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从梦华录开始 > 第十八章 花开终是落

第十八章 花开终是落


  给了赵盼儿一个等等的眼神,随即看向那个厢吏说道:“人是谁打的?”

  厢吏等人现在已经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差役们纷纷看向头儿,厢吏这时心头大骂,看我干什么,又不是只有我动手,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又不想丢了面子,咬牙说道:“我们收到探....”

  “算了,既然没人说就当你们都打了”方暮回头打断道,然后把赵盼儿三人拉到自己身后。

  随即一脚踢向厢吏胸口,厢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飞撞在墙上,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那巨大的碰撞声,厢吏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其手下则是颤抖着挤在一起,手拿木棍朝向方暮,方暮向他们走去,他们拥挤着后退。

  这时一个差役受不了举着木棍冲向方暮,结果被方暮一脚踢回去撞在三人身上,几人瞬间倒地疼痛的嚎叫不停。

  剩下的几人见状丢下木棍直接跑了,结果没跑两步就被方暮打倒在地。

  方暮没管失去行动能力差役,回头对着赵盼儿说道:

  “怎么这么鲁莽,我知道你机灵,但凡事想好退路,如果这次我没有及时赶到,那你们的后果我都不敢想象”

  赵盼儿更加委屈了,低头眼睛微红,怕是下一秒就要泪珠跑出来了。

  方暮看到心疼死了,又看向宋引章和孙三娘“还有你们两个也是”

  两人也是瞬间低头,左手抠右手,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看着三人都这模样方暮又气又是怜惜。

  转身看向准备往屋里逃去的德叔,打算把怒气撒在他身上。

  “老东西你跑哪儿去啊?”方暮看着德叔逃跑的背影说道。

  德叔听到后也不敢跑了,也跑不过方暮,打算搬出欧阳旭的名头恐吓他,和赵盼儿等乐籍的人是朋友能有什么身份,再能打又如何,在东京官兵面前一样得束手就擒。

  随即停下转身颤颤巍巍地对着方暮说道:

  “我家主人可是今科探花,又得官家欣赏特赐著作佐郎,正八品大官!你惹得起吗”

  方暮听后一怔,心中有些好笑,这老东西开始坑主人了吗,不管怎么样,欧阳旭这人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德叔看到方暮没说话以为他害怕了,又瞬间腰杆挺直走到几人面前:

  “现在知道错还来得及,跪下磕头认错,然后赔偿一百贯钱,我会跟主人求情原谅你们,只让你和那三个贱....啊!”

  话还没完,就被方暮一脚踢进舍院之中,惨叫一声后抖两下就没动静了。

  “死人了,探花郎家死人了!”远远围观的百姓见状吓得大喊,方暮看到后觉得有些吵闹,就带着赵盼儿三人走进舍院。

  而在屋里面偷看的欧阳旭早就惊慌冒汗,刚才也希望德叔的话能吓退对方,结果转眼德叔就倒在院中生死不知,见状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

  “欧阳旭你个白眼狼终于出来了,早干嘛去了!”孙三娘看到欧阳旭顿时火冒三丈,直接指着欧阳旭骂道,宋引章和赵盼儿则是冷眼看着没有说话。

  “三娘,这事儿我毫不知情,我只是让德叔给你们点钱,没想到他竟然自作主张找人打你们”欧阳旭急忙低声下气的解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狡辩,你还是人吗,忘恩负义的东西”孙三娘更火了。

  欧阳旭知道现在说不过孙三娘,转头看向身份未知且武功高强的方暮“这位官人,在下乃是官家特赐的著作佐郎,师承柯宰相”

  方暮看着眼前这个伪君子实在鄙视得不行。

  “柯老要是知道他的学生乃是忘义薄情,恩将仇报之徒,恐怕会气得吐血吧”

  “围住这里,别让任何一个人逃脱!”

  这时门外传来众多脚步声,众多穿黑色军袍的人提刀冲了进来包围方暮等人,赵盼儿三人顿时紧张地挤在方暮身旁。

  包围了方暮等人之后,门外便有一个目光冷峻满身煞气的黑衣人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顾千帆看到屋内之人一愣,自己在苏州就听萧钦言说了自己被追杀之事是钱塘知县干的,方暮在钱塘县是为了调查海禁的事情,并不是为了夜宴图。

  听说方暮在杭州刘通判府干的事情后,也是一身冷汗,和那个煞星比起来,自己这个活阎罗的名头真不算什么。

  随即有些相信方暮说的话了,从苏州回来后就马上带着人来找欧阳旭了。

  还没走到就听说欧阳旭家中出事了,担心跟夜宴图有关,就急忙让人包围了这里。

  “方将军来此所为何事?”顾千帆走到方暮前面揖礼说道。

  “我朋友被人打了,自然要管管”

  看到这个官二代这个态度倒是让方暮有些意外,顾千帆老爹是当朝使相。

  外公是礼部侍郎顾审言,自己所在皇城司的又不受三衙管辖,由直接赵恒统辖。

  再加上从小的遭遇,使顾千帆性格有些复杂,现在突然对自己这么礼貌是方暮没想到的。

  这时顾千帆手下的亲事官在他耳边悄声说明刚才发生的事情,顾千帆了然后便对着方暮说道:

  “方将军是否处理完,卑职要带欧阳旭去一趟皇城司”

  欧阳旭听到皇城司的话吓了一跳,皇城司之名人人皆知,作为官家统辖的特务机构,职务是执掌宫禁、周庐宿卫、刺探情报。

  皇城司狂行悖法、纪律废弛不管是朝中文武百官还是平民百姓,对皇城司是十分害怕不喜的。

  而皇城司更是经常被百官弹劾,但都被官家压下了。自己要是进去了,恐怕非死即伤。

  “还不行,我要带欧阳旭走官府一趟”方暮自然不会答应,就打算趁今天直接事情解决完了。

  顾千帆本来是想直接带欧阳旭走的,事关宫中密事。但是方暮职位也不小,并且之前救过自己一命,考虑一下就说道:

  “皇城司随方将军走一趟吧,府衙处理完后卑职直接带欧阳旭离开”

  随即众人就前往开封府走去,欧阳旭则是被司卫押着,方暮则是和赵盼儿宋引章孙三娘走在后面。

  “盼儿,待会儿你直接向知府说明此事就好了,我会在旁边看着的”方暮看向赵盼儿说道。

  “好的,暮郎”

  赵盼儿现在没拒绝的余地了,发生了刚才事情现在也不好意思继续让方暮别管这事。

  宋引章刚才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现在听到两人的交流不好打断,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孙三娘。

  孙三娘看到宋引章目光后,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人确认的点点头。

  宋引章确认后内心仿佛撕裂一般,有些疼痛,眼睛红着不敢相信的小声问道:

  “为什么你们都知道不告诉我?”

  “引章,不是我们要瞒着你,只是没来得及告诉你罢了”

  孙三娘是过来人,看到宋引章的反应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柔声安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