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李凡小说养鸡养鱼 > 第九百一十章 三魂七魄皆不在

第九百一十章 三魂七魄皆不在


[]

/

“哇,好多好吃的!”

“这么多肉啊……大德师弟,你们这次收获不小啊。”

不多时,小院中,南风、紫菱、江离等众人,也都是来了,看到场中的景象,都是惊喜不已。

“云溪姐姐,”

心宁放下了手中书,走了过去,眨眼道:

“姐姐,我们这次带回来三个精神病呢。”

“他们应该也有你要的玉。”

心宁聪慧无比,她依稀知晓,那些玉……应该对云溪姐姐很重要,所以立即上前。

云溪闻言,大眼睛中也是绽放出喜悦光芒,道:

“三个?在哪里?”

心宁朝着魔祖三人一指。

而此刻,魔祖三人,也是看了过来。

看到云溪,他们三人,顿时都是脸色大变。

“什么……是她?!”

魔祖喃喃着,这一刻,他眼中居然激动无比,道:

“她也在此地?她从路那边回来了吗?她没有死……?”

但,紧接着,他眼中却是瞬间悲凉,道:

“不……她死了……这是她的……转世?!”

血祖血天同样震撼,道:

“就连她……也没有成功么?”

蒙楠则是很直接,直接跪下了!

魔祖,血祖,也是当即……下跪!

“三个精神病呀……你们,是不是有东西要给我?”

云溪走了过来,大眼睛中写着期待。

她话音刚落。

魔祖三人,忽然都是感觉识海欲裂!

仿佛被撕开,在识海之中,居然有一块玉出现。

然后,出现在他们手中。

“这是……这是她当年,植入我等识海中的玉?”

魔祖喃喃着,道:

“好大的手笔,我等居然丝毫不知……”

血祖无比庆幸,冷汗涔涔,道:

“幸好这么多年来,一直饿着肚子,要是乱吃人……怕是我早就死了。”

器祖则是颤抖着,双手奉上这块玉!

云溪见状,欣喜非常,将三块玉,都拿了过来。

“真好,又得到三块……”

她将三块红尘玉,与此前的三块合了起来。

依稀间,玉上的字……似乎有了些许轮廓。

但,依旧无法辨认。

“凡……早晚会集齐的!”

云溪低声开口。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这玉上是什么字……因为,她梦到过的。

梦中,李凡给了她玉,然后离去了……后来,玉碎了。

她将玉小心翼翼收起来,然后,不再多想,朝着魔祖三人道了句:

“谢谢啦!”

说完,她转身看向正在做菜的李凡,道:

“大魔王……我要吃卤鸭掌、卤鸭脖!”

李凡系着围裙,抬眼一笑,道:

“好,这就给你卤。”

而南风紫菱等,也是纷纷上前报名:

“师父,这鹿翅膀好吃吗?我想吃红烧的!”

“鸽子汤听说很鲜的……师父煮一锅吧!”

“又有牛肉可以吃啊……师父来一盆黄焖牛肉!”

李凡都一一答应了,宫雅在旁边帮忙,忙得不亦乐乎,云溪也让李凡给她系上围裙,去打下手呢。

另一边,魔祖三人看到这一幕,却都是有些恍惚。

“她……还是当年那个杀穿灰雾海的万道终点吗?”

血祖不禁开口。

当年那个女子,修为惊世,风华绝代,以无敌之姿熔炼万道,谁人不惧?

如今这个女孩,仿佛甘于平凡的生活,再无那种纵横万古的霸气,只有笑颜如花、天真烂漫。

“她说过,她这一生,都在追寻一个人的脚步……她要去找他。”

魔祖则是低语,他看着在李凡身边帮倒忙的云溪,道:

“李前辈,就是她在追寻的那位吗?”

“她找到了……或许,这才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

很快。

“开吃啦!”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美食摆满了桌子,一眼看去,几乎都是肉菜!

李凡终于解下了围裙,和云溪、弟子们坐在一起。

“来,尝尝卤鸭脖。”

他给云溪夹了一个卤鸭脖,道:

“这鸭肉质地,比起王大婶养的,可粗糙了许多,将就吃,等过年的时候,我向王大婶要一只来,做给你们吃。”

云溪连连点头,却是根本顾不上说话,专心致志地享受美食呢。

“心宁,来,吃红烧鹿翅。”

“紫菱也来一个。”

他给弟子们夹菜,南风紫菱等,都是开心无比。

吴大德提起一只鸭腿啃着,满嘴都是油,一边擦了擦,一边朝着脚边的大黑狗道:

“真好吃啊……可惜了,都怪你这死狗,要不然,还有一头肥美的鸭子呢!”

大黑狗却是一爪子,拍在他手上,鸭腿顿时落下,被大黑狗一口咬住,叼到一边去吃了!

“死狗……你真贼!”

吴大德不禁骂道。

……

另一边。

冥天北和血戈魔帅等,以及一群精神病,坐了一桌啊。

“美味……都是极品美味啊。”

魔祖眼中发光,他拿起筷子,夹起肉就往嘴里送,狼吞虎咽。

“还是那种肉质……但比她当年做得更好吃啊。”

他享受至极。

血祖和器祖,也是十分激动,他们还是第一次……享用这种高端食材。

但,他们三人在吃肉的时候,旁边,洛星尘和尹徐安却是根本不怎么吃,而是眼睛特别贼,哪个盘子里面有葱姜蒜等,就往那里下筷子!

他们碗里,都是各种……佐料!

就倾城,看起来要正常一些,她一边吃葱姜蒜、辣椒等,但一边也忍不住吃肉。

主要是因为……肉做的真的好吃。

“不对……貌似这菜里面,辣椒比肉还要珍贵?”

吃了老半天,血祖才忽然想起来,然后一拍脑袋,的:

“草率了!”

他也是急忙下筷子,找辣子!

而魔祖和器祖,也是反应过来了。

“完了……我都快吃饱了。”

器祖懊恼。

魔祖无夜则是忽然一筷子,直接伸到了尹徐安碗里面,抢了两大块姜片!

“我擦,你干脆改名叫贱魔得了!这你都抢?”

尹徐安顿时愤愤。

洛星尘急忙将自己碗里的东西,都倒进口袋里藏起来!

就连倾城,都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碗。

怕被抢啊!

而与他们同桌的二大爷,此刻不禁摇摇头。

连个炒菜用的辣椒皮、姜片等都抢……却不吃肉?

是肉不香吗?

精神病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啊。

……

很快,筵席吃完。

大家都聚在篝火边。

篝火之上,都烤着鸽子!

闲谈之际,李凡照旧,让清尘他们拿了些酒水过来。

酒水飘香,伴着烤乳鸽的香味,让场中更是热闹了。

美酒入腹,化作大道万千。

南风坐而抚琴,伴着酒意,琴音就像是一种指引,让她的神识在灵台之中,不断探索。

忽然,她窥见了十盏神火,照亮了灵台,依稀可见!

那是……三魂七魄所在!

南风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八境,魂启!

所谓魂启,便是察知三魂七魄所在,将魂魄自神火中唤醒,让三魂七魄从无意识之境,迈入有意识之境。

三魂七魄乃是修者,后续沟通道景地,开门上路的根本所在。

“嗯?不对……为什么我的神火之中……都是空的,不见三魂七魄?”

忽然,南风微微一惊,因为她发现,十盏神火中,居然……全都是空的!

南风……没有三魂七魄?!

……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