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忍界伐冰之家 > 第四十五章 反乱争夺

第四十五章 反乱争夺


  古杉卜水的问题,让早有准备的宇智波止水都大吃一惊。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竟然如此不看好我?”

  “从实力和地位出发,这不是一目了然么……”

  古杉卜水摊了摊手,一副十分坦然的态度。

  如果宇智波止水要是真觉得早已不再巅峰的宇智波家族可以和木叶村掰腕子,估计也不会选择用幻术控制同胞顺从村子的安排,而是直接将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志村团藏、转寝小春以及水户门炎等人用别天神驯服了。

  嘴上还在瞎咧咧,心里其实早就认定了,己方不是对手。

  如果非要一方受委屈,为什么是宇智波家族,而不是木叶村?

  “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么?”

  即便不愿意承认,宇智波止水也升起了悲哀的认同感,

  “矛盾是有,但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当年的初代和我们的先祖,排除万难建立了木叶村,与之相比,现在这点阻碍只是小问题……”

  “你这么认为也行!”

  古杉卜水放弃了劝说,自寻死路,谁也难不住。

  原本少家督还以为性格相对温和的宇智波止水比较好说话,现在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和绝大部分宇智波族人相比,“瞬身止水”的傲气一点都不会少,只是表现形式不太一样。

  因为实力强大,底气十足,所以就没有必要用蛮横的态度以及彪悍的作风来展示自己的个性。

  “瞬身止水”这个名头就足够响亮了,剩下的都是可有可无的点缀。

  待晚宴结束,宇智波止水回房间休息,准备明天一大早就离开这里,返回木叶村。

  紧急任务已经完成了,自然没有必要再多做逗留。

  待喧闹过去后,不相干的人离开,古杉卜水一个人来到露天甲板的阴凉处,吹着阴凉的海风醒酒。

  不知道过了多久,平静的海面上升起淡淡的薄雾时,一名女仆端着茶点走了过来。

  “少主,不顺利吗?”

  少见的赤红色长发,也皎洁的月光照耀下,也是如此显眼。

  “是红叶姐姐来了啊!”

  古杉卜水早有所料地回应道,

  “即便已经猜到了结果,真的被无视的时候,还是有些难堪的,本以为木叶村十多年的坚持,已经让我可以无视他人的眼光了……”

  “附近有人往来,说不定会听到,叫我红叶就好,‘姐姐’什么的……”

  “是啊!我可以任性,可总有人要承受代价,不是我,就是你!虽然贵为少家督,其实连身边的人也没法如臂使指,大家尊重我,但是更畏惧规则给我带来的地位……”

  “您以前可没有这么强烈的掌控欲!”

  红叶轻柔地笑着,递过来一杯加了点薄荷的果汁,

  “成长了,也更加贪心了!”

  “这样么……”

  古杉卜水不置可否地抿了一口冰凉的饮料,有点萎靡的就精神也提振了许多。

  “那几个人的查克拉波动,记住了?”

  “是的,尤其是宇智波止水,印象深刻,犹如带刺的双刃剑,锋芒毕露。这个年纪轻轻的天才,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温文尔雅,内心藏着一团火,而且……”

  整理了一下措辞,红叶继续说道,

  “透着让人敬而远之的危险……”

  “原本没想过这么早和他接触的。计划是等我从海之国回来,主持‘格斗之王’盛会,再去木叶村观摩今年的中忍考试,找机会接触一下的……”

  每年在木叶村举办的中忍考试第三试贵宾看台,古杉少家督都能有一个估计的位置,通常是和各国大名挨在一起。

  “所以,才紧急让我赶过来,记录下查克拉波动么?”

  “他是关键人物,我要通过这个人,观察一下,事情的进展是不是符合‘预料’。”

  未来的“蛇”小队最重要的一员——香燐,已经不可能再归于大蛇丸麾下了,如果没有体能治愈的协助,宇智波佐助能不能顺利刺杀志村团藏都是个疑问。

  代理火影也是火影,未来融合了初代细胞和万花筒写轮眼的志村团藏,实力是不差的,没有获得六道仙人“传功”的宇智波佐助胜得那么艰难就是明证。

  宇智波家族被剿灭,这件事山上下下都是无数巧合叠加在一起的结果。

  还有,体内有“随身老爷爷”的少家督,也想试试能不能利用卯之女神做点什么。

  “少主满意就好!”

  红叶端着果盘站在身边,娴熟地将甜点,水果,面包分成小片,方便古杉卜水取食,

  “我是继续和少主一起去海之国,还是在熊之国停留,等待召唤?”

  “一起吧!原本是想着让你在淤岐岛监视和马行动的,既然到了这里,就暂时歇一歇吧,反正也不必急于一时。”

  “谢少主体量。神乐心眼虽然是天赋秘术,资质至关重要,但……也要刻苦修行,查克拉消耗也不小!”

  错过了最佳成长期,也没有经受过系统的忍者教育,对红叶来说,是一件憾事。

  过后的弥补,哪怕也努力过了,结果依然不是很理想。

  当然了,活到老学到老,什么时候努力都是有益处的。

  “红叶姐姐,下次去木叶村观礼,你也去吧,香燐一个人在那里,也十分不容易……”

  “如您所愿!”

  少家督口中的不妥称呼,红叶也不好再三纠正了。

  以前的古杉卜水,是个比较愿意听从他人意见的性子,自从放弃了在木叶村忍者学校继续努力后,似乎有些不同了。

  香燐的身份,其实不好大张旗鼓地宣扬,红叶也一直努力不给女儿还有古杉卜水添麻烦,战战兢兢地维持着各方的和睦关系。

  “接下来,我们还要在这里停留几天。红叶姐姐先去保健室执勤吧,马上估计会有一批伤员要救治。”

  那些绝大部分死不足惜的流浪忍者们,会在追杀枇杷十藏的行动中损失惨重。

  其中,必然会有的无辜者牺牲,古杉卜水可以狠下心肠,却并不代表真的就无视他们。

  “必要的牺牲,我可以接受,但……能帮一个是一个,不是因为良心过不去或者虚伪的仁慈……”

  “因为可以,而且想做,就做了!我懂!”

  红叶柔声叹道,

  “少主,您这样的人,搁在战国时代,统领一个家族或者一方国度,会被当做傻子欺负的。没有切实好处的事情,没人会做,在竭尽全力压榨一切来提升战斗能力的秩序下,心软就是最大的弱点。不过,妾身很喜欢有这样的主上,让人觉得安心许多,至少不需要担心不明不白地被抛弃了。”

  “说得我都差点自满起来了,貌似这还是优点啊!”

  古杉卜水忍不住自嘲地笑道。

  前世的自己,虽然也算是个豁达的人,但绝对不是自愿那么“善解人意”的,世事逼迫人们不得不在人生路上辗转,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这一世的大富大贵,倒是成就了“富长良心”的真理?

  在忍界这种环境中,正直的人,想要出人头地,着实有点难。

  “论杀伐果断的本事,少主远不如老爷!”

  “无可辩驳!”

  这一点,古杉卜水也不得不承认,在杀伐果断,雷厉风行方面,自己远不如自己的父亲古杉正诚,甚至狠厉起来,母亲古衫琉璃也不遑多让。

  有了父母的庇佑,古杉卜水才有机会展示更多的谦和与仁慈。

  ……

  被紧急调遣过来的红叶,虽然难保被有心人注意到,但也要尽量隐瞒,不惹出非议来。

  有些事情,还要她来帮忙,所以两人并没有闲聊很久。

  分别之后,古杉卜水云淡风轻地回到了卧室,坐在窗前,关灯后,放开感知,查克拉不自觉地涌动着,面前的台面镜上,映照出了一个跪坐的身影,蓝白色长发披散身后,双脚耸立,瞳孔泛白。

  “又有什么疑问?我还以为你要和姘头重温旧梦,怎么……突然有空来礼神?”

  “别说得好像旧情人吃醋,一副泛酸的样子。那可是你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血裔后人,咱们好歹也算是拐了几百道弯的亲戚。”

  古杉卜水心情大好,不由得轻佻地笑道,

  “连‘姘头’都知道,你还真是学会了不少新词啊!”

  “你居然知道?这不可能!”

  “我知道的多了!世事维艰,一个正常人能够活到生儿育女,并将他们培养成人并不容易。如今忍界的人类,上溯千年,绝大部分都有共同的祖先!当然,这不重要……”

  随意敷衍过去的古杉卜水正色问道,

  “问个比较情绪化的问题。如果你破封而出,将当年的仇敌手刃,报仇之后,会将忍界毁灭,或者杀死全部人类么?”

  “这个问题,是不是傻?”

  卯之女神一副居高临下的鄙夷态度,冷然说道,

  “原本是属于我的农牧场,被邻居抢走了,我辛辛苦苦打败坏人,将农牧场夺回来,将满圈的牲畜杀光,鸡犬不留,庄稼全都铲除,农田抛荒撒上盐,然后将农牧场一把火全烧了,我图什么?”

  “咦?”

  这么一说的话,也有些道理。

  就跟前世各种环保组织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世界,其实就是在放屁,世界就在那里,哪里需要贪婪寄生虫一样的人类来保护?

  就算包括人类在内生物死光了,对世界也没什么影响。

  这个道理,放在忍界也是通的。

  大筒木一族需要更多的查克拉来“喂养”神树,忍界生机勃勃,自然能量更加充裕,不是好事么?

  如今的忍界,和千年之前的忍界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大筒木辉夜的地位,被一小撮人给取代了,底层的人类,未见得就比千年之前过得更加惬意。

  庄园主还会关心一下圈里的牲畜是否健康,有没有正常长膘,霸占了最大食槽的猪头领,可不关心体弱多病的猪小弟会不会病死。

  “那你们还真有那么点坚持‘可持续发展’道路的意思啊!就是……咱也是万物之灵长,被视为牲畜中的一员,挺让人不快的……”

  “神高居天上,牧养万民,有什么不对?你的先祖们也不是自诩为牧羊人,还豢养了一批牧羊犬努力表现,祈求我的恩赐么?”

  “就算是事实,也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嘛,委婉一点,让人好受些!”

  “你大概不需要吧!没见你对神有什么尊敬,我也不想浪费时间解释……”

  “你要是想要多出来放放风,最好别惹我生气。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有用,如若什么忙都帮不上,你就乖乖地待在小黑屋里面吧。”

  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的古杉卜水迅速转换了话题,

  “那个叫做宇智波止水的人,你看见了吧?身上那股让人浑身恶寒的味道,明显是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恐怕他也是觉得,有神奇的瞳术加持,可以做到别人无法完全的事情吧。”

  “也算有点本事,但……仅此而已。你很看重他?想要利用他做点什么,恐怕不容易!”

  “不,我想问的是,这种血继限界——写轮眼,你能不能拓印,并加持到通灵兽身上,哪怕只能视线一部分能力也行。”

  “几乎不可能,除非同样拥有相似的血脉!”

  “拥有宇智波血统的通灵兽,不可能有的吧……”

  情不自禁地回应着的古杉卜水,陡然间想起了什么,话语为之一滞。

  “怎么,有发现?”

  “嗯!异种生物融合这种禁忌技术,其实在忍界已经有了,只是被严格封禁,少有人知道!”

  古杉卜水自然也不会在这条路上太过深入,一旦沉迷太深,就会失去了为人的良知,下场可能还不如大蛇丸和药师兜。

  就比如古杉卜水即将去往的海之国,那里有被大蛇丸舍弃的实验室,一大堆人不人鬼不鬼的“海怪”,正在当地人的排挤中艰难求生。

  当然,这只是最粗浅,最低劣的融合方式,像大蛇丸的咒印,才是真正的高级货,能将重吾身上的天生能力移植给他人。

  虽然死亡率很高,到底算是成功了。

  古杉卜水将咒印的特性描述了一遍,后十分认真地对卯之女神问道:

  “你有没有类似的东西可以视线这种效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