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天龙八部续之风云再起 > 第70章 六脉神剑 花园大战

第70章 六脉神剑 花园大战


褚鹏程与古崇禹也咬牙准备挥兵器而上,段誉大声喝道:“站住,都不许动!”

王语嫣拦住三人:“你们是到不了他们的近前的,陛下还怕六脉神剑伤着你们,你们近不得啊,还是赶紧看一下傅驰的伤吧?”

三人只有咬牙切齿的抱住傅驰,退下,段誉已然恼怒,下手也毫不留情,左手商阳剑一指点出,右手少泽剑紧随,逼退了张狂,猛然间转身,运起凌波微步,冲向刘风,左手突然一阳指点他右肩,刘风稍愣,就被点中了穴道,段誉离刘风太近,刘风已经被点中穴道,动也不能动,张狂想救也是无能为力,段誉右手举起便准备拍下,一下子就可以要了他的性命,张狂呼吸急促的喊:“大哥!”

刘风已经闭上了双眼,段誉怒吼一声,“啊”一掌运足了力气拍下去,眼看这嚣张一时的明教第一天王就要死在大理皇帝段誉的手中,可以说,他这一掌可以说是世间最厉害的一掌,是无坚不摧的..却突然窜出来一条人影:“父皇,不要啊...”

“嘭”的一声,段誉已经一掌落下,一条青色的影子被打入了荷花池...然后是一团彩色的影子,一群人影!

木婉青看的清楚那青色的身影是段逸尘,当那影子掉入了荷花池中,木婉青扒开众侍卫,冲着荷花池大喊:“尘儿,尘儿..”

趴在栏杆上开始像丢了魂魄似的垂泪不止,朱尽忠第一个跳入了荷花池:“二殿下...”

段誉也愣在了当场,不知道为什么逸尘会突然冲出来,而且还接住了自己那开山碎石的雷霆一击,眼睛发直,直直的瞅着水面.

张狂瞅准机会,轻身掠过水面,抱住刘风,一点荷花,纵身飞起,用脚踢下十来名禁军,跳出了宫墙,宫墙外面却传来了刘风的声音:“多谢段皇爷手下留情,感二殿下大义,他日相谢,今日在下前来是想告知段皇爷,三公主殿下安然无恙..”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荷花池旁边一下子又“扑通扑通...”的有好多的人跳入池塘,段誉此时已经再不顾忌什么?摔掉皇冠,一纵身窜入了荷花池:“尘儿,尘儿..”

当然段誉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掌的力道有多大,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接的住的,定然是粉身碎骨而已,段誉在池塘里如发了疯一般的乱撞,池水打的眼睛根本看不清楚方向,只是一味的乱捉摸.

朱尽忠喊:“陛下,在这里..”

终于,逸尘被捞了上来,是抚琴八姐妹把他找到的,原来逸尘听说有刺客闯入皇宫,就连忙跑过来想保护父皇安全,而八女也是随逸尘而来正好到此见到段誉要杀了自己的知交好友刘风刘语诗,想阻止已经是来之不及了,想也未想,趟开凌波微步,一闪身到的近前,别人也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八女想紧随而上但是却还是晚了一步,只有陪他在中了段誉的全力而发的一掌后一起掉入了荷花池中,八女湿漉漉的抱着已经紧闭双眼的逸尘:“主人,主人你醒醒啊?”

“公子,公子您还听的到吗?”

“呜...”玉棋已经开始哭了起来!

段誉一边摇头一边拉开众人,眼泪已经开始落下,木婉青当然知道段誉的那一掌到底有多厉害,眼泪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她晓得,就算是天下第一流的绝顶高手也是必死无疑,心下一着急已经昏了过去,王语嫣连忙派人将她抬回宫里,在场的所有人好象都没有了主意,全场静静的,只听到八姐妹和钟灵的哭声。

段誉猛然间大声的喊:“快..快给朕传御医!”

逸尘被抬到了静凤宫,段誉用手轻轻的是试探,早已经气息全无,段誉感觉可能是给自己震碎了心肺,怕..脑子里是一片的空白,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太快了,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尘儿,你这是何苦呢?”

现在混在了御林军中的求自诚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自己也根本没有想到事情还会发展成眼前的这个样子,他当然知道段誉的武功如何,看情形这段小王子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于是淡淡的退了出来,连夜就禀告丐帮的长老,率领丐帮的弟子全部退出了大理,并且派人报信给河南嵩山少林,一起赴江南姑苏,寻慕容传人慕容静雨姐弟做一个理论,待事情真相大白后再同赴明教总坛..自此,丐帮与大理的争斗才告一段落!丐帮举帮而发江南,后话细表...

御医把过逸尘的脉搏后,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上:“陛下,陛下老臣罪该万死,请恕老臣无能..!小王子已经归天了!”

此语刚落,王语嫣和钟灵都摇摇头淌下了泪珠,而玉棋却一边哭一边喊:“不会的,公子是神仙下凡,公子是绝对不会死的,真的不会的!”言语之间那么的坚决,那么的自信!

抚琴搂住玉棋:“二妹...大姐知道公子是对你最好的,你要听话,公子是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的!”说着话,也已经是泣不成声,八女都一个个哭成了泪人,围着逸尘的尸体不让任何人到他的身边!

大理三公也赶到,一起跪倒在段誉的身边:“陛下请节哀..”

段誉的眼睛发红,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自己最心爱的儿子被自己一下子打死,这个现实该如何的面对,如何的接受,想当初大哥萧峰亲手打死自己最爱的人阿朱时的感受,自己现在是亲身体会那痛不欲生的痛楚,心如刀绞,又好象有一根针在一下一下的刺着自己的心扉,那么的疼,那么的无可奈何?

段誉慢慢的走到荷花池边,趴在池塘边的白色石柱上,眼泪一滴一滴的开始坠落...

木婉青醒过来立即赶到了静凤宫,见到室内的场面一下子又哭昏了过去,钟灵眼睛红肿,在一旁静静的伴着她:“木姐姐..”

抚琴好象还不相信主人已死,擦几下眼泪,放开玉棋,拿起逸尘的右手,与他双掌相对,看样子要为逸尘输入真气,王语嫣上前搂住她:“傻孩子,没有用的..!”

玉棋见大姐如此,也从地上爬起来,拿起逸尘的左手,一运气向他的手掌传过去,却突然“砰”的一声,玉棋好象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弹了出去几丈之远,“啪”摔在宫墙上,众人全都塄住了,只见玉棋挣扎着靠在墙上,一下子吐出来一大口鲜血“哗”,却马上爬起来,而且是面带笑容的讲:“公子,公子没有死..”

说完头一歪就再不省人事!

朱尽忠连忙报告给段誉,段誉擦掉眼泪快步跑了过来,分开众人,拉起逸尘的右腕,稍运内力,手竟然一下子给弹开,又惊又喜,再试,又被弹开,第三次加足了力气,可是竟然被连人一起弹出去,段誉在空中一个倒翻身,站在地上还一连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在场的所有人都擦亮了眼睛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没有了人再哭,一起看着逸尘,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抚琴扶起玉棋躺在一边,此时也无法分得什么主仆了,人命关天的,御医止住抚琴,不让她再移动玉棋,上前为玉棋把脉,随后从布袋里抽出来几根金针,为玉棋施上。

段誉站稳后还暗自吃惊,自己的内力竟然压不住逸尘的内力的反扑,要是朝儿在就好了,可是说不定两人的功力恐怕也难以抑制住这在逸尘体内奔腾的好象大海一样的内息,他已经感觉的出来,逸尘体内那股内息已经是深不可测,自己刚才的那一掌是绝对伤不了他的内脏的,如果他当时反抗的话,现在受重伤的恐怕就是自己了,他到底是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内力呢?

看样子,他是被自己强大的内力一拍与体内的内力自主的反抗气流相对,逸尘本身又不想反击,所以一下子加以抑制就给震的昏了过去,现在段誉自知无法压制住逸尘体内的气流,这可该如何才能把他救醒呢?站在一旁努力的思索着,不再言语!

身边的高升泰看出了端倪:“陛下,二殿下可是无恙?”

段誉摇头:“这..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啊,此时尘儿体内竟然有一古巨大的不可想象的内息,就当初朕一样,可是他却控制的收放自如..”

所有人听到,都是大吃一惊,这位段小王子处处透漏着神秘,高升泰道:“陛下,那何不先压下小王子的内力,将其救转醒过来呢?”

段誉小踱几步,“朕也是如此想法,可是,你可知道,朕用全身的功力竟然还是无法压制住他体内那庞大的气息,内力输入好象小河入海,仿佛北冥神功的气路,可是却又突然反噬,如泰山崩顶,让人挡不可挡,险些让朕受严重的内伤!”说完皱起了眉头,所有人听段誉如此说,全都感到是不可思议的,连段誉的内力都压制不住那是何等的庞大和诡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