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从梦华录开始 > 第十五章 繁华东京

第十五章 繁华东京


  一艘商船之中。

  “我还没听说飞钱这种东西诶,盼儿姐你知道吗”宋引章抱着琵琶好奇说道。

  “飞钱呢,是只有得了朝廷许可的官商才能用,咱们普通百姓自然是用不上,但是到了东京,也要去官银的便钱务才能兑换”赵盼儿慢慢跟她解释道,飞钱就是在两地之间汇钱,赵盼儿等人在杭州汇钱,那么就可以拿着汇票到东京便钱务取钱。

  “那许知州是帮了大忙了,不过他应该是看在方公子的面上吧”

  “对了,方公子居然是皇城大将军,在县衙的时候好生威风,连许知州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宋引章想起那一幕兴致勃勃地说道。

  “那盼儿姐你和欧阳姐夫什么时候结婚呀,你穿上凤冠霞帔的样子一定很美”宋引章心神向往道。

  赵盼儿听到这里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怎么作答,孙三娘看到后按着宋引章手说:“引章,盼儿这几天累坏了,让她休息吧,我来跟你说。”

  赵盼儿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即靠在窗边看着江面。

  “引章,就在你私奔的后一天德叔就来到茶铺说了,欧阳旭那没良心的中榜后和东京贵族高家的千金定亲了,谷雨就要成亲了,那白眼狼还想用八十两黄金打发盼儿呢,我们这次去东京就是要休了欧阳旭,把他名声搞臭。”

  “啊,欧阳旭怎么可以这样,要不是盼儿姐哪有他今天,真是忘恩负义之徒!”宋引章听到后又震惊又愤怒的说道,随即看向赵盼儿。

  “盼儿姐对不起,我都不知道这事,这段时间还给你惹了那么多事”宋引章内疚自责的低下头。

  赵盼儿强笑“没事,你是我妹妹,我不管你谁管你”。

  次日之后几人便到了东京。

  马车停在宽阔而又人流稀少的官道上,赵盼儿三人从马车上下来后就看到将军府三个大字。

  “这里就是方公子居住的将军府吗,真是威严气派!”宋引章等人目光惊奇的看着气派的将军府大门。

  “三位娘子,老奴是公子的管家,我带你们进去吧”早已等候多时的管家连忙上前弯腰迎接,心中猜想哪位才是公子的夫人,看三人关系极好,总之都不要怠慢就是了。

  “多谢管家”赵盼儿三人便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将军府。

  “方公子一个人居然住那么大的地方,我从未见过如此豪华偌大的府院”宋引章目光到处环视着周围亭台楼阁,假山湖水。

  “公子乃是保卫皇城的大将军,居住之所自然不会寒酸”管家在旁边解释道。

  “对了管家,方公子如此年轻有为,是否娶妻纳妾?”孙三娘是知道赵盼儿和方暮关系的,担心赵盼儿感情又受到欺骗。

  “娘子有所不知,公子之前一直在边外杀敌,所以没有娶妻。而老奴也奇怪将军回来后为何没人上门提亲,以将军的身份,应该有很多千金小姐倾心才对。”管家也是有些纳闷。

  赵盼儿听后心中高兴不已,而方暮没有娶妻的原因自己也是知道的。

  孙三娘则是想方暮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引章听到后心底有些暗喜,心想要是自己能嫁给方暮就好了,那就是将军夫人,也能从乐籍中脱离出来。

  三人心里各自琢磨。管家看到三人没有说话后继续说道:

  “三位娘子舟车劳顿,老奴先让侍女带三位娘子去洗漱歇息,晚上派人带三位娘子出去逛逛如何。”

  “劳烦管家”三人听后眼睛一亮,早就对东京夜市向往不已,自然不会拒绝。

  傍晚戌时。

  赵盼儿三人走在足有四十米宽的中心大街上,虽然宽阔但还是觉得拥挤,因为大街上人来车往,小孩子拿着纸风车奔跑嬉戏,闺中小姐,文人才客,侍女奴仆,普通百姓走来走去。街道两边皆是商铺,药铺、茶铺、酒楼、金银珠宝铺、书铺、脚店,青楼。还有数不清的商贩推车,货架等等,贩卖的东西应有尽有。各种民间舞艺相互争艳,围观之人拍手呐好。

  宋引章手拿一串糖葫芦,指着一群人高兴说道“盼儿姐三娘你们看,那里有那么多波斯人在歌唱舞乐”

  “原以为江南已经够繁华了,没想到东京更好”孙三娘看着数不清的灯笼楼阁,鞭炮烟花齐鸣的半空。

  “毕竟是国都,咱们在江南可看不到这些新鲜事”赵盼儿目光明亮的解释着,显然也是被这景色吸引了。

  不一会儿三人便走到汴河州桥上,桥上有很多士子小姐在这里驻留看着下方小船谈论,一只只小船上还有一些才子在品茶论诗,千金小姐则是讨论闺中密事,胭脂水粉。不管是才子还是小姐估计都希望有一场艳遇或者吸引异性悄谈吧。

  “盼儿姐,东京的人儿可真会生活”宋引章想到江南重复枯燥的生活看着那些人艳羡道。

  “我们一定会在东京闯出的自己一片天地,到时候会比她们过得更好的”赵盼儿目光闪过一股坚定之色,宋引章和孙三娘也是连连点头。

  然而在这烟柳繁华的夜色之下,却是暗流涌动!

  “没想到方暮竟然有如此高明武功,犹如神力。难怪能在鏖(ao二声)战之地活下来,因此杀性也太大了,不过他为什么杀了前都军使呢?去调查清楚”

  宋真帝赵恒知道杭州急报之后觉得方暮做得不错,但也联想到了前都军使白永志一案,一功一罪,让赵恒打算先调查清楚先。

  而在齐府中的齐牧则是一脸阴柔之色的左右踱步,担心自己会像白永志一样被方暮暗杀,心里打算结清流一派疯狂弹劾,把方暮弄下诏狱。

  此时柯政已经写下满满千字奏折,打算明日早朝就弹劾方暮。柯政为官清明,又是大诗人,自然看不得方暮这般目无王法,刺杀白永志夫妇。

  现在各个丞相官员,豪门贵族同样都在讨论这事,情绪百般,视方暮如魔鬼。

  通过杭州私开海禁一案,满朝皆知方暮与白永志一案有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