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 第六十章 将有人仙降世,传莫大仙缘

第六十章 将有人仙降世,传莫大仙缘


  许丰安?

  崔恒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这是许白鹿的父亲。

  不过,昨日许白鹿在焦急万分地求自己用神仙手段寻找他,怎么这才过去一晚,人就来到了巨河县城?

  未免也太巧了。

  直至见到许丰安,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昨晚那个被自己救了的残废。

  崔恒救许丰安的时候,为了保持高高在上的仙神姿态,收集情绪,并没有真正现身交流。

  只大致感知一下对方身上的杀气与纠缠的怨念是否浓郁。

  因此并不知道对方的姓名身份。

  “拜见县尊。”许丰安对崔恒的态度非常恭敬,行礼都是一丝不苟。

  其实,正常来说,如他这般炼就内景的江湖绝顶人物,论地位足以和州牧平起平坐,根本就不用在乎一个小小的县令。

  可现在许丰安却有这幅态度,多半是在许白鹿那里了解到了一些“神仙”事迹。

  “原来是许道长的父亲。”崔恒微微颔首,笑道,“不知来找我是为何事?”

  “好叫县尊知晓,我这确实是有事想要询问。”许丰安连忙点头,从袖袍里拿出一本小册子,双手捧给崔恒,“听闻县尊喜欢收集武学秘籍,我前段时间恰好有些收获,还请县尊笑纳。”

  “你们这对父女倒是很像。”崔恒笑了笑,没有推辞,将秘籍接过来收下,“有话直言便是。”

  “唉……说来惭愧。”许丰安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苦笑道,“我自持有绝顶武功,孤身一人去袭击燕王军后方,试图以此作为谈判筹码,让巨河县免遭兵祸。

  “却不料燕王军的后方竟也守着两位绝顶,我一时不慎遭遇暗算,身负重伤,几乎命丧荒野,幸好遇见了一位仙神相救,这才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县尊,这件事情我并未与白鹿说起过,她并不知道我曾重伤,可否请县尊以后莫要与他提起?”

  “自然可以,我是理解的。”崔恒点了点头,忍住笑意询问道,“所以,许先生这次来找我,是想要询问那位仙神的信息吗?”

  “没错,我听白鹿说,县尊您有呼风唤雨的神仙手段。”许丰安态度恭敬地问道,“不知您是否知晓一位乘坐着九龙金光神辇,出行都有仙乐、金莲伴随的仙神?

  “救命之恩不可不报,我想向您打听一下这位仙神的消息……”

  由于昨晚崔恒是笼罩在金光里的,在外面根本就看不清模样。

  而且许丰安当时也没敢抬头,自然不知道昨晚救了他的那位仙神就是眼前的崔恒。

  “九龙金光神辇?”

  崔恒闻言差点笑出来,这位江湖绝顶还挺有艺术细菌的,很会起名字。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略做思忖,轻轻颌首道:“似有过耳闻,但并不熟悉。”

  这回答是听君一席话胜似听君一席话了属于是。

  可许丰安听了却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眼里眸光闪烁,对崔恒的态度越发恭敬,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敢问您是否就是传说中的人仙?”

  “人仙?”崔恒闻言一愣,眼睛微微眯起,打量了一下许丰安,轻笑道:“你居然知道人仙?”

  自从走出新手空间之后,他只听在众多武林人士的口中听说过凡界十二境,有的人甚至连神境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关于人仙的消息。

  “县尊果真是一位人仙!”许丰安惊奇道,“您这是提前现世了么?”

  “果真?提前?”崔恒捕捉到了关键信息,但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地道,“有何疑问?”

  “不敢,晚辈不敢!”许丰安这次直接变了自称,恭敬行礼赔罪,低着头道,“只是先前丰州牧曹权曾来找过晚辈,说百年之期将至,半年后有人仙降世,会带来莫大仙缘,想与我合作共谋。”

  “百年之期……”崔恒又注意到了一个关键信息,轻笑道,“你似乎并不怎么了解此事,还要让丰州牧寻你。”

  许丰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怕前辈您笑话,我玉华剑阁虽然传承千年,我却是千年来第一个绝顶,许多事情确实不太清楚。

  “其实在此之前,我派对百年一度的大事也有耳闻,只是一直不了解具体是什么情况,也是最近才知道居然事关神境之上的人仙。

  “只是那曹权对我也有所保留,含糊其辞,说的信息并不明确,完本原本对此有些将信将疑,在见过那位仙神,以及前辈您之后,才真的确信了。”

  “那你知不知道,丰州牧曹权已经于前些时日遇刺身亡?”崔恒忽然反问了一句,他作为巨河县令,前些天就接到了这个消息。

  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现在天下大乱,州牧被刺杀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孤傲的事情。

  可现在看来,恐怕是另有隐情。

  “什么,曹权死了?”许丰安闻言顿时愕然,皱眉道,“曹权当初与我说,人仙带来的仙缘只有州牧和内景绝顶有资格参与,并且州牧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可他现在却死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皱起了眉头,震惊道:“难道是有人想占据州牧之位,参与到这场仙缘的分配当中?”

  既然是只有绝顶和州牧可以参与的仙缘,想要分一杯羹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成为其中之一。

  可要成为绝顶可太难了,但弄死州牧,再寻一个新的州牧就方便的多。

  想通这一点之后,许丰安顿时明悟了以往的许多疑惑,喃喃道:“怪不得泰冲派、天剑门那群人最近经常往鲁郡的太守府里跑,原来是这样!

  “曹权遇刺身亡,朝廷也没有下调令。按照大晋官制,丰州境内的现任郡守,都可以去争夺州牧的位置。

  “而鲁郡太守刘立陶,应该是诸郡守中最容易被拿捏的一个,怪不得,怪不得啊!”

  就在这个时候,赵广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

  “禀告县尊,有人来访,是……是鲁郡太守刘立陶刘大人!”

  ……

  在离巨河县城三百里外的鲁郡城里。

  今天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正是泰冲派的外务执事孙磐石,他轻车熟路地来到郡守官署。

  打算继续劝说刘立陶竞争丰州牧。

  可这次却吃了个闭门羹,被告知刘太守外出巡查去了,不在官署。

  于是,孙磐石又径直去了都尉官署,找到陈同,直接质问道:“陈都尉,我想请问一下,刘太守这是故意不想见我吗?”

  “没有,太守大人只是外出巡查去了,很快就会回来的。”陈同面不改色地喝了口茶,笑道:“嗯,好茶,孙执事要不要也尝尝?”

  “陈同,你别跟我卖关子。”孙磐石不耐烦道,“他想把这个郡守之位让出去,是也不是?”

  “孙执事何出此言?”陈同做出了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

  “好!很好!”孙磐石见陈同这幅表情就已经猜到大概,冷笑道,“刘太守好心思,好盘算,不愧是厮混官场多年的老油子!

  “不过,这没什么用,别以为他找了别人来当这个鲁郡太守,我们几派就拿捏不了!到时候他刘立陶和你陈同都别想好过!”

  “泰冲派好大的威风啊!”陈同冷笑道,“莫非你们还想在郡守府衙动武不成?”

  “呵呵!”孙磐石露出威胁的表情咧嘴一笑,像是有无边依仗,“那就走着瞧吧!哼!”

  言罢,他便拂袖而去。

  丝毫都不给陈同这个郡都尉的面子。

  砰!!

  陈同一巴掌拍碎手边的桌子,上面的茶杯都碎了一地,咬牙道:“好,好啊!好一个泰冲派,好一个武林大派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