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在东京七宗罪 > 第2章 黑山羊之瞳

第2章 黑山羊之瞳


  色欲之罪。

  放纵欲望,出卖肉身。

  春田缨子,所犯下的【色欲】之罪,便是轻薄自身,与已婚的上司发展不正当关系,借此谋取自身利益。

  因此,她直接跳过了实习期,在公司大量裁员的情况下,顺利的成为了正式员工。

  不仅如此,公司外,她仍同时与三名男性交往,最擅长的便是诱人上钩,让男人给自己消费,随后玩腻了便一走了之。

  外表看上去人畜无害,背地里却用美色换取工作、金钱,玩弄情感的PUA大师。

  如果说不这样做,她极有可能成为东京众多无业者的一员,每天背着巨额借款生活,还得小心随处可见的暴力犯罪者。

  至少,现在吃喝有保障,能够借此在东京圈内生存,堕落沉沦,却乐此不疲。

  洁身自好,贫苦穷困的在圈外苟活,最后莫名的死于非命,她选择了自甘堕落。

  ......

  罪孽信息被苏名尽数吸收后,他意识到为什么剥夺罪名,会消耗理智。

  因为这种堕落的罪孽,不是常人能够轻易体会的。

  如果说肆无忌惮的疯狂收割罪孽,那么他势必会遭受大量的疯狂恶念侵蚀,精神会崩盘、理智会消耗殆尽。

  简单来说,就是依靠吃掉别人的罪孽,换取神秘。

  所以在这个世界,罪孽就是神秘力量的来源。

  剥夺罪孽,等同于能够掠夺别人的力量!?

  只是恐怕理智归零后,就是更疯狂的堕落。

  与此同时,关于神秘物的信息悄然显现。

  【神秘物:黑山羊之眼】

  【罪级:色欲一阶】

  【来源:放纵欲望,沉沦色欲之罪】

  【介绍:以肮脏堕落之眼,看清一切浑浊,不受外在蒙蔽,不受阴暗教唆。】

  【功能:能够观测罪名等级,能够看清谎言与恶意。】

  忽然,一只手拍在苏名肩膀。

  身边传来田所前辈的声音。

  “快饭点了,一起去干饭?”

  苏名抬头看去,对方【嫉妒】之罪,已经出现了变化。

  【嫉妒一阶】

  【罪孽信息:无端的嫉妒,憎恨他人的成功,与无法满足自身欲望,产生了对他人的恶意。】

  看样子,田所前辈应该挺恨自己老板的。

  拥有黑山羊之眼后,已经开始能显示出别人的罪名阶级,还有一些简单的罪孽信息。

  苏名并没有收割对方的罪孽,毕竟还没找到能让理智稳定的方法,他决定剥夺罪名的机会,还是需要省着点用。

  他礼貌的拒绝了对方的邀请。

  “我打算直接出去一趟,好趁着下班前能把手头的工作完成,这样我就不用特意去加班了。”

  刚从田所前辈那接到的工作,欠债者填写的住所就在不远,苏名正打算利用饭点时间去了解情况。

  ......

  一小时后。

  西新宿区6丁目。

  苏名抵达催收目标‘桐生健太’家门前。

  他按下门铃没有反应,索性敲门道:

  “桐生先生在家吗?”

  却不知,在公寓对面的出租屋内,有两名陌生人盯上了自己。

  两人在使用高精密望远镜观察着桐生健太的家门。

  “怎么这个时候会有人?”

  其中一人监听着,说道:

  “财务公司上门催收的.......”

  “上班族都喜欢这么内卷吗?饭点不好好吃饭,竟然还想着工作,打工打魔怔了?”

  “提前实施抓捕行动?”

  “不,再等等,现在行动那人绝对会被当成人质,抓捕难度就会升级。”

  “看样子目标并不想开门,没人回应那家伙自然就会离开。”

  在他们身后,正放着一份关于‘桐生健太’的详细档案报告。

  【东京安全局通缉记录】

  【通缉目标:桐生健太】

  【罪孽途径:未知】

  【罪阶:一阶】

  【觉醒能力:心灵操纵】

  【相关案件:歌舞伎町地下杀人案,利用心灵操纵类型能力,诱使受害人自杀,劫掠财物。】

  【赏金:50万円】

  【抓捕难度测量:轻度危险】

  ......

  苏名等了几分钟,里面没有回应。

  可他将耳朵贴在门前,明显听到屋内有脚步声。

  他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于是乎便以单身二十年的手速,按动门铃。

  同时一边拍门,一边喊道:

  “开门呐!桐生健太,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借钱,你怎么没本事开门呐!开门呐!开门呐......”

  他的行为,直接让对面隐藏着的观察者一阵扶额。

  “那家伙有病吧!?没人开门不会下次再来吗?”

  “快走吧,别作死了。”

  只见门开缓缓的开了,迎面便是一名瘦的跟竹竿一样的男人,他眼神古怪的看向苏名。

  “你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而苏名与其对视时,便看见了对方之罪名。

  【怠惰一阶】

  【罪孽信息:逃避责任、编制谎言与骗局,连时间都能够浪费,灵魂也早已堕落。】

  他拿出自己的工作证,然后解释道:

  “我是富士财务公司的,你已经逾期一月未还款,公司多次电话联系未果,我是来了解一下你的具体情况。”

  “那两百万是吧,最近换了手机,没人上门我都忘了,这样吧,你先跟我进屋,钱都在房子里面。”

  对方说话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连正眼都没放在苏名身上,反倒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

  苏名站在门前,他不动声色的看着对方的罪名。

  此刻他知道,其实对方并无要还钱的心思。

  透过自己的‘黑山羊之瞳’他看见桐生健太说话时候,从口中不断冒出【谎言】的标签......

  对方在说谎!

  想要骗自己进屋。

  而苏名观察半晌后,便忽然职业假笑道:“那你是要请我进去喝杯茶吗?刚好,大老远跑过来也口渴了。”

  他看着对方孱弱的身体,要是搏斗根本不成自己对手。

  从外面观察过屋内,一眼就能看完里面的构造,一居室,没有同伙。

  唯一在新东京,最需要担心对方是否是隐藏的罪犯,拥有神秘能力的罪犯这一点,现在对于苏名并不成立。

  跟随着桐生健太进入屋内,他悄无声息的剥夺了对方的罪名。

  【你犯下了贪婪之原罪!】

  【怠惰+5】

  【理智-10】

  【理智剩余:78】

  【你剥夺了‘怠惰’之罪孽,已转化为神秘物:‘怠惰枪’】

  褫夺下的罪名,化作星点落入苏名手中,变成了一把泛着银辉的左轮手枪,对方却浑然不觉。

  这次消耗10点理智,足足比上次翻了一倍,足以证明收获之神秘并不简单,比缨子的还要贵重一些。

  原来是罪孽深重之人呐。

  他边消化着关于桐生健太的罪孽与‘怠惰枪’的基本信息,随手关上了大门,并悄悄的锁上了防盗链。

  见苏名跟随桐生健太进屋,两名安全局的观察员意识到情况不妙。

  一个普通市民跟进了拥有非凡能力犯罪者的家中,下场不言而喻。

  “他怎么就进去了!?”

  “如果目标又继续杀人的话,极有可能摸到二阶的门槛,发展下去有机会出现能够潜逃的能力与风险。”

  两人顾不得那么多,连忙通知上级。

  “报告,‘管理员’小队现在开始对‘桐生健太’进行抓捕行动,目标身边存在一名普通市民,行动将过程无法保证市民安全,报告完毕。”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