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天龙八部续之风云再起 > 第26章 急中生智 茶亭论道

第26章 急中生智 茶亭论道


小路上有好多过往的行人,凡是拦路者一概抛入江中,口中兀自骂骂咧咧:"快散开!谁要是敢拦爷爷的路,爷爷将你们一个个全扔进江中喂王八...把你们噶嚓噶嚓!"向着远处喊:"师弟,你且休要得意,大师兄就在你的身后!"南海恶神的背影如风一样闪过,好多人被莫名其妙的抛入江中,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没有被抛入江中的人都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也是开始骂开:"整个一个疯子?"

"他跑的比风还快!"

"肯定是家里死了人,前去奔丧了哼?"

逸尘总算是松了口气,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按了按胸口,又摸了摸衣服里的包袱,稍感欣慰,!

大难刚过,竟然脸露笑容仿佛浑然忘记了肩上的伤痛,把包袱一扬,挂在右肩,一下子碰到伤口,才"哎呦"一声,连忙跑了几步,走近那间小店,见是一间茶舍,捡个地方坐下:"小二,快来杯热茶,哎...累死了!"不时的用手触摸伤处,很是痛楚,一下子又龇牙咧嘴!~

突然听到对面有人说话:"这位公子好聪明!"

逸尘抬眼向那声音来源寻去,只见自己对面坐着一位道士,大概三十岁左右,一撇羊须,右手持拂尘靠肩,左手捧茶杯,正在向着逸尘微笑。

此处正对那拐角处,这道人想必把适才的那一幕瞧的清楚,所以才会语出此言:"公子,好聪明,急中生智,令贫道佩服!"

逸尘也不及谦虚,此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累的一下子喝了一整壶茶:"谢道长夸奖,我不过是被追的急了,拿此做赌注罢了,还已经被他抓伤了呢!倒是叫道长见笑啦?"说着话伤口处又疼起来.

那老道一甩拂尘:"无量天尊!"走了过来"如蒙不嫌,贫道闲时粗于丹药,此时正好带了一瓶金创药,应是当具疗效!"说着话从腰间解下一白色的药瓶,轻轻的在手指上倒出些许沫状的白色药粉。

逸尘本要推让,可是的确疼痛难忍,药虽然不能立时见效,但是定然可以暂缓疼痛,于是便起身:"在下先行谢过道长啦!"

老道示意他坐下,帮他撕开衣裳,将那药粉敷于伤处,没想到那药粉刚刚及身,逸尘只感到一下子凉爽起来,却突然见没有了疼痛的感觉,扭头见那伤口正迅速的愈合,大感惊奇:"谢道长赐赠仙药!段逸尘感激不尽,日后定当加倍报答!"

老道双手合十:"无量天尊!公子不必客气,刚才公子自称姓段?"

逸尘毫无疑虑的回答:"在下段逸尘!"

"哦?原来是大理国姓!看公子衣衫打扮不象是寻常百姓,不知可实得大理贵胄?"

段逸尘心无城府,哪知道江湖险恶?他朴性自然,根本不会稍稍动心机,见老道主动赠此良药,使自己立止疼痛,当是感激不尽!

老道见他不言语,以为他不想回答,所以微笑:"哦...如此,请恕贫道多事!"

逸尘连忙道:"道长误会,失礼失礼!适才在下心中想些事情,失礼失礼,逸尘赔罪了,还望道长海涵!"

老道见他心性憨正,甚是诚恳自然"公子言重了,贫道适才只是看施主衣服进而猜想而已,当今大理国皇帝陛下段讳誉,并无兄弟,所以呵呵,贫道多想了!呵呵,无量天尊!"此处乃是大理境内,百姓言及皇帝当然是有所顾及了!

段逸尘微笑:"原来如此!当今皇帝便是我的父皇!"他未涉江湖,不知道江湖险恶!这话脱口而出!

老道连忙起身:"啊?失敬失敬!恕贫道眼拙,原来是太子殿下,贫道失礼之处还请太子殿下多多包含!"

逸尘连忙还礼:"道长言重,我不是太子,我大哥才是太子,我被父皇封逍遥王!"

道长又告罪:"小王爷千岁,适才贫道见小王爷脚下步法轻功疑是凌波微步,此时听小王爷一言想必不错吧?"

"道长好眼力,我自幼厌武,我段家武功,不怕道长见笑,我一个也学不来,倒是当年二伯逍遥派的几项神通,我是只学了此套凌波微步,当真是逃命的步法,可也不太会用!你看!"说着将肩头移给那老道"如果是我大哥,他当然就不会跑了!"

老道抚须说道:"贫道想也是,太子殿下在武林排行榜上高居第二,绝对不会怕此怪人!"

逸尘一听,颇为自豪:"那是,我大哥自由习武,去年中秋与父皇比武,竟然与父皇旗鼓相当...哦...失言...失言!"

老道不由自主的"哦"了一声,因为他知道,二十年前,段誉的武功已经排名天下第三,那只是排而已,萧峰第一,虚竹第二,段誉第三!谁也没有见过三人动手过招,所以只是按三人的长幼而排!

萧峰乃是江湖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自是非凡!

而虚竹却屡遭奇遇,得逍遥派三大高手的百年功力,段誉则是因缘际会学得凌波微步北冥神功,最后又集段氏六脉神剑之大成而无敌于天下!此三人乃是江湖中难得一见的高人.如此但凡江湖中人,只要武功能练到他们的十之五六已经是非常不易了!所以来说,这些年来在江湖中排名在前十位的也是与他们差之千里,江湖中人都晓得此理!

而此时逸尘却说排名天下第二的大理太子殿下段逸朝竟然与其父段誉不相上下,老道见逸尘的率真绝对不会欺骗自己,于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练的那出神入化的神功吗?

老道做尊敬状问:"太子殿下果然名不虚传,想必那大理段氏险些失传的六脉神剑也已经被太子殿下练的青出于蓝了吧?"此语仿佛略带试探.

逸尘仍然是毫无顾及:"不不...道长这次猜错了,我大哥根本不会六脉神剑,只是学了那一阳指神功,父皇曾经言道:这六脉神剑恐怕世上再无第二个人学得会了!"

老道眼睛才又皱起突然又放开:"原来如此,想小王爷平日无暇习武定然是精于政事啦?"

逸尘脸上一红,微微一笑:"惭愧惭愧啊,到是让道长见笑了,在下从来不问政事,烦也会烦的头疼,那些军国大事全由我大哥一个人处理.我被父皇封为逍遥王,也乐得不去理会那些俗事,当真逍遥的很啊?闲时引酒赋诗,研于易理弈卜,阅些老庄,孔孟之道?"

老道一听,喜上眉梢:"小王子亦精于易理乎??"

逸尘客气道:"稍有涉猎,不敢言精!"

"小王子过谦了,贫道苦苦追寻道之真谛二十余年,仍是难启迷津,想请教小王子赐教,何谓之道?"老道一听逸尘研究易经,立即来了兴致!

段逸尘自幼就喜欢与人辩孔孟,谈僧论道,此时竟然听到有人要自己述道之真谛.这可真是他的拿手好戏,顿时已经忘记了刚才那危险的情形,乐自心生,非一吐自己心中的那"道"不可.

段逸尘与段誉年轻时是一模一样,一旦对某些事情感兴趣,定是要研究的透彻,而且是不眠不休,当日与朱丹臣辩"道",对的他哑口无言,句句都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朱丹臣暗叹此子之痴比皇帝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果然,逸尘决心要一吐为快,倾自己对道的见解:"赐教不敢当,在下可是要献丑了,所谓道,老子在<道德经>的开篇第一句就是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在下想是只能领悟而不可状言,冠之以道的称谓,想是老子的一生最得意之做,可能是道的学问太过于玄妙,太深奥,非一本<道德经>区区五千言所能道明的,而我在幼时看<易经.系辞>中有言道,一阴一阳谓之道,把阴阳的交替变化就叫做道,如此说来,所谓道,并不是再那么神秘,天与地,日月,水火,动静,上下,生老病死,男女,雌雄,等等世间万物,依在下愚见,所谓道者,普普通通,可是又包罗万象无所不有,就是简简单单的自然的变化规律,万物以此为契机而引申演变,老子在<道德经>中又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想就应该是这个意思?"

一语既毕,老道是一脸的惊讶:"小王子如此年纪竟然对道的见解如此的精论,令贫道是钦佩不已!"说完,站起身鞠了一躬,逸尘连忙起身还礼!

想此老道钻研"道"二十余年,参不透道者何物?直到此时,逸尘一番对话,竟然令他才茅塞顿开,自然是欣喜非常,心中的那份迷茫是一扫而光,更是从心理引逸尘为知己,对他的见解是倍加推崇!

逸尘也是非常的兴奋:"道长言重,在下所学甚陋,只不过初窥门径,岂敢言大,惭愧惭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