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后妈文崽崽觉醒了[七零] > 第17章 责任

第17章 责任


孟金玉一回来,就愣愣地坐在堂屋,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姜焕明赶到家,疾步冲到她面前:“我听售货员说咱们家娃丢了?”

孟金玉哭着扑到他怀里:“怕打扰你工作,就没说。街上找了,派出所也去了,就是找不到人。”

这话一出,全屋人都愣了。

姜老太心中一慌,眉心紧锁:“丢了?这咋会丢呢?”

孟金玉红着眼,手指直直地指向柚柚:“当时她不见了,我到处找,一时没顾得上善善。善善是为了找她,才不见了的。”

这眼神很吓人,柚柚急忙解释:“柚柚去厕所了,是她让我去厕——”

“我让你少喝点水!”孟金玉瞪着柚柚,“你喝这么多水,能不上茅厕吗?那是在城里,不比我们村里,跟撒了欢一样疯跑,能不丢吗?”

柚柚还要解释,可孟金玉的嘴皮子比她溜得多,只要她一出声,就立马开口噼里啪啦一顿怒斥。

同时,姜焕明还抽起了鸡毛掸子:“让你不听你妈的话!”

他火冒三丈,目眦欲裂,揪起柚柚就要打。

柚柚很害怕,下意识就要跑,往屋外奔去。

而这一飞奔,小团子没留神,直接在门槛处绊倒,整个人直直地冲着外头栽过去。

好在恰好这时,姜成回来了,接住了差点要摔跤的妹妹。

姜成看见柚柚这满面泪痕,立马将她抱紧。

“让你护着,让你护着!”姜焕明已经气昏了头,握着鸡毛掸子狠狠地砸向大儿子。

姜成一阵吃痛,却一声都不吭,死死地护着柚柚。

柚柚吓懵了,睁大了眼睛,看着哥哥。

屋子里鸡飞狗跳,姜高明和姜建明用尽全力拉开姜焕明,而孟金玉也哭着冲过来,抱着姜成不让打。

“现在善善已经丢了,你还要让我再失去一个儿子吗?”孟金玉声音颤抖。

听着孟金玉的话,姜成怔了。

他忘了身上的疼痛,不敢置信地看向柚柚。

小团子哭得小肩膀一抽一抽的,来不及抹去眼泪,也来不及擦掉冒出来的鼻涕泡泡。

……

一家子人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消化情绪。

姜焕明给孟金玉端来一个瓷碗:“喝点红糖水,补补身子。别担心善善的事,我接下来每天都骑车去镇上派出所问,总会有消息的。”

“记得要去纺织厂边上的派出所,今天售货员说了,离供销社近的派出所,公安同志不负责找孩子。”

姜焕明有些疑惑,公安同志是为人民服务的,怎么可能不负责找孩子呢?

然而孟金玉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打断了他的思绪。

“焕明,柚柚就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有些孩子是来报恩的,可她——我好怕将来她长大之后,要来向我们讨债。”

“这传播封建迷信的话要是被听见了,得受批评教育的。”姜焕明打断了她的话,又轻叹一口气,“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以前不是挺懂事的吗?”

……

叶美荷和孙永元捡到姜善的时候,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小声哭着,口中念叨“柚柚”这两个字。

他俩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始终没有人来找孩子,就直接带回单位的职工大院。

屋子不大,窗明几净的,叶美荷给孩子洗了澡,把脏衣服换下来,先拿大人的衣裳给他包着。

“永元,你摸摸,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叶美荷抱着姜善过来。

“这么大的雨,孩子穿得单薄,一个人在大街上跑,能不着凉吗?”孙永元皱了皱眉,“也不知道家里人是怎么照顾的。”

“他身上都衣服很旧了,款式也不好看,估计是家里哥哥留下来的。”叶美荷看看姜善换下来的衣服,叹气道,“孩子长得这么漂亮都不知道心疼,那是什么人家啊,指不定他们是故意把孩子丢掉的。”

“当着孩子的面别说这些,有没有问过他家住哪里?”孙永元又问。

叶美荷摇摇头:“不知道家庭住址,父母的名字也说不全,只知道他自己叫善善。”

“捡到他的那条街边上有个派出所,我明天问问,看有没有人去报案。”孙永元说。

……

柚柚担心弟弟。

弟弟还这么小,连话都说不全,平时又安安静静的,要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后妈虽然装得像是很难过的样子,可她不会真心想要把弟弟找回来的。

既然如此,柚柚就更要先找到自己的亲妈妈,再和妈妈一起去找弟弟。

这样一想,小团子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哥哥,柚柚不认识字,能不能帮我念?”柚柚小心翼翼地掏出藏好的小本子,摊开来,递到姜成面前。

可姜成只是问:“哪里来的?”

“昨天从里屋找来的。”柚柚老实道。

“把东西还回去。”姜成语气无奈:“你能不能不要再跟妈过不去了?如果你再不懂事,我也不向着你了。”

柚柚眨了眨眼睛。

她又看向姜果。

姜果叹气道:“柚柚,弟弟都丢了,你不自责、不难过吗?”

哥哥姐姐说完,就做自己的事去了。

柚柚默默地收回小本子。

夜深了,哥哥姐姐都睡着了。

柚柚悄悄翻身,从炕上下来,跑去二妮姐姐家。

二妮姐姐去世的妈妈是老师,教她认了好多好多的字。

蒋爱秋见到柚柚,一脸不耐烦:“都几点了呀。”

“我是来找二妮姐姐的。”柚柚说着,顿了顿,“梁伯伯在吗?”

蒋爱秋怔了一下。

这小兔崽子还记得当初自己说的那番话,惦记着告状去呢?

“二妮在屋里。”蒋爱秋丢出这硬邦邦的一句话,不情愿地回屋了。

半晌之后,二妮终于拿到了这小本子。

她用清亮的声音,一字一顿念了出来。

“一九七六年,姜焕明调到公社供销社,同年升为主任。”

“一九七七年,姜柚柚上小学,被文工团团长挑中,同年姜善学会说话。后姜柚柚成为文艺骨干,姜善考上大学,毕业后留校成为教授。”

“一九七八年,姜果和男知青处对象,被她妈拆散,后和姜成一起考上高中,分配好工作,家庭事业美满。”

“一九八三年,姜焕明辞职下海,赚得第一桶金,后开连锁超市,夫妻相濡以沫,感情和睦。”

二妮念完这些字,疑惑道:“什么呀?柚柚,这写的是你和你们家人吗?”

柚柚也歪了歪脑袋,陷入迷茫。

后妈在小本子写的,和她梦里的原剧情不一样。

这是为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