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从梦华录开始 > 第五章 再会赵盼儿

第五章 再会赵盼儿


  钱塘县。

  清晨。

  赵盼儿顺着河流划着竹筏去赵氏茶铺,擦了擦额头细汗,心中忧愁。“九尽桃花开,欧阳,你怎么还不回来”。

  “盼儿~”一声呼喊打断了忧愁中的赵盼儿。

  抬头一看原来是在河边洗衣的孙三娘:

  “诶,三娘”

  “我今天早上刚的鹿鸣饼,里头放的是桂花蜜,讨个蟾宫摘桂的好口彩。你一会儿帮我尝尝看行不行”

  赵盼儿看着兴致勃勃的三娘笑道:“不用尝,但凡你在我那儿寄卖的果子,不出半日准被抢光,茶客们都说爱喝我点的茶,其实九成九啊都是冲着你果子来的”。

  “瞧瞧你这张小嘴啊,真是比那桂花蜜还甜还香,要不是做了你小九年的邻居呀,我还真就信了”孙三娘笑着便端起木盆走了。

  赵盼儿也是小嘴微张欢笑...

  “魁星老爷在上,保佑欧阳这次别再落榜了”赵盼儿跪拜在画前祈愿。

  看到孙三娘拿着木牌过来后,连忙起身拿起花篮一起走出去。

  “以前他落榜啊,那是触了霉头,自打你救了他的命,什么红帕子绿帕子啊,又给予他吃穿整三年,早该转运了。你就等着瞧吧,我这双眼睛啊,不光是看猪准”

  赵盼儿笑着接口:“看人更准!”

  “你们家欧阳这次啊肯定能中”

  “那叫红袖添香”赵盼儿提醒三娘刚才的话语,说着便把花篮挂在栏门右边,三娘则是把木牌挂在左边,上面写着“有茶可饮”表示开始营业了。

  三娘笑着说道“要不我们比划比划,今天先开张的是你的茶还是我的果子”

  “好啊”

  正说着便来了两名仕子:“赵娘子早啊,来壶谢源茶”

  赵盼儿和孙三娘连忙作揖“好,好嘞”

  “我赢了”

  “那是,谁敢跟未来的进士娘子欧阳夫人比运气啊”

  赵盼儿连忙拉住孙三娘“我跟你说多少次了,我跟他的事不能跟别人讲”

  孙三娘连忙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听到才小声呼口气。

  “读书人最在乎这个,在钱塘知道我原来事的人还真不少”赵盼儿担心说着。

  “你就......”孙三娘刚说些什么就被人打断了

  “赵姑娘,孙三娘,好久不见啊”来人正是汴京赶来的方暮。

  两人看着门外连发髻都束向后方,后面一捧发丝垂下,身穿锦衣华服手持宝剑的方暮,顿时美目一亮。

  之间方暮穿着朴素,头发也是随意盘在头顶,虽帅气但哪有现在这般好看,孙三娘不禁有些脸红看向四周。

  两人微蹲作揖“方公子别来无恙”

  “好久没尝到赵姑娘和三娘的春茶美食了,想念得紧”

  “今日便让方公子吃个够”说着便带方暮走进茶铺桌前坐下等候,一会儿赵盼儿就端着茶水吃食过来,孙三娘这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方公子请喝茶”赵盼儿给方暮添了杯茶水。

  方暮端起茶盏了喝了一口说道:

  “这次来钱塘不仅是喝茶的,还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

  赵盼儿眼睛一亮,心有所想问道“什么好消息”

  “欧阳旭高中了,乃是今年进士及第探花”方暮想了想说道

  “探花?!”赵盼儿双手捂嘴,眼中泪光闪烁,满是不可置信。

  “真的吗?”

  “是的。”方暮无奈回答,现在多高兴,到时候就有多痛苦吧。

  正在招呼客人的孙三娘看到赵盼儿模样担心被欺负了,赶紧过来询问怎么了,方暮就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孙三娘才恍然大悟,连忙安慰赵盼儿。

  “欧阳旭已是如今探花,你哭什么呀,咱该高兴才对!”

  “你马上就要去东京做你的欧阳夫人了,听说东京那边都没有宵禁的,整个晚上灯火通明,子方他爹之前去过一回,他也跟我说,东京的小娘子打扮得跟天仙似的,铺子里的口脂水粉光颜色就好几百种,身上的衣裳都是用金线给缝的,而且那些小娘子脾气爽利,你到了那边肯定如鱼得水”孙三娘一边安慰赵盼儿一边向往道。

  这番话也让赵盼儿回神过来,擦拭了眼角,但嘴角的笑意还是止不住。

  此时门外一个青年和中年男子一前一后走进茶铺,中年男子喊道。

  “两位娘子,来两盏清凤髓,一盘桃花果”

  “好咧”

  赵盼儿和孙三娘向方暮点头示意后就去准备了。

  方暮自然看见两人了,既然顾千帆和老贾来到这里,说明剧情已经开始了。

  而顾千帆和老贾也看见了方暮,顾千帆觉得此人眼神凌厉,随身配剑应该是官家之人,但不是谁,不知是否与这次所查案件有关。

  心想之时便和老贾走到靠窗角落坐下,看向四周吵闹的食客,有些皱眉不喜。老贾见状急忙道:

  “指挥是嫌此地不够清静吗?之前听闻您好茶,这间赵氏茶坊乃钱塘第一,茶香果子好,掌柜娘子更是绝色,样样齐全。”

  顾千帆看着在众人面前做茶百戏的赵盼儿也是有些好奇。

  不一会儿,赵盼儿端着两盏茶水走到两人近前:

  “二位要的清凤髓,越梅蜜饯”

  “哦~加点安姜盐,味道更好”离去的赵盼儿又提醒道。

  “有劳掌柜娘子”老贾笑着回应。

  顾千帆见赵盼儿走后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绝色啊”

  “昂”

  老贾又回头看了眼忙乎的赵盼儿笑着应答,看到指挥不语继续道:

  “乡野村妇,当然不能和京城的红粉佳人相提并论”

  “等你办完这个案子调你回东京,让你好好洗洗眼睛”

  “真的!多谢多谢”

  两人的对话被后方招呼客人的赵盼儿听到了,赵盼儿抬头降下心头怒意离开,并未问责两人。

  “说正事,姓卫的不是已经招供了吗,说夜宴图在两浙路转运判官杨知远手上,怎么到现在还没拿到”

  “属下无能,可您吩咐过,事关宫中密事,要尽量保密,据属下所查,杨知远也是无意中收藏此画,并不知画中古怪,他官不小,又是认死理的清流,倘若下官直接上门讨要,多半会把事情搞大,所以想偷偷潜入杨府把画偷出来,可不想他把画藏得太深了,属下摸不到”老贾看了眼四周遮嘴小声解释。

  “站住!”

  此时一帮刀剑声响起,一帮衙差追着一群匪徒跑进茶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