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在东京七宗罪 > 第61章 铸造神性

第61章 铸造神性


  四阶罪人,深陷地狱。

  脱离肉身,铸造神性。

  这是要将生命都超脱物理的节奏,一切的尽头都是神学。

  苏名脑海中无数呓语与不可名状的力量,正在侵蚀着理智。

  偷食禁果恍如凡人侵犯神性的责罚,逾越规则和权利给他带来痛击。

  【理智-3000】

  一下子就3000点的理智没了。

  幸亏平时升级没有遭受恶心的限制,升级的理智也能慢慢屯起来。

  这越来越多的理智消耗,明摆着就是想让苏名恶堕。

  由三阶迈向四阶。

  正如同吃下禁果的下场,解禁后的罪人,依然在更放肆的走向神坛。

  ......

  深渊:地狱层。

  阴冷又炙热、狂躁又死寂,地狱层是伊甸园破碎之后,持续陷落下跌的诡异世界。

  欲望造就着燃烧着的宫殿,受苦难的灵魂化作信仰给罪人支撑,造就罪人之神性。

  地狱之火炙烤着周围,外围许多传说与迷失深渊的恶堕者,有些死了,有些却是无尽的沉睡中。

  恶堕受难,欲望已经无限大。

  人间几乎满足不了四阶罪人的需求,他们所追逐的,是超脱在人间之上,凌驾于力量的神性。

  传说与认知,造就三阶罪人之神秘。

  信仰与恐惧,统治、恐惧、压迫,远远的凌驾在世人之上,刻入世人灵魂当中的阶级权位,才是铸就四阶神性之罪人的关键。

  三阶罪人,逃不出生老病死。

  四阶罪人,却摆脱躯壳之忧。

  本我世界,以罪成神。

  苏名反正感觉这个世界是越来越疯狂了。

  造就传说,扩大影响力,就可将罪人变成传说之妖鬼。

  如今更是直接获取神性,超脱肉身,依靠统治、散播恐惧,完全的垄断新东京,来替自己打造神性。

  他人苦难,成我之甘露。

  进入地狱宫殿,祭祀台上都是尘封的,明显需要收集四阶神秘物。

  特别之处,在于宫殿之下,存在着一群看不见模样的灵魂,在朝着自己跪拜。

  无论苏名移动在哪边,永远都是他们朝拜的方位。

  【信仰数:】

  【德古拉:2.5万】

  【怪盗:0】

  【上帝:20万】

  【七罪之人:3】

  这里的信仰与三阶的传说不同。

  传说仅仅是认知扩散,只要有认知,哪怕知道名字,都可以铸造传说。

  信仰,是从内心和精神产生的认同。

  恐惧或信仰,都是铸造神性的手段。

  东京财阀们垄断新东京,统治本土,利用上位者的绝对力量制造犯罪,散播罪人等手段,制造恐惧来收获神性。

  信仰能够转化成神性。

  铸造神性下的苏名,身体首次发生了变化。

  悬浮在头顶上,出现了一个淡黄色的光圈,像极了个小天使,就差后面来一对白毛翅膀。

  苏名清楚,此刻,他不可避免的也出现了欲望化。

  代表着他也逐渐在走上恶堕的道路。

  ......

  从深渊回归。

  那地方本就不是人间,苏名努力在只有需要突破的时候,才勉强进入。

  只有人才会想呆在人间,鬼都喜欢呆在阴间。

  待久了他也害怕迷失在深渊里面。

  现在对面就住了个千鸟浅雪。

  自己深入深渊时毫无防备,并且她看出了什么秘密就不好。

  不过三阶时候打造的小号和上帝,就已经为铸造神性打下了地基。

  血族伯爵早早的就传说化,已经当小号创建了出来。

  上帝收割了20万的信仰,却至今仍未有苗头,让苏名有些看不到头。

  神性。

  仿佛是种玄而又玄,抽象的概念。

  实际应用起来,单单脱离肉身的作用,就已经能将三阶罪人吊打。

  苏名让德古拉攻击自己。

  尖锐的指甲刺入肩膀,苏名感觉身体吃痛,意识无比清醒。

  被刺穿的肩膀开始流血,苏名一念之间,便可将其修复。

  【信仰-200】

  代价就是信仰破碎。

  信仰铸就了神的存在,同时苏名使用神性修复自身时,200名上帝的信仰者便忽然失去了连接。

  信仰也是可以被神消耗的。

  神性的最低级作用,能够修复伤害,甚至重塑本体,不惧死亡。

  就算真的被杀了,只要信仰足够,还是可以重塑本我,只不过会消耗许多信仰,元气大伤罢。

  就像是那天在东京大神宫,亲眼看见夜叉脑袋都被锤爆了,仍旧不死这就是神性。

  只不过,神性之人的信仰彻底耗光。

  世人遗忘,信仰崩塌,那么神主必死。

  四阶开始,不仅仅是个体,而是信仰和神主的关系。

  不多时,苏名尝试编织上帝,开启神性后,编织的上帝却不见了踪影。

  之前都是在自己面前,变成一副没有成型的躯壳,如今有神性加持,应该进度加快了才对。

  手中一根神秘线连接着,透过窗帘缝隙,外面的日光却忽然暗淡下来。

  苏名揭开窗帘,望向天空时,却愣住了。

  伫立在新东京之上,一个未睁眼的巨大人形生物,正将世界笼罩在黑暗之中。

  祂头顶上顶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光圈,可身体却有多处诡异的神秘纹路。

  苏名看的清楚,那是七宗罪的罪名的抽象模样。

  而附身在其身后,是一片模糊,却让苏名无比熟悉的面孔。

  玛门、别西卜和阿撒兹勒。

  正是自己在深渊刚觉醒的三个恶魔。

  苏名淡淡望着手中的神秘线,一根细软连接着笼罩东京的庞然巨物。

  这就是未完全体的上帝。

  制造了躯壳、填充了神性、收集了信仰,至今仍未感觉到苏醒的迹象。

  ......

  与此同时。

  新东京所有四阶罪人仰望上帝。

  神秘出现的巨型上帝,让所有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三井家的年兽,吓的躲在地下内瑟瑟发抖,恼羞成怒的疯狂进食。

  富士集团,晴生秘书站在银座之巅,上帝之下,灵魂仿佛都在颤抖。

  极少露面的田安集团,在董事会上,一条巨蛇惊恐不已的望向上帝。

  “审判日,要来了吗?”

  “深渊,要提前降临了!?”

  “那是什么,沉睡着的,神?”

  可就在他们震惊无比的下一刻,上帝忽然消失不见。

  晴空万里,新东京风和日丽。

  刚才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苏名在家中刚收回了上帝,将小号解散,吃了些东西补充体力。

  不多时,安全局来了电话。

  是关于升职加薪的,离开管理员小队,上层的总队管理需要和他见面。

  苏名将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小队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