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在东京七宗罪 > 第20章 我恶堕了

第20章 我恶堕了


  一灯和善似乎是可以改变周围空气的质量,或是空间。

  因为当袭来的血肉沾染着受改变的空气,就像被千斤重压般狠狠的砸落地面。

  非凡之领域,不受外在侵扰,不受恐惧袭击。

  苏名面前的秃头队友,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安心。

  眼前蜥蜴人站在尸堆之上,一块又一块的血肉当做弹药,超前方投掷。

  每一次的攻击,都掀起了巨大的破风声。

  将人骨躯体的骨架掰断,骨骼连接着腥红落在周围时,更是把水泥打得塌陷。

  苏名感觉自己如果挨了一下,非死即残。

  可眼前一灯和善将其尽数挡下,距离与蜥蜴人步步逼近后,快步上前,裹挟着身体周围的压力与重量,猛地出拳!

  砰!

  蜥蜴人本是不屑的硬撼,可右手的尖锐利爪触碰至那遭受扭曲的空间时。

  利爪瞬间弯曲得不成模样,连接着右手的鳞片炸裂出血雾。

  “你这混蛋!”

  他忙抽回手臂,却失去了整个右掌。

  眼神忌惮的重新审视着眼前的一灯和善。

  正面硬刚打不过,他却将视线放在身后的苏名身上。

  “恪守本心!”

  一灯和善朝苏名大喊。

  之前就了解过,蜥蜴人除了强悍的身体机能外,还可能拥有精神污染,轻度的现实扭曲力量。

  瞬间,苏名感觉周围的光线莫名暗淡。

  四面八方传来的窃窃私语,仿佛毒蛇之语,愤怒的咒骂,试图影响苏名的心境和理智。

  黑暗如有实质的毒蛇,已经攀爬在苏名肩上,在耳边窃窃私语。

  “这个垃圾的世界已经烂透了,根本救不回来!都是腐败贪婪的上位者在掌控着一切!”

  “你一直都想当那群上位者的忠犬吗?最后你也只是一个棋子罢了,是他们获利的工具。”

  “在这里拼了命的守护社会治安,那群上位者可是在狠狠的压榨着你们。”

  可惜,这等伎俩苏名已经经历过了。

  在深渊红雾区的道路上,那堆积在深渊的怨恨与欲望,相比这简单的激将法,可笑无比。

  用来迷惑迷惑其他人倒没问题。

  可看向一灯和善担忧的模样,还有蜥蜴人,在旁边一脸得手了的样子。

  苏名不禁疑惑。

  自己在他们眼里,真就这么菜吗?

  苏名摇摇头,装作神情痛苦的模样,并且掏出一颗能蓝色药丸。

  “这蜥蜴人既然喜欢诱惑别人恶堕。”

  “那就假戏真做好了。”

  这是只有濒临迷失,恶堕之前服用,让自己强制断片的药丸。

  掏出这颗药丸时,一灯和善知道大事不妙。

  带着个一阶新人去抓捕二阶的恶堕者,这次翻车了!

  “苏名!撑住!”

  他开始懊恼,并且朝连接着队长的耳机频道骂着:“不是说他有强大抵御欲望的能力吗?苏名现在快恶堕了!”

  安全局的神室凌华接到这个消息后,也是震惊。

  苏名恶堕?

  当初在入职测试中,他不是表现极为优异,连二阶的测试员恶堕了,他都没事的吗?

  难道,自己这次错误判断了?

  因为从接触苏名开始,他一连串极其不合理的数据和战绩看在眼里,神室凌华甚至特意安排着他跟一灯和善进行二阶恶堕者的抓捕行动。

  事出突然,神室凌华吩咐道:

  “我会亲自到现场,在此之前苏名如果彻底恶堕迷失,请同样当做敌人处理,保护好自身安全。”

  一灯和善看着苏名状态极其不好,药丸终究没能吃下。

  掉落在第上,不小心被一脚踩碎。

  于此同时,缓缓掏枪指着自己。

  苏名开口道:“对不起,我选择站在深渊这边。”

  蜥蜴人桀桀笑着。

  在他看来,罪孽途径一阶的家伙,轻而易举就能策反恶堕,这是必然的。

  一灯和善前有蜥蜴人,后有苏名。

  对于苏名的恶堕,他深表遗憾,可这的确是安全局的常见的事情,一灯和善只能尽可能的打算,让苏名死的没那么痛苦。

  这个位置很糟糕,一灯和善转身就逃。

  砰!

  砰!

  苏名象征性的开了两枪,准度差的离谱。

  当然他没想对一灯和善动手。

  苏名恶狠狠道:

  “别让他逃了,快追!”

  佯装追击,蜥蜴人更是没发现苏名异样。

  他弯身爬行,速度极快。

  而苏名在后方,缓缓从头上散下云雾。

  浮士德之梦,大梦降临,一切皆为梦境之愚昧。

  云雾在对方不知觉时下落在身上。

  而苏名就看见了被云雾所笼罩的蜥蜴人陷入了鬼打墙的境地。

  反复的在原地旋转跳跃,口中恶语相向。

  “你逃不掉的!”

  “你叫苏名对吧,杀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

  蜥蜴人在原地打转,在对着空气嚣张叫骂。

  在他眼中,自己与苏名毫不费力的就追上了一灯和善。

  此时那秃头和尚退无可退,又不好对同伴下手,同伴成了他致死的软肋。

  可分明看见苏名朝着秃头和尚开枪。

  子弹却洞穿自己的鳞片。

  砰!

  苏名手持恶堕枪,怠惰的负面情绪射入蜥蜴人体内。

  大梦散尽,蜥蜴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苏名。

  “你什么时候!?”

  他不是恶堕了的吗?

  罪孽途径一阶的凡人,怎么可能承受得起自己的非凡之力呢?

  怠惰的情绪在蜥蜴人心中爆发,他怨毒愤怒的望向苏名。

  苏名先是削弱对方的精神状态,而后神秘的笑着。

  催欲之弓接连射出一箭,刺入蜥蜴鳞片时消失不见。

  瞬间,在蜥蜴人双颊厚实的鳞片浮现出一抹潮红。

  同时蜥尾反复的上下摆动,像是野生在求爱的信号。

  催欲之弓的一箭更像是种羞辱,让对方进入了发情期。

  怠惰之绝望、颓废,逃避现实的压力,让人摆烂的情绪交织着。

  愤怒,对于社会的憎恨,本我欲望的发泄,狂暴不止的怒火在燃烧。

  可突兀的春心荡漾,更是折磨着对方的身心。

  苏名一枪接一箭,对于本身情绪和理智就不稳定的恶堕者来说,无疑是恶化对方的病情。

  杀人,最好是诛心。

  三种爆发的情绪,让蜥蜴人脑海中一片空白,精神游离在失控崩溃的边缘。

  地铁站遍地尸骨,皆因此人暴怒失控而死。

  蜥蜴人狂吼着冲向苏名。

  “我杀了你!你这个蝼蚁,竟敢如此愚弄我!”

  他已经红了眼,发疯的撕咬着空气,抓痕遍布地面上,将水泥都翻搅了起来。

  苏名身前云雾飘渺。

  浮士德之梦,再让对方深陷其中。

  沉沦傲慢之梦,深受罪孽折磨。

  不多时。

  苏名冷漠的看着倒在地上,精神涣散的蜥蜴人。

  他用枪指着对方眼球。

  砰!砰!砰!

  ……

  第一次亲手了解一个怪物的生命。

  【愤怒二阶】

  罪名破碎。

  罪人之血化作一团星辰涌入体内。

  脑海中浮现一段神秘信息。

  【你犯下了暴食之原罪!】

  【以罪人之血为食,沉沦享乐】

  【理智+20】

  暴食所需要之代价,原来是用生命换取理智。

  地上破碎的光点连接着苏名之手。

  回收二阶罪孽之神秘物,果然是需要原主死亡。

  【你犯下了贪婪之原罪!】

  【愤怒+15】

  【理智-30】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