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 第三十一章 仙人当面却不识

第三十一章 仙人当面却不识


  惠世和尚跟在崔恒的身后,看着一块块碎石自行退开,内心震惊的无以复加。

  先天大宗师!

  这果然是一位先天大宗师!

  玄关之境就可以称作大宗师,可玄关之上还有先天!

  只有在打开玄关之后,内外交感,引天地之气入体,炼就先天真气,拥有调动自然之力的威能,才是先天大宗师。

  先天大宗师可凭借自身真气驾御风雷,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武功,也能催动无形气劲,对周遭事物进行有限度的操控。

  所谓百步飞剑就是先天大宗师才能施展的绝世剑术。

  原本惠世和尚对崔恒是否已经踏入先天还有怀疑。

  毕竟刚才那一口气的威力虽然夸张,但若是玄关境巅峰的大宗师拼尽全力也未必做不到。

  可现在看到这一幕,他已是面如土色。

  真的是先天!

  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先天!

  这是什么怪物?!

  自己真是昏了头啊,居然把一个先天大宗师抓来了这里!

  要坏事了!

  ……

  崔恒走出地牢的时候,已经是夜晚。

  明月当空,光辉普照,让夜晚的道路依旧清晰可见。

  不过,大晋有宵禁,这个时候的街道上除了更夫和巡逻的差役,是没有行人的。

  如果是寻常的越狱死囚,肯定是会尽量躲在阴暗角落里悄悄逃走。

  崔恒却不同,他就这样领着惠世和尚与那老头在街道上的大摇大摆地向县衙方向走去。

  完全不怕被人发现。

  惠世和尚与那老头跟在崔恒的身后,则是无法理解他这种行为。

  虽然先天大宗师的实力举世无双,放眼整个天下都少有敌手,绝对可以横行这小小的巨河县城,但难道就不怕打草惊蛇,让县令提前跑掉?

  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了。

  关押死囚的地牢距离县令所在的县衙不算近,需要走过一条长街,穿过两条短街才能到达。

  这样一段路,难免会遇到一些更夫和巡逻差役。

  崔恒带着两人没走出地牢多远,就遇到了一个更夫和三个巡逻差役。

  可不论是更夫还是巡逻差役居然都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就出过去了。

  接下来遇到的更夫和巡逻差役也都是同样的情况,完全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直至走到县衙门口,都没有哪怕一个更夫或者巡逻差役停下看他们一眼。

  惠世和尚与那老头看的头皮发麻,只觉自己脑子里全是乱麻,这种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范畴。

  “此人是将我变作了鬼魂吗?”惠世和尚惊惧万分地看着崔恒,他感觉自己现在像是漂浮在夜幕之下的孤魂野鬼,否则怎么会被人完全忽视掉?

  可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就算是先天大宗师,恐怕也做不到这样离奇的事情。

  “太神奇了,他究竟是谁,这又是什么手段?”老头则是眼睛发亮,看向崔恒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神仙一样。

  “就是这里了吧。”崔恒指了指衙门的大门。

  “是,是的。”惠世和尚勉强平复心情,连连点头。

  “带我去见县令吧。”崔恒微笑道。

  “可,可是别人不是看不到我吗?”惠世和尚的声音有些发颤。

  人在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时,就很容易产生恐惧,他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现在可以了。”崔恒颌首道。

  其实这种类似于隐身的手段,对于已经金丹大成的他来说非常简单,甚至都算不上什么法术。

  金丹是以天地之力点燃真火,煅烧道基之海而成,本身就相当于一颗凝结了大量天地法理的结晶。

  因此,金丹之力天然就有干涉自己周身法理规则的特性。

  普通人的五感是对外界的感知,崔恒只需要稍微透出一丝丝金丹之力,就能扭曲外界的法理,让人无法看到他。

  很简单。

  ……

  此时此刻,巨鹿县衙门的后院里。

  县令严盛正乘着月色钓鱼,这是他养气调整精神的一种手段。

  二十年前,他就已经是化气境宗师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温养精神,打开玄关,实现内外交感,踏上大宗师的境界。

  化境宗师,放眼整个鲁郡,都算的上是凤毛麟角。

  因此,他从不在意这小小巨鹿县里的风风雨雨,大小事务基本都交给惠世和尚去处理。

  真正能让严盛提起兴趣的,就只有灵溪镇李家的《飞霞剑首秘笈》。

  那可是百多年前仙霞派尚未封山之时,留在江湖上的绝顶传承,记载了先天之上“内景”的奥秘。

  是能够让人踏上江湖绝顶的宝典!

  “县尊,出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形窈窕的黑衣女子忽然从夜幕里走出。

  她恭敬行礼,低声道:“死囚地牢那边发生了塌陷,那个李家的一流高手和陆争鸣都不见了踪影。”

  “惠世呢?”严盛的眼睛微微一眯。

  “也不见了。”黑衣女子轻轻摇头,沉声道:“属下在地牢里发现了大量战斗的痕迹,恐怕是那个一流高手和惠世交手了。”

  “陆争鸣也不见了,难道这老东西悄悄恢复了武功?”严盛眉头微皱,道:“传令下去,全城搜捕,不得有误!”

  “是!”黑衣女子点头,又有些担忧地道:“县尊,那李家的一流高手会不会也是一个凝气境的小宗师,否则惠世不可能压制不住他。”

  “无妨,纵然真是小宗师,也不过土鸡瓦狗罢了。”严盛收杆站起身来,冷哼道:“武功高一线,就是高过天,莫说是化境之下,就算他是化气宗师,也绝非本县的对手!”

  在化气之境浸淫二十年,距离玄关之境更是只差临门一脚,他对自己的实力无比自信。

  “县尊神威,自然无人能敌。”黑衣女子奉承了一句,正要再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立刻就要转身离开。

  她是密探,不能暴露在人前。

  “不必离开,是惠世来了。”

  严盛却阻止了她,随即看向孤身一人前来的惠世和尚,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你这样子,似乎经历了一场苦战,可拿到秘笈了吗?”

  惠世和尚现在依旧是重伤状态,他看了看旁边没人的地方,像是在争取谁的首肯,然后苦笑道:“县尊,有位先生让我给你带个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