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楚律 > 第2章 修改法律

第2章 修改法律


  “你可否做我的先生?”熊侣的脸上露出期盼的表情。

  在前世,唐休只会打官司,运用一切手段打赢官司。

  到了新世界,这里的法律体系完全不一样,君王的意志便是法律,说穿了,根本就没有法律,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

  唐休之所以鼓动熊侣争夺王位,是为了找一个可以依赖的靠山,这样,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甚至欺男霸女,快快乐乐的活一生,把他在宇宙里浪费掉的岁月和遭受到的疾苦补救回来。

  “呃,我不会做先生啦。”

  熊侣刚刚升起的期望遭受到摧残,稚嫩的小脸蛋顿时塌了下来,小嘴一咧,弯出了一个上弧形,泪珠扑簌簌的往下掉。

  看着熊侣稚嫩的小脸如此模样,唐休于心不忍,轻轻的点了下头,熊侣立刻用衣袖抹掉眼泪,一把抱住唐休,唐休头一回感受到如此温馨的情感,即使跟他前女友如胶似漆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瞬间之后,唐休感觉到有些别扭,轻轻的把他推开,继续快马加鞭赶路。

  熊侣微微有点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说道:“现在,郢都一定混乱一片,我要拯救大楚,为大王报仇,请先生教我。”

  “太子呢,大王被逼宫自戕,太子在干什么?难道,大王没有立太子吗?”

  熊侣摇头说道:“王后只有一个儿子熊启,他生性怯懦,我大楚立贤不立长,太子之位一直空悬。

  唐休点了下头,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我们应当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郢都,召集值得信赖的大臣,揭露熊魁的阴谋,以稳定局势。”

  “除了你和熊启,大王还有几个儿子?”

  “大王有十六个儿子,除了熊启,还有八个已经成年。”

  “有几个在郢都?”

  熊侣掰着小手指数了数,说道:“有九个在郢都,其中有五个已经成年。”

  “你母亲在宫里是什么位份?”

  听唐休这么一问,熊侣的神情立刻垮塌下来,表情非常沮丧。

  “我再问你,你和你娘跟王后关系如何?”

  熊侣的神情更加沮丧了,稚嫩的小脸一片死灰。

  “你跟朝中的大臣关系如何?”

  熊侣听了,一屁股瘫在马车上了。

  唐休叹了口气说道:“你完全没有把握夺得王位,算了吧,还是回随国做质子,起码,你还能好好的在随国活着。”

  熊侣立刻挥起拳头,大声喝道:“先生,你耍我。”

  “我怎么耍你啦?”

  “是你说,要我做大王的。”

  “不,我只是顺着你的意思说的。”

  熊侣十分生气,又挥了挥稚嫩的小手,说道:“我没说。”

  “可你这么做了。”

  “你得说出道理来,我怎么想做大王啦?”

  “咱俩聊了这么多,甚至返回郢都的理由都想到了,只是没有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召你回郢都的诏令。”

  熊侣的小身子哆嗦了一下,强辩道:“大王不在了,我为何不能返回郢都?”

  “你当然可以借着大王去世的机会返回郢都,不过,你并没有说,你已经向随国人辞别了。”

  熊侣顿时愣住了,唐休继续说道:“不经随国人同意,更没有诏令就擅自返回郢都,与理与法都不合适,你急着返回郢都只有一个理由,趁乱争夺王位。”

  唐休说话的时候,表情十分严肃,熊侣并没有被唐休的气势压住,大声的说道:“没错,我确实要争夺王位,那又怎样?”

  说这话的时候,熊侣挺起了胸膛。

  好气魄,好强大的气场,唐休心里暗喜,嘴上说道:“好,我成全你。”

  熊侣拉住唐休的胳膊摇了摇,撒娇的说道:“先生,教我。”

  这小家伙心眼还挺多,唐休正色的说道:“首先,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不会要求大王自戕,这就是说,他们并没有遵从大楚的法律,我们就从这一点出发,抓住他们的痛脚,打击他们,对于盲从之人要小惩大戒,以金银珠宝抵罪;

  其二,大楚的法律并不合理,要修改不合理的法律条文,本着‘实行仁政’的原则进行修改,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大楚是一个十分文明的仁义之邦,不仅争取国内民众的支持,还要赢得诸侯国的赞同和认可,就拿大将军屈申一事来说,如若在一个仁政的国家里,君臣可以好好的沟通一下,让大王了解事情的真相,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其三,我们要以仁政感化朝中的大臣,任何一个人都不愿意追随一位暴君,因为,暴君不仅对敌人残暴,对自己的大臣也会实施暴政,正是大王的暴政,才激起群臣对大王的怨愤,让熊魁有了可趁之机,阴谋夺权上位;

  其四,我们要跟王后拉上关系,给她承诺,给她儿子熊启最尊崇的待遇,以保证熊启能好好的活下去,不让任何人欺负他,不仅如此,还要王后与你娘并列后宫,你会对你娘一样对待王后。”

  唐休对楚国的形势并不了解,他能想得到的也就这些了。

  熊侣向唐休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多谢先生教我,我们立刻返回郢都面见王后。”

  “你有办法?”

  熊侣点点头说道:“我与芈娟相识已久,啊,就是王后的小公主,熊启的妹妹,我先去找她,由她与王后说,在见王后之前,要找一位金主,否则,见了王后,没有礼品是不行的。”

  “不”,唐休摆了下手说道:“你就像见到你娘一样去见王后。”

  “啊”,熊侣好奇的说道:“见我娘,给她买几包点心,她就会开心的不得了,拿这样的礼品见王后,是不是太薄啦?”

  “你们母子在宫里地位低微,你又在随国做人质,可见,你与你娘的生活并不宽裕,花多少金钱,即使搬一座金山,也不如给王后母子三人一个安稳的承诺来的实惠,再说,身为王后,她并不缺钱。”

  熊侣一拍脑袋说道:“对,是这个理,多谢先生教我,不过,先生并不大,怎么知道这些的?”

  唐休笑了笑,说道:“我终究比你大嘛,再说,我是走江湖的,见过的世面也多,而且,师傅也教我。”

  “你师傅是谁?”

  “鬼谷子。”唐休觉得,在春秋战国时期,鬼谷子的名头非常响亮,却从未露过面,如此神秘莫测之人,拿他糊弄世人最好不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