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一世之尊之执掌轮回 > 第四十八章 突围

第四十八章 突围


  “嗡......”

  低沉的声音响起,两扇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乌压压的一片兵马鱼贯而出,分成三队。

  犹如三道钢铁洪流,向三个方向冲击。

  沈石等人与一众江湖人士藏身在往西北方向冲去的这队人马中,他们处在中间位置,两侧尽是勇猛彪悍的将士。

  队伍的最前方,正是那位年轻英俊的小将,陈冲!

  夹杂在无数兵马之中,沈石只觉自己凭空得了无穷力量,似乎可以打破一切。

  “这就是团体的力量!”

  沈石心中想道,心中却是想着另外两支队伍。

  其中一个队伍往他们相反的方向,也即东南方向冲去,另一支队伍冲着西辽敌军包围圈种唯一的缺口,正南方向冲去。

  之前陈冲跟他们讲过,西辽为避免他们死战不退,令他们遭受重大损失,因此故意留下一个缺口,让黄龙关之人心中升起一丝逃跑的希望。

  这样一来,因为有了生机,便不会有拼死抵抗的勇气。

  但那缺口,暗中定然有埋伏准备。

  只是,即便这种事情大部分人心知肚明,或许一开始不会去思考从那缺口处逃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定然会有人心生慌乱,放弃城池,想要从那缺口处搏上一搏。

  这便是围三缺一!

  而另外两支队伍只是为了分散敌军的兵力,因为一队往东南方向,一队往那南方缺口处冲去。两支队伍可以灵活的互相支援,想要阻拦下来,便需要更多的兵力。

  西辽大军发现黄龙关有人想要突围,顿时行动起来。

  沈石这支队伍与敌军相接,顿时血气弥漫,断肢齐飞,但西辽大军的士兵甲胄缺少,刚一接触之下,竟然有些溃败之势。

  只是,沈石发现,陈冲的脸色却越发显得凝重。

  陡然间,沈石只觉压力突然倍增,周围的西辽兵士气势竟猛地高亢起来。

  喊杀间前赴后继,不畏生死,不知疼痛。

  沈石等人因着在队伍最中间,压力较小,此时身上并无半点伤势,在陈冲的嘱托下,就连真气都是损耗极少。

  按陈冲的说法,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们能节省多少体力就节省多少体力,若突围成功,还有更严峻的考验等着他们。

  一路突进。前方仍是人山人海,身上变成血色,皆是西辽与黄龙关兵士的血液。

  这时,马蹄声传来,只见西辽军队中,一堆身披重甲,骑着高头大马的队伍冲击过来。

  “不好!是铁骑军!阵营收缩,不要被他们冲散了!”

  陈冲大喊一声。

  铁骑军乃是西辽最为精锐的兵士。

  西辽自古便是蛮荒之地,西辽之人天生身强体壮,铁骑军乃是从西辽人中选出最为精壮的男子,加以严苛训练,给他们披戴上铁甲,刀枪不入。

  那马乃是西辽的特产,速度快、力量大,且耐力极强。

  铁骑军最适合在两军交战之时用来冲散对方的阵营。

  阵营收缩,铁骑军从侧面狠狠冲来,一时间,风凄厉、马嘶吼。

  “我看我们的阵营怕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张元上看着这般情况,沉声说道。

  “等会若阵营被冲散,大家若在一起还好,若没有在一起,就各自保重吧,仁慧,你一定要跟紧我!”

  仁轩说道。

  “诸位,准备拼命吧!”

  沈石深呼口气,阵营外围的黄龙关兵士已然被冲垮,此时几匹高头大马正直直冲着阵营中心奔来,但在周围人的齐心协力下,仍然被斩杀倒地。

  对付铁骑军的最好方式便是斩马腿,只是阵营缺口已现,越来越多的西辽兵士涌了进来。

  整个阵营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沈石面色凝重,周围皆是西辽敌军,此时正拿着长枪捅来。

  “我竟然落单了......”

  沈石咬了咬牙,龙象般若功运转,整个人顿时壮硕了不少,就连身高似乎都高了一点。

  长枪捅来,沈石手持坤山剑,狠狠挥动,将临身的长枪全部斩断,然后欺身上前。

  当此场面,必须赶快突围,冲到西北方向的群山之中,不然即便自己有龙象般若功护体,可在这战阵之中,自己真气早晚枯竭,到时候,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沈石脚步不停,敌军虽多,但实力想对自己来说较弱,自己只要小心,别被人用枪架住,动弹不得,暂时不会有太多危险。

  蓄气大成境界,尚未与天地相通,真气数量有限,沈石在西辽兵士之中辗转腾挪,只用真气保护好自己的要害地方,身上也渐渐多了许多伤口。

  伤口虽多,却都只是轻伤,沈石坤山剑不断挥动,势大力沉,且锋利无比,长枪触之即断,肉体碰之则或横飞或分为两截,剑影闪烁,血液喷洒。

  周围的西辽兵士眼中露出骇然,眼前这人如同神魔一般,往往一次攻击自己这方便有人枪断人折,而他们明明枪捅到了他的身上,却犹如被什么东西阻挡一般。

  血液飞到沈石脸上,沈石舔了舔嘴唇。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希望大家都安全吧。”

  被冲散开来,沈石只能祝他们能够保护好自己,他此时也只能拼命向西北方向冲去,只是体内真气不断消耗,即便他一直节省,仍然有耗尽的一刻。

  “难道我真要死在这里。”

  沈石一剑挥动,一颗人头飞起。

  战阵之中,个人的力量太过微弱。

  “若我此次不死,定要用尽一切办法提升实力,若是能够达到外景,这战阵之中只怕也可以游刃有余。”

  “这位壮士,跟我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自己左侧传来,沈石格挡开突兀捅来的一枪,转头看去,只见陈冲满脸血污,冲了过来。

  “陈将军!”

  沈石说道,心中有些欣喜,手中动作却是不慢,坤山剑舞动间,又有两名西辽兵士被斩于剑下。

  “这位壮士,我们一起冲出去!”

  陈冲说道,与沈石背靠背,往前冲去。

  沈石后背不用防备,轻松不少,行进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在他感觉,陈冲的实力似乎大致相当于两窍境界,两人合力,冲出去的可能性不小。

  沈石瞄了眼西北方向的山林,战阵之中,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沈石只知道防守与冲杀,不知不觉间,距离那山林已经不过一里的距离。

  “若是没有阻挡,我“流星赶月”全力施展下,怕是一会儿就赶到了。”

  在这战阵之中,沈石也发现了自己的缺点,那便是步伐不够灵活,若是他步伐足够灵活,许多伤都可以躲避过去。

  “此次若是安全回归,定要再兑换一门注重灵活的轻功。”

  沈石心中想道。

  “不好!是耶律金!”

  陈冲猛然大喊一声。

  沈石只见一名身披黄色盔甲、长相狂野,雄武有力的大汉拿着一把长刀冲着他们奔了过来。

  “这位壮士,这耶律金比我实力高出一筹,他一来,配合周围的敌军,我们两人怕是都走不掉。”

  陈冲沉声道。

  听到陈冲的话,沈石心中一沉,此时距离突出重围已然不远,结果出现这样的变故。

  “怕什么,跟他拼了!”

  沈石说道,他此时真气已然不多,但也足够用出一次“辟邪剑”,把握好时间,一剑之下,当能要了这耶律金的性命。

  当然,这一剑之后,他将再无战力。

  “想要我死,你也得陪命!”

  “不!你走,这耶律金我来拖住他!”

  陈冲说道。

  “你......”

  沈石一怔,自己若走,陈冲一人在此,面对实力高出一筹的敌人与众多的敌军,怕是......

  “你若留下,我们二人合力,或许有一丝渺茫的希望冲出去,但更大的可能是我们二人都死在此地,我拖住他,壮士你趁机逃走,赶去苍龙城求援,只要能引来援军,守住黄龙关,我陈冲的命算什么!”

  陈冲说道,“若真能守住黄龙关,壮士你也未死,到时候便把这捷报少给我吧。”

  “快走!”

  陈冲猛然大喝一声,带着坚决与不容置疑,随后朝着那来临的耶律金冲去。

  沈石不再犹豫,眼见山林不远,龙象般若功全力运转,犹如人形猛兽一般,不管枪兵加身,坤山剑挥舞之下,横冲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