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遮天:成帝的我回到地球当保安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谁在言人族无帝?

第一百五十八章 谁在言人族无帝?


  瑶池。

  “太古年间,死在我手底下的人族圣人不知凡几,我曾经痛饮人族圣人之血,那般滋味,直至今日我都能够隐约记起。”

  藤青祖王一身青铜战衣发光,有大道天音伴随周身,他仿佛是战神临世,手持猩红巨斧,一举一动之间,都有仿佛足可开天的可怕威势。

  他眼神阴冷,想要以话语激起眼前这位人族圣人的怒火,让对方一怒之下,露出破绽。

  只可惜,他的算盘注定要落空了,眼前这位白衣男子眸子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完全没有因为藤青祖王的话语而有丝毫的情感起伏。

  他白衣如画,抬手间,可怕的法则在他的两手间汇聚,他驾驭法则之力,在他的双指间化作道则长剑,锋锐无边,似要立斩星河。

  锵!锵!锵!

  然而,藤青祖王身上的青铜战衣却也并非凡品,这乃是一件货真价实的传世圣兵,道则长剑斩在青铜战衣上,发出铿锵的声音,未能在战衣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激起了大片的火花迸射。。

  “我曾以人族圣人的头骨为酒杯, 一位女性圣人的骨骼,更是被我制成了兵器, 不得不说, 人族的骨头的确很硬。”

  藤青祖王很强大, 实力远远超过先前的任何一位祖王,他手中巨斧舞动, 携有开天之势,挥舞之下,连法则都要崩坏, 虚空成片塌陷。

  他犹如一尊可怕到了极点的战神,气息澎湃不歇,携带无上伟力,攻伐向姜太虚。

  姜太虚双手划动, 运转斗字秘这举世无双的杀伐秘法,以斗战圣法演化攻伐大道,他的气息如龙, 这一刻他仿佛是化身一尊古之大帝, 手持利剑开疆拓土,定鼎天下,扫清六合。

  在他的头顶上, 有清越犹如龙吟一般的剑鸣声响起, 一柄金灿灿的杀伐圣剑出现在上空, 散发无边霸道气息,似要将乾坤无极都一并斩断。

  这是太皇剑!

  中州大帝,太皇的极道帝兵!

  “太古年间, 人族先辈饱受欺凌,以生命开辟如今我人族盛世。”

  姜太虚头悬太皇剑,一步步向前逼近。

  此时此刻的他仿佛太皇在世一般, 有龙气环绕全身,白衣之上映衬映衬着尊贵到了极点的金色, 头顶太皇剑长吟如龙:“今世已经不同往日,你曾于上古时羞辱我人族先烈,我便于今日将你斩杀于此,以告我人族先烈在天之灵。”

  锵!

  太皇剑杀气席卷, 剑气纵横虚空, 有至高的杀伐气弥漫, 太皇剑本就是无上杀伐至宝, 此时此刻虽然是姜太虚以斗战圣法演化,并非真身在此,然而这虚影之上仍旧缭绕有逼人的神则,欲要刺天而出!

  “极道帝兵?不对,是以秘法所演化的虚影!”

  这般冲天的杀气,让得那藤青祖王都是面色为之一变,但藤青祖王毕竟是从上古存活下来的至强祖王之一,见识与实力俱是不凡,立刻便是反应过来。

  只不过,纵然这只不过是极道帝兵的一道虚影而已,却仍旧有着可怕到了极点的威势,哪怕是藤青祖王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之心。

  轰!

  他手中的巨斧高高扬起,一瞬间有着无量混沌光从被他斩开的虚空之中蔓延开来,一斧仿佛开辟了一个小世界,有无尽道则在这一斧之下泯灭破碎,他挥舞出至强一击,要迎击这极道帝兵的可怕虚影!

  演武台上似乎有一颗太阳炸开了,可怕的光芒一瞬间将整个演武台上的大帝阵纹都给激发了出来。

  无数阵纹在演武台上亮起,阻拦着那犹如山洪倾泻一般的无边力量。

  整个演武台都是在摇晃,台下的众多修士都是被这般可怕的战斗震撼到了极点,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做好了第一时间逃离这片区域的准备。

  这可是当年的西皇,一位巅峰时期的真正古之大帝所布下的演武台。

  如今两个不过圣人的修士战斗,竟然是令得这座大帝演武台都在颤抖。

  这两名圣人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

  可怕的光芒弥久不散,整个演武台摇撼不止,许久之后,终于是慢慢平息了下来,那夺目至极的光芒一点一点收敛,演武台上的景象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

  沙沙……

  平稳的脚步声在演武台上响起,一席白衣的男子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白衣依旧,不染纤尘。

  他的右手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从脖颈处齐根而断,像是被一把无双利刃切割下来,双目大睁,似乎死不瞑目。

  藤青祖王。

  “还有谁?”

  姜太虚面色平静,然而口中吐出来的话语却是杀意凛然,他扫视剩余的几位祖王,眸光森森,一人独对数位祖王,气势上竟然甚至还要盖过这几人!

  可是就在这时,剩下的祖王们齐动,将神王包围在中心。

  “杀了他!”

  所有的祖王都是出手,不再和他单打独斗。

  一人独对诸王!

  可是姜太虚无惧,手中出现一把竖琴。

  “铮!”

  一声轻鸣,如神剑出鞘,斩上苍,天地俱寂。

  “噗”

  他张嘴咳了一口血,染红了洁白的衣襟,触目惊心,但却在此时,和鸣出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杀伐之音!斩破了天穹,冲出了这座小世界牢笼。

  “铮!”

  一声轻鸣,如神剑出鞘,斩上苍,天地俱寂。

  一尊恐怖的祖王眉心龟裂,鲜血淌落,脸上写满了不相信的神色,鲜血染红了道台,而后他仰天栽倒了下去。

  铮!铮!铮!

  神之序曲响彻云霄,三尊祖王再度毙命。

  剩下的祖王都是骇然,都停止了攻击,四位恐怖的祖王被斩,让他们失去了勇气。

  这是一副让人难忘的画面,一个浴血的白衣男子盘坐古琴前,超尘脱俗,被花雨缭绕,镇住了一群古王,没有一人敢妄动。

  演武台下先是沉寂了一瞬,所有人,不论是人族修士亦或者是古族修士,都是在这一瞬间像是被凝固了一样。

  任谁都没有想到,区区一位人族圣人,却可与这么多祖王对峙!

  下一刻,震天的欢呼声,从满场人族修士的口中传出,这一刻,太古万族连日以来给场上的人族修士所带来的压抑感一扫而空,所有人的口中都在高呼一个名字。

  “姜太虚!”

  “神王盖世,无可匹敌!”

  “绝代神王,举世无双!”

  满场皆是欢呼声,这一刻,那一身白衣在众多人族修士的眼中犹如真正的神灵,力挽天倾,扛起了人族的一片天!

  “哈哈,我人族的圣人,一人就足以镇压一群祖王,太古万族又有何惧?”

  “不错,就算是这么多祖王齐至,还不是要被镇压,我人族早已崛起,谁还能轻蔑?”

  有人开口,满满地自豪。

  这种话很轻狂,可是却得到很多人的赞同。

  神王的绝世风采,让他们感觉太古万族也不过如此,这么多祖王都奈何不了一人。

  可是就在人族许多修士振奋的时候,天空中却有冷漠的声音响起。

  “都过去这么久了,人族还没有屈服吗?尔等是怎么办事的。”

  五道绚烂的光华从天而降,为首之人竟是一位圣人王,紫发披散,身材高挑。

  在其身后的四道身影都是古王,虽无法与他相比,但却也是足够惊人了。

  他们一步步走来,神色冷漠。

  气息恐怖至极!

  “是万龙巢的祖王来了!”

  瑶池中有太古族各部看到这五人后,都是站了起来,神色惊喜万分。

  就连刚刚被姜太虚一人独自镇压诸王的震撼心情,也减弱了几分。

  因为现在到来的这五位祖王可都是不凡,和先前来的那些祖王不同,并非太古万族中的小族。

  而是真正的皇族,出过古皇的种族,曾经统御过万族,天下臣服。

  而人族的修士们原本刚刚还沉浸在姜太虚一人镇压了在场诸王的激动心情,也一下子沉了下去。

  居然……

  又来了五尊祖王,神王他还能够抗住吗?

  可是刚刚神王的表现太过惊世,一首神之序曲镇压诸王,人族修士们虽然心忧,但却并未胆怯。

  反而期待白衣神王,能够再次挽天倾,扬人族之威,让这些古族再也不敢轻蔑。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五尊祖王到来后,自天空中又落下四道身影,个个缭绕神焰。

  他们神色冷漠,冷笑着看着瑶池内的所有人,高高在上的俯视。

  人族修士们都是面色难堪,居然又来了四名祖王,这种数量……

  “是原始湖的人,他们也来了!”

  而瑶池内的古族生灵,却是欢呼雀跃,崇敬地低头。

  原始湖,曾经同样是出过古皇的种族,可以和万龙巢比肩。

  “还没有结束吗?还需要我等来进行收场。”话语落毕,又是三尊古王降临,灰色雾霭弥漫,气息吓人。

  还来?

  人族这边的修士全都面色难堪,心如死灰。

  这么多人还怎么打?

  纵然神王战力绝世,可以一人独自镇压诸王,但现在却又出现十二尊古王,且当中有一个圣人王,真的还能够力挽狂澜吗?

  这种数量上的差距,实在是太过绝望。

  “天要绝我族圣人吗?”有人族教主悲叹,这是一个让人无言的局面,真的差太多了,让人心中无力,莫名伤悲。

  “原本以为来了这么多祖王,早就该拿下人族了,没想到居然拖延到我们降临,真是耻辱。”虚空中出现两名男子,每一根毛孔都在发光,让人难以正视。

  “是他们,双子祖王!”太古族各部惊悚,这两人长的一模一样,他们的威名传太古,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而可怕的是都为圣人王。

  共来了十四尊祖王,其中有三位是圣人王,这样的场面已经预示了结局,让人族沉默。

  而这还没有结束,自天际尽头有九头可怕的古兽奔跑而来,每一头都是大成的王者,恐怖无边,皆为太古凶兽。

  它们拉着一辆古老的战车,踩踏过高空,犹如天庭的神鼓在擂动,响彻云霄,震慑人心。

  九头大成王者级的太古凶兽,只能用来拉车,这样的出场震撼人心,让人浑身冰凉,寒毛都倒竖。

  “轰”

  九头太古凶兽驻足,古战车停了下来,一股滔天的气息弥漫而出,走出了一尊恐怖的祖王。

  雾气缭绕,一片迷蒙,将他淹没,即便有天眼通也看不透,只有一双青色的眼眸露出慑人的光,隐约间可见到一条高大的身影,如一尊魔神一般!

  “堕天王!”

  “他居然也来了!”

  瑶池内的太古族各部,彻底地震惊,对来人的身份都是惊讶。

谷</span>  这是一尊无上的存在,有望成为大圣,已经屹立在圣人王的绝巅,只需要再踏出一步,就能够成为这天地间仅有的几位大圣,真正主宰世间沉浮。

  “见过堕天王!”

  而在这位有望大圣的祖王到来后,原本先前到来的祖王们,都是上前见了一礼,连那些出自皇族的祖王也不例外,可想而知他身份之高,实力之可怕。

  到了这一步,人族修士彻底没有信心了,这还怎么去对抗,这个堕天王一出,白衣神王再逆天也无用了。

  二十几尊古王,再加上这名有望成为大圣的堕天王,如何去打?

  “不得不承认,人族已经不像是太古前的那般,人族也有资格与我古族平起平坐了。”

  堕天王走下了战车,他看向了台上的神王姜太虚,眼神似乎有几分欣赏,但是……

  下一刻,他的声音逐渐变得阴狠起来,声音森冷:“不过,依我看,人族还是继续像太古前那样,为我古族所奴役为好。”

  此话一出,整个瑶池内的人族修士们,都是坐不住了。

  “想要让我人族继续成为万族的血食,以为还是太古前吗?”

  “别忘了神灵谷的下场,我人族可是有大帝存世,难道你们也想步他们的后尘吗?”

  群情激奋,甚至有教主级人物战胜了对这些祖王的恐惧,站出来进行斥责。

  可是就在所有人族修士,都是满面怒容时,在场的祖王们却都是冷笑,看待的目光如同蝼蚁。

  下一刻……

  轰!

  在场的祖王身上都是齐齐爆发出强悍无匹的气息,竟然是天地都是摇撼,整个高台之上的大帝阵纹一瞬间全部亮起,对抗这股的可怕气息。

  前所未有的恐怖!

  “人族,自古孱弱,老老实实地继续成为我太古万族的附庸,为奴为婢,才是你们人族的本分!”

  堕天王声音森然,气息犹如渊海一般向前压过去,就算是有大帝阵纹隔绝气息,也令瑶池内的人族修士们感觉一阵窒息。

  原本群情激奋的人族修士们,都是脸色苍白,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他们愤怒无比,可是只能够死死地捏紧拳头,怒目而视。

  可是面对他们的怒目而视,在场的祖王们却没有一人放在心中,甚至觉得很搞笑。

  太可笑了!

  不过是在趁着他们太古万族尘封时,占据整个天地,却自居是这片天地的主人,在他们复苏后还不来勤见就算了,居然还妄图和他们平起平坐,而现在居然还敢对他们怒目?

  “我人族兴盛,早已不是太古年间,圣人又如何?便是大帝都出了数尊,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孱弱。”

  在人族修士们沉默,诸多太古祖王冷笑着的时候,姜太虚开口了。

  他神色平静,仿佛没有被接二连三到来的祖王影响到,仿佛一人也好,千万人也罢,始终如一。

  “呵呵,古之大帝?”

  万龙巢的祖王愕然地看了姜太虚一眼,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面对这么多祖王,眼前这位人族圣人居然还敢反驳,但很快他就是冷笑。

  “人族,就算是侥幸出了几尊古之大帝,也已经尘归尘土归土。”

  另外一名祖王也是冷笑。

  “而且你们真当我等会信你们人族在此世已经有大帝证道了吗?”

  一名紫发的祖王开口,眼中尽是不屑。

  在最初时,神灵谷被灭的确震慑很多古族,连他们这些祖王也是惊悚,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居然在无声无息间就灭了神灵谷。

  在那段时间,很多古族都是敬畏万分,甚至想要重新自封。

  就连太古的王族,也是望而生畏,小心翼翼,太踏马可怕了。

  可是很快,就有消息从皇族传到了他们族内,告诉他们并非是皇者出手。

  绝无可能!

  而据说是一位大圣所言,顿时就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什么人族大帝不可能是真的,早就该想到的。

  现在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人证道?

  这些狡诈的人族,不过是利用他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态,还是和太古前一样工于心计,卑鄙无耻。

  “而且就算是你人族真的大帝证道了又如何?我太古万族的古皇纵横九天十地,无人能敌,更是有不死天皇这种神灵般的存在,岂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大帝能够比肩的?”

  原始湖的祖王也是开口,极尽轻蔑。

  不死天皇,乃是太古万族心中的神,他们对其极尽推崇,甚至有多人认为他已经成仙,长生不死,到现在都还存活着。

  “不错,什么保安大帝,如果存在,只会被不死天皇虐杀,活不过一息,就会化为尘土。”

  “所谓大帝的意义,不过是为了衬托出我们太古皇的强大。”

  堕天王声音森寒,眼中有着冷酷的杀意,“可笑的是,你们这群人族,还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这次万族盛会,就是为了打碎你们的白日梦!”

  “你……”

  瑶池内的人族修士们,都是气愤填膺,这样的话语不仅是在羞辱人族,也是在侮辱人族大帝。

  “呵呵,你们以为我等只是在狂妄吗?也不想想我们已经立于此,你们所谓的大帝在哪里?怎么不见他来镇压我们?”

  “你们也不想想,现在这种天地环境,怎么可能会有人证道,简直就是个笑话!”

  堕天王神色冷漠,继续开口。

  他不断地说话,抛出一项项论据,声音中带着嘲弄。

  原本义愤填膺的人族修士们,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伴随着堕天王冷漠的声音,一个个顿时面色铁青,难堪到了极点。

  难道真的没有大帝吗?

  很多人族修士面上浮现出绝望之色,仿佛失去了底气。

  哪怕刚刚一群又一群的古王出现,虽然让他们恐惧,可是都没有真正的绝望过。

  因为他们人族有大帝!

  只要有大帝在,就算是成千上万的祖王又如何?与太古万族为敌又如何?

  可是现在……

  很多人族修士,都是茫然了。

  是啊!

  如果我人族真的有大帝存世,那么他为何还不出现?

  他在哪里?

  为什么不来镇压这些祖王,难道任由他们欺凌我人族吗?

  或许……

  只是我们所有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在自欺欺人而已。

  很多人都是苦笑,早就该想到的,怎么会有大帝存世呢?

  当初叶凡传言出人族有大帝时,并没有给出过什么实际的证据,可是很多人却都没有去思考过,就义无反顾地去相信了。

  并非他们愚蠢,而是不想要去拆穿,在太古万族的压迫下,他们需要一个精神支柱,有一个可以看见的未来,是他们给自己的一个慰藉。

  可是现在……

  梦终究是醒了,一切都破灭了。

  瑶池内的所有人族修士,脸色死灰,甚至有的修士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彻底地绝望了。

  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

  他们的眼神失去了色彩,一片灰白。

  人族……

  已经没有希望了,等待他们的或许真的如那位祖王所说将会回归太古年间,重新被奴役。

  可是就在这时,所有人万念俱灰的时候,却是有一人站了出来。

  “我不信!”

  叶凡走出瑶池,朝着堕天王大喊。

  “哦?”

  堕天王的目光冰寒,语气中绕有兴趣,盯住了叶凡。

  “谁说我人族没有大帝存在?”

  叶凡脸色不变,平静开口。

  他的语气无比确信,像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你们不是说你们的狗屁不死天皇还活着,大帝之所以不在场,就是为了去斩了那什么不死天皇。”

  “而且你们的什么狗屁不死天皇,在保安大帝面前根本不够看,杀他如屠狗,反掌就可镇压,一招就要被打的跪地求饶,痛哭流涕。”

  叶凡冷笑,面对所有祖王的怒视嚣张无比的开口,对不死天皇进行各种羞辱。

  你们对我人族大帝不敬,那我就羞辱你们心中的神灵。

  反正都是吹牛逼,看谁的脸皮厚。

  “混账,胆敢羞辱天皇!”

  “不知死活!”

  所有祖王都是震怒,就连那位未来可能成为大圣的堕天王也不例外,愤怒到了极致。

  不死天皇乃是太古万族心目中的神灵,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是真实的被践行了。

  叶凡的这几话,简直引爆了所有祖王,直接炸锅了。

  “小子,你该死!”

  “杀了他!”

  所有的祖王都是目光中带满了杀意,盯着叶凡有恐怖的气息覆盖瑶池,撼动天地。

  可是就在下一刻……

  天地仿佛在哀鸣,一股恐怖的皇道气息扩散至瑶池。

  在这一瞬间,原本正要对叶凡出手的祖王,都是神情呆滞,一脸地不可置信,望向天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