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七零白富美下乡抱上最野糙汉大腿 > 第487章 乐崽的快乐生活(20)

第487章 乐崽的快乐生活(20)


乐崽摆弄着小桃花的手指微微一顿,人也清醒了,半晌不轻不重的应了声:“嗯。”

车里的气氛有点奇怪,趁她愣神的那一瞬间,小桃花已经挣脱出来,身子一会往王谨一的方向扭一扭,一会往乐崽的方向扭一扭,明明没有五官,确实有种在吃瓜磕cp的感觉。

王谨一开车的速度更慢了:“你是怎么想的?”

乐崽迟疑道:“你真的想知道我怎么想的?”

对上她清澈的眼眸,王谨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你可能在给我炫耀你活的时间长。”乐崽一字一字的说出来。

王谨一差点吐血,猛地把车停到路边,看向身旁的女生:“你真的这么想的?”

乐崽迟疑的乖乖点头。

不过看着王谨一的脸色不对,她又补了一句:“不过小桃花说,你是在表白。”

说完看着王谨一:“既然你还问我了,那我听你说是什么意思?”

王谨一平时面对别人的时候,有这个年纪的少年的锋芒,面对乐崽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时候,盯着她的眼神却有一丝的侵略性。

车子里的气氛有点怪,乐崽看着王谨一,看着看着就想躲开他的视线。

想去把窗户放下来。

王谨一伸手阻止了她的手,大掌恰好扣在她手上。

俩人从小一起长大,拉手更是稀疏平常,往常她有时候她累的狠了,王谨一背她回去这种事情都是常有的,她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此时的气氛有点凝滞。

“如果,我说,我是小桃花的意思,阿沅,你怎么想?”

王谨一一字一顿的道,车中狭小,他的声音格外的清晰。

乐崽不是没遇到过别人表白,她长得好看,从初中就有人给她桌子里塞情书,还有人追着她表白的,只是那会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遇到陆同尘表白也是如此。

可是,面对王谨一。

乐崽有点迟疑了,轻易拒绝的话说不出口。

王谨一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一手握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扣在乐崽手上,王谨一的心跳频率几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乐崽烦恼的低头,扯着小桃花的花瓣:“你也知道,瞎婆婆说我天生姻缘浅,这辈子都不会像我妈妈那样喜欢一个人,也不会像我爸那样喜欢我一个人。”

“万一,我回应不了你的喜欢呢?”

乐崽没想过要谈恋爱这回事,他爸妈觉得她还小,至于她爷爷奶奶,只想让她招赘,也不想她嫁人。

“王一一,你让我想想。”乐崽有些烦躁和懊恼。

“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瞎婆婆的话。”

“可阿沅,我还是…喜欢你。”

这句话放在心底数年,这会说出来了,王谨一心里忽然一松。

王谨一也没为难他,她没像拒绝别人一样拒绝他,这就最好了,伸手在她长发上轻轻揉了一下:“不为难你,你想好给我说。”

乐崽难得失眠了,半夜也睡不着,烦躁的出来透透气。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乐崽一出来就看到了她爸妈在外面看雪,看着看着还吻上了,乐崽刚要躲开,往后一退,不小心撞到了回廊的柱子上。

头突然碰到,疼的她没忍住惊呼一声。

夜里本就安静,阮念念和江燃忽然分开,扭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也不是第一次被碰到了,阮念念脸色一脸的淡然。

就是江燃一把年纪被女儿撞到还有点不好意思,咳嗽一声。

“怎么还没睡呢?”阮念念冲着乐崽招招手。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这会躲也躲不开了,乐崽走过去:“没事,就是睡不着。”

阮念念和江燃出来的时候,还点了个炉子烤火,俩人难得浪漫一把还被撞到了,招呼乐崽坐下,看她身上披的羊绒大衣:“一一送你回来的?”

提起王谨一,乐崽眉心一拧点点头:“嗯。”

乐崽的心事就在脸上写着,自己养大的女儿,阮念念对她还是了解的:“一一给你表白了?”

乐崽惊讶的看着她妈妈,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眼神显然在问,她怎么知道。

“王谨一对你的心思,除了你,全天下的都看得出来。”阮念念笑道。

剥开橘子递给她两瓣:“你还没答应他?”

乐崽咬着橘子瓣,酸甜的汁液在嘴里弥漫,她应了一声:“嗯。”

“妈妈,你也知道我的,我怕回应不了他的喜欢。”

阮念念有点心疼她,乐崽从小没在物质上受过苦,但也有过几场大病,看过许多她们这些普通人都没见过的世界。

阮念念叹气:“你小小年纪,活的比你妈还纠结呢,还年轻,这个年纪,该谈恋爱就谈恋爱,不合适就分开。”

“你师父说了你姻缘浅薄,也说过让你随心而来,不要被这些限制你。”

“江幼沅,人生得意须尽欢,不管你选择什么,你妈你爸都支持你。”

乐崽看向他爹,江燃臭脸:“我就知道那小子不安好心。”

“算了算了,你大了,随你心意,只要你开心就好了,他要惹你不开心,给你爹说,打不到他,我去打他爹,让你弟去把他家房顶掀了。”

乐崽感动的抱着阮念念:“妈妈。”

江燃看着自己女儿也是心里软软的,正要说话,就听她的宝贝女儿看着他:“爸,我今天想和我妈睡。”

江燃:“…时间不早了,我和你妈回去睡觉了。”

说着拉着阮念念赶紧走。

年底江燃的公司刚刚起步不久,事情很多,夫妻俩人难得浪漫一把,最后江燃又是寒着脸回去,躺在床上还在自我安慰:“或许乐崽的心意就是拒绝他呢。”

她女儿不喜欢什么人,可不是这种性格,直接就拒绝了,可今天纠结到半夜还没睡,她担心的不是一一喜欢她,而是,担心她自己命中姻缘浅薄,无法回应一一。

她就不说出来,再让她燃哥心里舒服两天。

第二天清早雪还在下,大清早的,小江遇就来拍门了,乐崽昨晚睡晚了,打开门就看到小家伙抱着一束比他还高的花。

“姑姑,一一哥翻墙进来让我给你的,你快收了,我得给一一哥回消息,晚了一会一一哥被抓到就不给我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