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在末世写网文 > 第3章 文明

第3章 文明


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过。

每天早上出去逛一逛,再回来码码字赚些点数,随意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睡觉,然后早上出去逛一逛…

枯燥,乏味。

幸亏多了旺财的存在,才让这样的日子多了些光彩。

旺财是一只德国黑背和中华田园犬的串,也不知道这是哪位神仙想出来的搭配。

不过这样也挺好,旺财完美地继承了父母的血统,既有黑背的聪慧活泼,也有田园犬的忠心。

总之除了半夜喜欢上床跟梁文抢被子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缺点了。

虽说每次梁文都会义正言辞地将旺财赶下去,但瞧着它那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又忍不住心软了。

这狗子撒娇卖萌有一趟的,难不成性别给弄错了?

为此他还特意在为旺财注射血清的时候掰起它的后腿来瞧了瞧。

有把,是公的没错。

“我还想着让你改名叫美妞呢…”

他的语气似乎有那么点失望。

别误会,梁文只是觉得‘美妞’这个名字特别好,不用可惜了。

旺财是只好狗,从来不会选择在梁文工作时瞎闹。

能做到这点就已经很棒了,也不瞧瞧末世之前有多少人总喜欢在别人干正事儿的时候跑去添乱。

它平时就趴在地上,默默等待着。

每当梁文对着窗外说出那句‘请各位明天再来捧场’的结束语时,它就知道现在是属于自己的时间了。

这时候它总会叼着自己心爱的塑胶球跳来跳去,企图吸引着良心的注意力。

球是梁文给它的,很结实,怎么咬也咬不破,这让它有些伤心。

难不成自己这一口锋利的牙齿已经变成了摆设?

于是它把球放进了自己的窝里,偷偷地在里头咬了两个晚上,这也是它唯一没去跟梁文抢被子的两个夜晚。

就算如此,它还是没能在塑胶球上留下丁点痕迹,所以只能放弃。

玩球的时间对于旺财来说绝对是每天最美好的时光。

它会将塑胶球叼到梁文的手上,然后愉快地大叫两声,等球飞出来,便会充分利用自己聪慧的大脑,提前判断出落点,在半空中将其拦截。

小样儿,狗爷我弄不破你,难道还不能阻拦你到处飞?

什么叫成就感?这就是成就感。

成就感是个好东西,它总会让人乐此不疲地重复着做相同的事情,以求在感受一次它的垂怜。

这对于狗来说同样如此。

一来二去的,旺财便迷恋上了这颗塑胶球,纵然有时候不能用它玩耍,看看也心满意足了。

于是梁文就欣喜地发现,与自己抢被子的不止是狗子了,旺财那家伙生怕小球着了凉,总惦记着给它盖上被子。

嗯,总之一切都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就如同往常一样,梁文绘声绘色地念完了新鲜出炉的章节,刚想与下头热情日子的丧尸读者们挥手告别,却听得远方传来了一阵夸张的声响,毫无意外地将自己的读者们全部吸引了过去。

是枪声,而且不止一把。

梁文的神情突然有些恍惚,他多久没有听过除开自己、旺财以及丧尸之外发出的动静了。

很快,火药发出的呛鼻的硝烟、满地肉块产生的腥臭混杂在了一起,布满了整个街区。

或许几百年前世界各地也出现过这样的场景,而肇事者宣称这是‘文明’。

曾经梁文对于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但现在他只想仰天长啸。

真好,‘文明’来了。

“西郊第五区街面清理完毕,请幸存者不要再发出声响,也不要随意走动,等待救援。”

“西郊第五区街面清理完毕…”

“西郊第五区街面清理完毕…”

同样的话语重复了三遍,每一遍都像一把重锤一般砸向梁文的心尖。

他瘫坐在地上,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很快就浸湿了身上这件洗得发白的衣裳的领口。

从第一声枪响开始,旺财就趴在了窗台前,一个劲地向外头咆哮着。

现如今看见自己的主人这般模样,声音便渐渐弱了下来,变成了可怜巴巴的呜咽。它跑到梁文身旁,轻轻地舔舐着他脸上的泪水。

梁文一把将它抱在了怀里,鼻涕眼泪全落在了旺财身上:“是人…他们听到我的声音了…他们来救我了…”

他以为这一年多的独孤早就将自己的内心打磨得更顽石一样坚硬,现在发现事实并不如此。

这样也好,人心终究是人心,是会跳动的,跟个石头一样的算什么事儿嘛。

搜救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梁文也足足哭了两个小时。

直到敲门声响起,他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抹抹眼泪站了起来,去开门时顺便跑了趟洗手间,将挂在脸上的泪渍冲洗了一下。

他想用体面的姿态去迎接救援者的到来,即使红肿的眼眶早就揭露了内心的激动。

门口站着两人,全副武装的,根本看不出相貌,只能通过身材判断出这是一男一女。

这二位始终保持着警惕,就算梁文多次向他们解释了家中是如何安全,但他们依旧选择站在门外,手中的枪始终不曾放下。

这很有意思。

梁文这一个在丧尸堆里独自生存了一年多的幸存者对于面前的救援者们展现出了最大的信任。

而那些始终与其他人类生活在一起的救援者们却不肯对他放下戒心。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待在这儿,要么跟着我们走。”

男子再次拒绝了梁文的邀请,自顾自地抛出了个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的选择。

梁文大喜忘外:“走啊,我跟你们走!”

他走进了屋内,又说道:“等我收拾收拾。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狗子,叫旺财。”

始终在一旁警备的旺财听到主人在叫他,连忙摇晃起了尾巴,显得很是憨厚。

“它是只好狗,就是有点废被子…”

话音未落,梁文惊恐地发现男子竟然举起了枪,而瞄准对象正是旺财。

“你想干嘛?!”他下意识挡在了旺财身前:“它不是丧尸。”

“可它是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