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 第九十七章 使君竟是洪武之师

第九十七章 使君竟是洪武之师


  翌日清晨。

  丰州别驾吴胤来拜见崔恒,论官位职权,他尚在崔恒之上,可态度却放的很谦卑。

  在见到崔恒之后,吴胤直接躬身下拜道:“下官吴胤参见使君。”

  使君常用于对州刺史、州牧的尊称。

  作为丰州别驾这样称呼崔恒,显然,这是已经想尊他为丰州牧了。

  “无须多礼。”崔恒示意吴胤起身,也并未强调自己尚且不是丰州牧,笑道,“别驾千里而来,所为何事?”

  “为丰州寻一明主。”吴胤神情肃穆庄严,郑重其事地道,“我随陈抚县一路行来,在鲁郡所见所闻,犹如世外桃源,与外界乱世截然不同。

  “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业者有其产,家家有余粮,百姓安居乐业,更无家族门派横行跋扈之事,此为天下罕见之地。还请使君为丰州牧,救丰州黎民于水火。”

  “丰州牧,我已决心要做。”崔恒轻轻颌首,微笑道,“只不过,现在还欠缺一个条件,即一位现任州牧的表书。”

  “下官可为使君解决此事。”吴胤闻言立刻道,“我的兄长正是现任荆州牧,可为使君上表朝廷,推举使君为丰州牧。”

  “好!那就多谢别驾了。”崔恒朗声笑道。

  至此他登上丰州牧之位的程序已经齐全,只待表书写好,以及张漱溟到来,即可前往长丰州府上任。

  “是丰州百姓应该感谢使君您才是。”吴胤再一次躬身拜倒,态度十分谦卑地道,“下官近些时日一来,总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直说便是。”崔恒点头道。

  “下官观使君所施之政,无不类同于三百年前的洪武天王……”吴胤说到这里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道,“敢问使君是否看过《大同集》?”

  ——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两百八十多年前和三百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说话的时候并不会刻意区分。

  “哦?”崔恒闻言眉头微微上挑,笑道,“你竟然知道《大同集》?”

  “偶然得到过一二残篇,实乃至理真言!”吴胤的眼睛发亮,目光无比渴望地看着崔恒,“使君这边有,有几篇?”

  “你若想看,给你全篇也可。”崔恒笑道,同时默默收取了吴胤身上冒出来的黄光。

  这是求知欲产生的黄色光芒。

  虽然他手边没有现成的《大同集》,但现写一本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能将这样的思想传播开来,毫无疑问是一件好事。

  “全,全篇?!”吴胤激动地浑身发抖,颤声道,“自三百年前洪武天王失踪之后,《大同集》就被朝廷封禁,世间一篇难求,您这里居然有全篇,难怪能够如此完美地施政……”

  他明显是激动到了极点,脸都有些涨红。

  “哈哈,不必这样激动。”崔恒的声音里蕴含法力,安抚了吴胤激动的情绪,笑道,“午后我会让刘立陶把大同集的全篇送过去。”

  “多谢使君!”吴胤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内心无比兴奋。

  自从他接触到《大同集》之后便将其中的理论奉若至宝,并一直苦苦追寻其余的残篇,但一直没有什么收获。

  没想到这次居然能获得全篇!

  在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吴胤就在焦急地等待着。

  他甚至都没有心情坐着等候,一直在客栈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不停地换手攥另一只手的手指,显然十分的着急,恨不得立刻就看到全篇的《大同集》。

  终于,在一阵敲门声之后,吴胤见到了郡丞刘立陶,也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同集》全篇。

  可只看封面,他就不由愣住,神情愕然。

  这《大同集》居然是崭新的书封,上面的墨迹似乎都是刚刚被晾干,难道是刚写的?!

  “刘郡丞,这是使君抄录的?”吴胤忍不住问道。

  “没错,是大人亲笔所写。”刘立陶将这一册《大同集》交到了吴胤的手中,“别驾请观,下官还有事要处理,便先行告退了。”

  “多谢。”吴胤向刘立陶道了声谢,便关闭了房门,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这册《大同集》来到了桌案前。

  “哎,是我想多了,《大同集》这样珍贵的典籍,就算使君肯借我观看,也不会将原本给我啊,就是不知是哪个版本的《大同集》,与真正的原版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吴胤调整了一下情绪,看着封面上的《大同集》三个字,又不由感慨道,“这三个字与洪武天王手中的初本笔迹好像,真的是太像了。

  “看来使君手里的应该是初本的临摹版,而且看着笔迹,想来使君平日里也时常会临摹,学习这种飘逸的笔迹。”

  当初洪武天王横空出世,《大同集》也随之风靡天下。

  在那些年里被传抄过不知多少次,版本自然也多有不同,笔迹也是千奇百怪。

  初本以及初本的临摹版都是少之又少的珍品。

  吴胤手里的残篇,则是珍品里的珍品——是最初崔恒交给洪富贵的那一本《大同集》的残篇!

  因此,他才会认为崔恒手里的不会是初本。

  初本早就残缺了。

  根本就没有全篇。

  可是,吴胤越看这册刚抄录好的《大同集》就越感觉不对劲,嘴里喃喃低语道:“好像,怎么会这么像,甚至都有些不像是临摹了啊!”

谷</span>  他临摹《大同集》上的笔迹已经临摹了二十年。

  每天都坚持,从未停歇。

  虽然他依旧感觉自己没有达到其中韵味,但已经对这种笔迹熟悉到了极点。

  闭上眼睛都能瞬间在脑海中浮现出这种笔迹的所有细节来。

  就算临摹的笔迹再像,他都能很快判断出这不是真迹,而是临摹。

  “太像了,真的是太像了,两者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运笔落笔的特征,这些细节,居然,居然完全一样?!”

  吴胤震惊到了极点,直接站了起来。

  他难以置信得望着桌案上这册崔恒刚刚抄录的《大同集》,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根本不像是抄录的临摹版,简直就是真迹的重现!

  “怎么可能,现在距今问世已有近三百年的时光,作者应该早就去世了。”吴胤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打算把这个念头甩出去。

  可他只要一睁眼,看到这册《大同集》上的文字,立刻就会不由自主地把这些文字,跟自己脑海里无比熟悉的笔迹进行对应。

  理智告诉他,这就是真迹无疑。

  “不,不对!”吴胤忽然一个激灵,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传闻《大同集》是洪武天王年幼时误入仙山,得仙家传授的救世之法。

  “虽然这个说法一直来并没有多少人相信,只是觉得是作者不想透露身份,可如果这是真的呢,如果写《大同集》的真的不是凡人呢?”

  他抬头看向鲁郡太守官署的方向,口中喃喃道:“我这一路走来,无论是下方各县,还是来到郡城,都有许多百姓在说崔使君是活神仙。

  “还有不少百姓说他能呼风唤雨,让大地崩裂,是拥有大神通的仙神,难道这些其实都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那这笔记似乎就可以解释……”

  念及此处,他顿时呆立当场,口中喃喃道,“使君,难道您就是传授给洪武天王救世之法的那位仙神吗?是洪福天王的师父?

  “我,我居然见到了《大同集》的作者了吗?!如果这是真的,如果使君真的是……那洪武盛世或许真的能重现人间啊!”

  吴胤想到这里,忽然就想着太守官署方向跪了下来,毕恭毕敬地拜倒在地,“践行此政,便应从丰州起,从今以后,我吴胤愿为使君肝脑涂地!”

  ……

  在吴胤苦心钻研《大同集》,崔恒在做接任州牧之位的准备时。

  惠世和周弘易已经来到了豫州和雍州的交界处。

  两人选了一处地势偏远的山地,方圆百里之内除了几个零星的小山村之外,就只有一个最强者只是宗师的小门派。

  他们在这片山地的中央打开了那个漆盒,按照崔恒传授的方法,将真气注入到了这一具鸡骨头做的菩萨玉骨之中。

  霎时间,拳头大的菩萨玉骨上居然冒出了粗达百丈的光柱,,纯净至极的慈悲佛光直冲云霄,仿佛贯通了天地。

  并且,在那云天之上,还浮现出了一尊端坐莲台的菩萨虚影,方圆数百里都清晰可见,更有梵音禅唱回荡在天地之间,声传千里。

  这幅景象,简直就像是有一尊上界的菩萨降临到了这里。

  距离最近的那个小门派直接就吓傻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离自己不远的惊天异象,却没有一个人敢过去探查。

  这种程度的异宝出世,小门小户过去岂不是找死?

  与此同时——

  刚刚走下金光山离开宝林禅寺,打算前往丰州鲁郡的空慈和尚停下脚步,目光呆滞地看向远方的天空,骇然道:“菩萨玉骨?!”

  刚刚走出雍州地界来到豫州的道一宫掌教张漱溟也懵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天上的菩萨虚影,砸吧了一下嘴,喃喃道:“开什么玩笑,哪里来的菩萨玉骨?!”

  除此之外,豫州和永州境内,大大小小的门派家族也都看到了天上的异象。

  全都被惊动了。

  菩萨玉骨现世的异象惊天动地,根本不可能瞒得住。

  这则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各地。

  无数武林人士闻风而动。

  不论自己有没有抢夺的资格,全都一股脑的跑去了雍豫交界之地。

  就连原本打算去丰州鲁郡的空慈和尚留了下来。

  他收到了渡法的新调令,停下手中一切事务,全力抢夺菩萨玉骨。

  只有张漱溟没受到这个突发事件的影响,继续往丰州方向前行。

  大晋建炎三十一年,秋。

  雍豫交界之地,有菩萨玉骨现世,天下为之震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