么容易,人家一直盼着他提出来呢!

“行,我这就回家拿户口本!”他干脆道。

望着姜焕明欣然离去的背影,孟金玉的嘴角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这事,早该办了。

那可是她拼了命生的娃,凭啥姓姜啊?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天使【吃瓜第一线】、【紫色】、【54458781】灌溉的营养液。

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