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在东京七宗罪 > 第23章 贫民区

第23章 贫民区


  警视厅两名警察人傻了。

  他们没料到苏名真的能开出枪来。

  新东京虽然混乱无比,可枪械这玩意,就连极道黑帮都搞不来。

  如果发现枪械走私,那是由安全局的异能者调查的事件,严重的还会掉脑袋。

  安全局的异能者,可是和东京圈之外的超级罪犯做抗衡的怪物,东京圈内,各种拥有非凡之力的暴力犯罪者,也是由他们处理。

  警视厅也只是一群普通人当警察,混个日子罢。

  贴着耳边开枪,那警察耳膜都炸了,整个人脑袋嗡的一声,痛苦的捂着渗血的半边脑袋。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有真家伙!?”

  另一名警察立即掏枪,可手还没举起来,就被苏名猛地上前,一脚废了下身。

  两人在地上哀嚎,苏名并没下死手。

  因为自己家被莫名的被火力覆盖成马蜂窝他很不爽了,这两名警察只是碰巧挨到了他的枪口上。

  但杀人,他并不会这么做。

  至少,他只会对超越了人类道德底线的恶堕者动死手。

  即使罪孽二阶,已经逐步脱离凡人之躯,是肉身和非凡之力,都已经不是刚觉醒欲望能力的一阶能比。

  力量不断提升的苏名,也是没沦落到会将人类视为蝼蚁,会随心而欲的滥杀的程度。

  因为这样做,就会和受欲望蒙蔽,堕落在深渊,抛弃人性原则的恶堕者没有区别。

  哪怕吃下罪孽,他仍记得,自己是有理智的人类。

  自己现在还没那种能改变世界的能力,但他暂时也只想稳定发育,在安全局的庇护下自保而已。

  他拿出证件道:

  “我是安全局的成员,执勤小队名字是管理员,队长叫神室凌华,请问你们有什么意见?”

  闻言是安全局,两名警员先是一愣。

  震惊的打量着苏名,再看向他身后的大楼。

  可反应过来后,却是不屑。

  “差点就让你给骗了,胆子不小啊。”

  “就是,我劝你赶紧投降!你不该开枪的,我们的人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苏名皱眉。

  自己都掏枪了,还把证件拿出来了。

  连查也不查一下,张口就来。

  这两人怕不是失心疯了?

  “你的意思是,我是冒充的?”

  “刚开始我还相信,可你告诉我,后面那栋楼竟然是你家,你以为我好糊弄的吗?”

  “能进安全局的人,怎么会沦落到住在北区这种贫民窟,你肯定是不知道从哪偷来的枪和证件!”

  苏名冷漠道:

  “住北区就不能是安全局了?”

  但对方还是不相信。

  “这里就是低等贫民的聚集地,只有那种流浪汉和赚不到什么钱的穷人才会住在这里,你能是安全局的那些大人物吗?”

  “就算我老婆出轨,你都不可能是安全局的人!”

  苏名摇摇头,看着这嘴硬的家伙,命挺绿啊。

  等警视厅的增员到场后,看着现场情况,又要拔枪,配合着地上哀嚎的两个警察在奋力指责苏名的身份冒充。

  现场的警察们也几乎不怎么相信他的身份。

  安全局,专门打击非凡犯罪者的人物,竟然住北区贫民区,外围就是被超级罪犯侵略的领土,都快驱逐出东京圈的位置,怎么可能会有安全局的人住在这。

  可证件看上去像是真的,他们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通知了警部到场,长官看着证件没问题,也致电安全局核实了证件信息,可人却越看越奇怪。

  他也不敢肯定。

  证件核实了,但有没有可能是人长得像?

  “......”

  “等一会吧,我打个电话。”

  苏名感觉到了一种,要如何证明你是你的感觉。

  他没有选择打电话给神室凌华,毕竟那女人现在很是好奇自己的秘密,才有机会脱身,找她欠人情感觉麻烦。

  要么是找一灯和善,或者......

  苏名拿出一张名片,拨打给了中央区警视厅的警视长。

  那是当时在处理谷川勇太郎时,在封锁区外围见过一面的警官。

  电话很快响起,苏名的声音瞬间被对方认得。

  “我记得你,当时有人提过你的名字叫苏名!找鄙人是什么事情呢,有事帮得上忙,我肯定帮!”

  苏名将自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对方越听越气愤。

  于是乎简单的告诉苏名几句,说自己会处理了的。

  电话结束,在场的人都看着苏名。

  空气一时间寂静了十秒。

  紧接着就是警部的手机响了。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警部,他也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接看来电,整个人一时间愣住。

  是北区警视署长的电话,那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

  接起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你这畜生,你到底给我惹了什么事情,中央区总厅的警视长要我在五分钟内解决你的烂摊子,不然就撤了我的职!”

  “你搞不好那烂摊子,在我死之前,我现在就让你死!”

  苏名只见那警部对着电话不断的鞠躬哈腰,一直“苏米马赛”“红豆泥苏米马赛”的道歉,脸都白了。

  拿下电话,就把刚才署长对自己的话,原封不动的对在场的警员骂。

  “你们这群废物,真是厉害啊,什么人都敢惹!刚才是署长亲自说惊动了警视厅总部的高层!你们这群渣滓!废物!一天天的吃干饭,什么都干不好,还不快点给这位大人道歉!”

  “......”

  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而在场的警员也都感觉晴天霹雳般。

  惊恐的在向苏名道歉,警部更是吓得给苏名土下座。

  在苏名面前,一群警察在那鞠躬的“苏米马赛”将道歉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

  “苏米马赛!”

  “苏米马赛!苏米马赛!”

  “红豆泥苏米马赛!”

  只是因为身居贫民区,事情变得如此麻烦,而上层者一个电话就足以在几分钟内摆平一切。

  虽然这种事情在前世并不罕见,可在新东京却更为畸形和夸张。

  极度不平衡的贫富悬殊,阶级悬殊,人与人之间的尊严与地位,由富人区与贫民区由此划分。

  苏名最后让他们警视厅所有人,想办法的把自己家的损失给弥补。

  被击碎的窗口,亦或是被子弹洗礼过的外墙,以及周围的景观,都要求这群警察在二十四小时内复原。

  大晚上的通知了一群施工队在连夜赶工给自己家修复。

  动作也不慢,花了四个小时,就将苏名家收拾得干净,也换了玻璃,将周围残破的碎石泥土也清理得干净。

  就是一些短时间无法立即修复的地方,诸如爆炸地段的破坏,大范围的子弹坑、坑洼的外墙,这些需要明天白天才方便处理。

  晚上还是扰民,苏名还要睡觉休息的。

  而警部和署长,连夜的拿着一堆烟酒,还有现金上门,一个劲的给苏名赔不是。

  苏名还是很有原则的。

  烟酒没要,不抽烟,酒也不经常喝。

  钱到了就好,也不是很多,五十万。

  对于苏名目前来说,五十万円已经不再是以前需要辛苦打工一个月,加上跑副业才能勉强赚到的程度。

  当然,他已经说服了自己,这并不是威胁与利用地位去强迫对方贿赂自己。

  这是是自己应得的。

  睡前,苏名在网上查了查富人区的月租。

  中央区、港区、千代田区算是东京最中心的富人区。

  平均住宅区的月租是七万日元左右,还是最低档的那一线,想住的好一些,至少是千万日元的月租起。

  告辞,还是看看远处的平民区吧。

  涉谷边缘、新宿区、文京区......

  月租平均三百万日元起步,预付两个月租金什么的,差不多一千万就没了。

  也是好贵!

  反观自己住的小破屋。

  十五万日元一个月。

  可除了便宜点,缺点就是,不知道啥时候会遭受火力覆盖。

  要不然自己也恶堕跑路好了,去外围领土分一杯羹,占山为王。

  但想了想,自己现在还在发育阶段,新东京这个新手村还没搞定,贸然去圈外的超级罪犯的领地,得被锤的怀疑人生。

  得,到头来还是洗洗睡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