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杜卡雷一定会成为MVP的!! > 第139章 竞技场决战

第139章 竞技场决战


距离恶魔圆环启动已过30分钟……
“呀呜,阿米娅……”
特蕾西娅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她想要说什么,但说不出来——大脑已经没有意识支撑这样的行动了。
“为什么会,唔,下流……”
这小小的三个圆环像是完全了解了特蕾西娅的躯体,绝妙的电流与脉冲,让伟大的魔王毫无抵抗之力,表现也与普通女人并无不同。
“我不,要……”
停下了。
恶魔圆环作为卡兹戴尔最残酷的刑具,它的制作工艺及其蕴含的技术水平也非常人所能作得。
堪称鲜血王庭色孽之首的杜卡雷公爵将自己的血裔魔物与顶尖的机械造物结合,再搭配以高精度的智能AI,使这半血裔半机械的活物能敏锐的察觉到猎物的状况,在猎物濒临崩溃之际,发出能抑制神经元活动的脉冲,以极高的精度,使猎物长时间处于焦急状态。
“不行,会变得奇怪的……”
持续不断的焦虑,只要稍微休息一会儿就会追击而上,但绝不会跨越那条线。
特蕾西娅的身体在无意识地活动,虽然在束缚下也无法活动就是了。
哪怕只有一点点,一点点也好……有了!
“欸?”
可悲的是无情的脉冲仍然抑制了神经元的活动。
一浪高过一浪,海浪在涌动,但没有能够通过的峡口,特蕾西娅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沸腾。
“阿米娅……”
“嗯,特蕾西娅姐姐,我,我在。”
相比于狼狈不堪的特蕾西娅,阿米娅要好很多,虽然无法再链接源石,但王冠仍可以为阿米娅的精神保驾护航。
阿米娅仍然保存着自己的理智,她还能思考,能思考,便可以……
哪怕再怎么努力,脑海深处仍有声音在说着。
放弃吧,只需要开口……如同地狱般的折磨,特蕾西娅姐姐不知何时开始的期待,阿米娅能感受到,所以,痛苦便大过渴求。
或许扭曲,或许畸形,但以毒攻毒产生的作用是可观的。
如果不谈阿米娅的精神崩坏正在另一条道路上策马狂奔的话,现在阿米娅的精神状态非常“正常且稳定”。
“哦呀!特蕾西娅陛下貌似要支撑不住了,陛下完全可以开口哦!您忠诚的芙兰达一定会满足您的要求的~”
芙兰达佯装疑惑的说道:“我都不敢想象积累这么久会产生多大的场面,想必一定会上天吧,说不定会最大的温泉眼记录呢~”
“不要,不要说了……”
“诶,特蕾西娅陛下是要说什么了吗?是要请求援助吗?”
不要再说了!
特蕾西娅艰难的震动声带发声。
“请,请打开门……”
为什么?
特蕾西娅紧闭双眼,想继续忍耐。
但,她已经在本能层面上屈服于这种焦躁,嘴唇便不由自主的张开了。
“拜托了,请打开门吧……”
“特蕾西娅陛下在说什么?我早就说过了,应该在竞技场里安一个麦克风。”芙兰达已经要发出阴谋得逞者的狞笑了,“特蕾西娅陛下能再大些声吗?观众们的声音太响了,我·听·不·到。”
此时观众席的屑人们,其中不乏卡兹戴尔的刁民,但也整齐划一的发出一阵欢呼声。
[(3号都市世界)W:舒服了,不对,我真该死啊!]
[(1号正常世界)W:我真该死啊!]
[(7号工口世界)W:我真该死啊!]
[(3号都市世界)赫德雷:维什戴尔,你又在干什么?]
[(1号正常世界)赫德雷:维什戴尔,你又在干什么?]
[(7号工口世界)赫德雷:W,你在家里又干什么了?]
“请,请……”
不能这么说,特蕾西娅,不可以……
“请打开门,拜托了,打开门吧,已经不行了!”
特蕾西娅话语中带着哭腔,但她却是在笑着的。
思考已经不重要了,意志已经不重要了,崩坏的身体早已屈从于本能,名为特蕾西娅的意识只需要旁观,直至彻底被肉体所不容。
竞技场的大门已然洞开,准备已久的魔触们迅速来到赛场中央。
触手已经攀附其上……随即血肉横飞。
长戟砸下,食人巫术扩散在天空之中,掀起如同热浪般的波动,吸食他人生命力的魔触便这样化作他人的食粮。
而在竞技场连接外界的大门前,博卓卡斯替用在沼泽地牢同款的向前进军的姿势,干了与在沼泽地牢时相同的事。
博卓卡斯替对一股熟悉的敌意的视线感到疑惑,但见其他人已经从他身后向竞技场中央前进,他便按下了刚萌芽的猜测。
“如果不是门前拦路的变形者,我们还能更快。”
杜卡雷在竞技场内部还能听到不远处两位变形者辩论的声音,自然也包括上方解说室内的碎碎念。
“这,这是什么情况?卫兵们在哪里!?”
芙兰达试图用通讯装置联系菈玛莲,但只能得到一片杂音,芙兰达此时才感到大事不妙。

“这群爷能够这么快杀到这里绝对不是走的正常路径,谁能来救救我这个可怜又无助的精灵啊!?”
芙兰达立刻趴在地上,企图用遮挡视野的方式逃过必将到来的审判。
竞技场中央的十人开始解开两人的束缚,逻莉丝将阿米娅轻轻抱起,三枚圆环被一一摘下,水渍浸染了女妖的河谷,但逻莉丝并未在意,她反而是看向杜卡雷。
逻莉丝那仅存的一丝丝魅魔血脉告诉她——特蕾西娅不对劲。
特雷西斯站在杜卡雷稍后的位置,或许是兄妹之间的默契,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
“杜卡雷!快停下!”
“特蕾西娅,你还好……”
杜卡雷先是用血液试图解开束缚装置,但巫术能量在触及装置的同时就弥散了,杜卡雷只得上前手动解开装置。
“特蕾西娅陛下,你……”
特蕾西娅并未舒展身体,她只是抬起头,抬起手,触摸着,眼中的期待便顷刻间消散。
但杜卡雷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你……在摸哪里?”
杜卡雷感到下半身的触感,先是一瞬间的疑惑,随后便是……
血刃猛的下挥,却被丝线构成的长剑所阻拦,下一刻,丝线变换,直抵特蕾西娅亲爱的老师的咽喉!
血刃同样分裂,血色的丝线与白色的丝线纠缠,杜卡雷移步后退至特雷西斯身旁,其他人早已退至大门之外。
“杜卡雷,查看一下特蕾西娅在小队队伍中的战力等级。”
“五级。”
特雷西斯双手握住军委会制式军刀,杜卡雷右手做出虚握的姿势,竞技场观众席上那些喊着“能看到如此的战斗,即便是死也值回票价的磁场观众们”立刻便死去了。
血液化作大剑,杜卡雷与特雷西斯一前一后,与特蕾西娅对峙。
特蕾西娅在想什么呢?或许她什么都没有想,焦躁的肉体容不下意识的思考,名为特蕾西娅的野兽只是被本能驱使着,与魔触并无不同。
诺艾达竞技场终于发挥了它竞技场的职能,三位无限接近于王庭之主的强者将在这里厮杀。
即使由于并不是清杂导致战斗只是拳脚相向,这等强者的战斗也足以将这里绞碎。
[(7号工口世界)炎客:能见到如此强者战斗,即使是死也值回票价了呀,更别说更不用死了!]
[(1号正常世界)W:特蕾西娅陛下将杜卡雷打倒在地,将特雷西斯狠狠的鸿儒吔!!!]
[(1号正常世界)特蕾西娅:是发生什么了?]
[(3号都市世界)折光:这弹幕怎么跟海虎打架一样?终究是颠了呀,唉……]
[(7号工口世界)小雕花:呱!一定是大君将特蕾西娅陛下狠狠的击倒在地,迫她回去做星怒力口牙!来人,挑个正太给大君助助兴!都盯着我干什么?]
[(7号工口世界)萨克雷:他妈的,军队团宠想象力这么好干什么了?我都没有这么大声!]
此时竞技场门外飘来一阵呼喊:“大君将特蕾西娅陛下击倒在地,一定是要迫她回去做她的星怒力呀!”
砰!
黛夕安的声音传了进来:“*拉特兰俚语*,鲜血王庭的二把手想象力这么好做什么?难,难不成……”
“小安,我觉得挺不错的唉……”(小声)
“现在的孩子真的,不,应该说这群顶着电灯管的电子鸟人们没救了。”(弗莱蒙特)
杜卡雷和特雷西斯尽力绷住表情,将所有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敌人身上。
“特蕾西娅的状态非常糟糕,要想办法取下她身上的圆环。”
“这孩子的丝线技艺可是我教的,特雷西斯。”杜卡雷的神情冰冷, 看自己的爱徒像看一坨肉块,“放下最后的侥幸吧,你还不如在她身上开三个口子。”
杜卡雷说完提起双手大剑冲了上去,眨眼间大剑便与长剑对撞,白色的细丝像杜卡雷包裹而去,杜卡雷顺着力量升起,双手大剑已经化作镰刃,多余的血液散开吞噬了细丝,特蕾西娅不得不抛下长剑向前一步,躲过镰刃。
锋锐的刀气逼近到特蕾西娅眼前,特雷西斯以诡魅般的速度突进到特蕾西娅身前,长剑直指特蕾西娅的胸口——特雷西斯真的要将妹妹胸前的两坨肉劈下来。
特蕾西娅抬手,左臂的臂铠挡住刀刃,右手向上抛出细丝,一瞬间便扎入墙中,血液断开细丝,但惯性让特蕾西娅逃出了两人的夹击范围。
特雷西斯,杜卡雷两人欺身而上,特雷西斯原地蓄力刀气先行,特蕾西娅闪过,竞技场顿时没了一面墙,如同甜甜圈被咬了一大口。
幸亏竞技场在山顶,否则这一刀足以把整个岛屿的五分之一毁个干净。
趁此机会,杜卡雷立刻突进,镰刃化作钉锤砸向特蕾西娅,与此同时,特蕾西娅身后伸出数万条血丝,血腥的丝线编织成层层叠叠的锯齿,如同海浪状的绞肉机迅速逼近。
纯白的丝线穿入其中,精准扰乱能量运行,绞肉机顷刻间崩解,可谓青出于蓝,特蕾西娅迅速后退。

杜卡雷的钉锤在下一刻消散,血液铺洒而出,与此同时,杜卡雷回身,手上的锁链延伸突进,在特蕾西娅周边围了一圈。
特蕾西娅宕机的大脑不明所以,丝线升起,又突然间崩散,血液化作血雾早已笼罩周遭的空间,巫术施展的一瞬间的阻截足以收走她的性命。
锁链延伸出尖刺,在血液中如鱼得水,直冲特蕾西娅。
尖刺刺入皮肤,又在血肉间环绕骨骼,巫术能量融入陌生的环境,杜卡雷便掌握了特蕾西娅的躯壳。
特雷西斯立刻上前,顶着特蕾西娅危险的目光摘下了圆环,然后就不动了。
“特雷西斯,又出什么问题了?”
特雷西斯闻言转身,杜卡雷嘴角一抽,差点没绷住表情,因为水渍喷了特雷西斯一身。
“咳咳咳,特雷西斯你……*极端优雅的血魔俚语*!”
特雷西斯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立刻闪开,杜卡雷还在努力忍住笑容,便被淋成了落汤鸡。
“我*优雅的卡兹戴尔粗口*,你这个小逼崽子,来战!!!”
……
“太可怕了,我还是先走吧……”
芙兰达趴在地上,像毛毛虫一样阴暗的爬行,视线里却被一双靴子挡住了,芙兰达抬头,是一脸笑意的变形者。
“哇,变形者,阁下,你一定是来救我的吧!”
芙兰达立马上前抱住变形者的大腿,泪眼如珠,看起来傻了吧唧的。
“变形者阁下,快去找菈玛莲阁下救场啊,再这样下去诺艾达就要被拆了,世界就要毁灭了!”
芙兰达哭了半天,发现根本没有得到回应,赶忙睁开眼睛,一看就不得了了。
“变形者阁下,那一定是你的分身,对不对?”
变形者笑而不语。
“您一定是来救我的,对不对?”
变形者同样笑而不语。
“好可爱的木精灵,不,现在站在提卡兹的立场,我应该……”
“*汤姆尖叫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