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能换取各种宝物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从浣熊市开始

第三百七十三章 从浣熊市开始


  这场战事结束,果然在世界上造成了轩然大波。

  整个盟国上下一片欢欣鼓舞、纷纷庆祝,大夏帝国把此役胜果在各种渠道进行宣扬,鼓舞士气,外交发言人更是宣称这场战役是盟国获得最终胜利的序幕开始,条约国必将面临失败的结局。

  条约国上下则是各种嗤之以鼻,所反驳的理由千奇百怪,反正就一个意思:战争没结束,才刚刚开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等笑到最后在说话。

  双方的口水战打个没完,中立国的国民们每日最愿意守在电视机前听双方的吹嘘。

  但就事论事,这一场战役确实是属于盟国的胜利,而龙飞凤与龙飞虎作为此战的功臣,当然少不了来自帝国的封赏。

  龙飞虎的封赏且不提,而且许多人也无从得知。

  祁风以为,他已是魏王之尊,现在又是领军与敌国作战的高级将帅,给他的封赏无非就是一些物质上的好处,以及当下所领职务上的晋升,获得更多兵力的指挥权这些。

  而龙飞凤获得封赏就大了,甚至这个消息更是很快传遍了整个新洲。

  封王!

  是的,和祁风他们之前想的一样。

  此役结果不同一般,带来的影响十分巨大,致皇帝龙颜大悦之余也让其看清了自己这个女儿的本事。

  所以,朝中一直支持龙飞凤的那些朝臣们此前替她奏请封王的章程终于通过,也代表着皇帝已经认可了龙飞凤,允许她正式加入诸子夺嫡的这个游戏。

  她被封为武王,封国为新洲大陆上的第十五区。

  由此,她的公主幕府也正式升级为了武王府!

  职务上,她还为原本的主管新洲一切军务大都督、总揽新洲一切政务总执政官、监察处置一切官吏巡阅使。

  在这基础上,皇帝令她开辟独立战区,组建战区军团,负责对敌一切事宜,为独立战区总司令官,挂元帅军衔。

  这份封赏不可谓不厚,特别还是“武王”的封号,似乎带有某种指向和期盼。

  ...

  灵洲,神京,太子府

  “武王?武王!他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他要把我这个太子罢黜吗?他要让帝国再出一个神武圣皇帝吗?哈哈...”

  太子龙飞扬脸色隐露狰狞,言语中彰露着愤怒、怨恨、痛苦等等之意,整个人有些癫狂。

  在场心腹们的脸色也或多好少有些难看。

  他们也能理解太子的难受心情。

  当下龙飞凤被加封为王这件事,对于旁人来说或许没什么关系,但对于太子来说却关系重大,增加了一个竞争对手且不提,而且还无异于又是一次心灵上的重击,地位遭到了撼动!

  他们是太子的幕僚,与太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若今上退位前真的把太子罢黜,另立其他子女为太子,那他们的下场显然不会怎么好!

  所以,有人站出来出言安抚道:“殿下莫忧,牝鸡司晨又哪里会那么容易?我大夏千载帝权以来,也就那一位神武圣皇帝。那,还是在特殊情况之下出现的!当今我大夏实力雄厚,疆域辽阔,国力远超当年那个时代,且内无隐患,外无对手,家国不在动荡时局中,武王?她没有机会。”

  “陈大人所言甚是,殿下您是太子,是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无论诸王如何上蹿下跳,只要您在陛下那里简在帝心,他们就翻不起什么浪来。”

  又有幕僚附和言道。

  “是啊殿下,无须忧虑,优势在我。”

  “不错,几十年您都熬过来了,还在乎最后这几年吗?”

  “以静制动,方为上策。”...

  有了一干臣僚的劝说安抚,龙飞扬很快就镇定下来,冷静了许多。

  他摆摆手道:“方才,是孤失态了。”

  但紧接着他那缓和下来的脸色却又绷了起来,对一众心腹道:“可孤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孤的弟弟们,齐王、魏王、赵王、代王、明王、蔡王、恒王、离王、襄王、盘王等等,这诸王实在有太多!本以为孤的妹妹们都会安分守己,不会跳出来与孤作对,没想到她竟然...”

  “殿下,自三公主领旨去往新洲日,殿下其实就应该想到有今天。”有谋臣开口,还在劝慰。

  “是啊,孤其实已经料想到了,只是没想到她发迹的这般快,快的让人心生寒意啊...咕噜...”龙飞扬叹道,然后抓起一旁桌案上的酒壶,狠狠灌了一口。

  “殿下,武王因何欲与您相争,跻身诸王序列,我们与您自是清楚的,或许殿下可以与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商量,换取她对殿下您的支持,殿下则给她一份许诺,如此两全其美不是很好?”

  一个蓄着山羊胡须的谋士给出了一条建议。

  龙飞扬听后却缓缓摇了摇头:“我这妹妹我是清楚的,她自幼在诸皇女中就十分另类,时常与弟弟们混在一起,处处争先,从不服男子。她既已立了志,有了现在的成就,她的野心必然不可遏制,估计是无法拉拢。”

  末了停顿,又补充一句:“当然,试一试也无妨,未尝不是好计。”

  “我与殿认为一致。”

  有个面色阴冷的人冒出话来,引得龙飞扬和其他幕僚的瞩目。

  “殿下,据属下人手来报,武王已然自行做主选了一个夫婿,与其终日缠绵,更委以重任,令许多随她去了新洲的年轻俊彦们大失所望,多数已离开她身边。”

  这人的话令在场之人再度思虑起来。

  蓄着山羊胡的那个谋臣道:“如此,她这是彻底与殿下站在对立面了啊。”

  龙飞凤特殊体质的事情在朝中基本不算什么大秘密,太子的幕僚们也是知道的。

  而龙飞凤自作主张选了男人,那就完了,以后虽然可以继续被当做皇家的筹码与其他势力联姻,但价值大大降低,根本无法与完璧之身的特殊性相提并论。

  “咦,或许可以在此事上做些文章?”

  “她已为王,并非其他那些皇女公主们一样,养些许面首之事再常见不过,没得做。”

  “在下的意思是,在那些原本倾慕她之人的身上做文章。”

  “唔,这个倒是可以一试呀殿下。”

  幕僚们议论纷纷。

  龙飞扬眼中闪过种种光彩,手掌抚着自己的下颌,微抬眼道:“那就去试一试,给她造些乱子也好...再给孤查查,她自己选的那人有什么奇异之处。”

  ...

  ...

  新洲,浣熊市

  “来人啊,救命啊...呜呜...”

  “我,我..无法...呼吸了...”

  “救命...救救我...我要...氧气...给我氧气...”

  “妈妈...”

  “谁来帮帮我...我还有五十三个孩子要养活...救我..额呃呃呃...”

  ...

  街头上有人倒地不起,有人痛苦的蜷缩在角落,也有人已经变成了尸体,更多的症状发生者则是脸红脖子粗的求救、挣扎、手指或磨在地面上血淋淋的,或抓破了自己的脸。

  本来是一个平静又安详的早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这让市民们十分错不及防。

  不过好的是,这种‘无法呼吸’的症状只发生在了默的身上,其他人种却一点事都没有!

  “嘶...这种症状是...”

  “伙计,你没有看错,就是那种症状,嘿嘿。”

  “天杀的默贼,是不是惹到神明了?现在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哈哈哈...”

  “说得好啊!咱们浣熊市才建成没几天,这些恶心的东西就像苍蝇一样涌了进来,拖家带口的,也不管有没有住的地方有没有吃的,真是烦死人了。”

  “哼,他们好逸恶劳,且还特别擅长打砸抢烧,最喜欢不劳而获,死绝了才好。”

  “啧啧,我刚才看了下,隔壁街的默也出现了这种症状,感觉这里面有阴谋啊...”

  “屁!什么阴谋?这分明就是神明对它们的惩罚!”

  “嗯,我也这样认为。”

  看热闹的人们议论纷纷,大多数还会幸灾乐祸,没有正常人会选择去帮助痛苦的默们。

  即便有也是一些圣母,比如这样:

  一个女人一脸悲伤的叫道:“天哪,你们还是人吗?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们怎么能站在那里看着这种悲惨的事情发生?”

  “妈的,这娘们找干啊!”

  一个脾气暴躁的胡子哥撸起袖子就准备去教训她,结果被身旁一个看热闹的给拉住。

  拉住他的人对他道:“兄弟犯不着,这种货色就是吃得太饱了,最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贬低别人,从而抬高自己有多伟岸光正。和这种人解释不了什么,他们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自己就是救世主!”

  “对,你看着吧,她会遭报应的。”

  另外看热闹的人说道。

  “哼,真想给她两大耳刮子,欠干!”

  胡子哥骂骂咧咧,停止了自己的冲动之举。

  “喂,非人类们,早上好啊!恭喜你们,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你们成了非人类...”

  那女人见没人理她,让她自己‘正义’的演说活像是马戏团里上蹿下跳的猴子,就忍不住愤怒了,开始骂街。

  “...你们就是一群没有良心的...啊!!!”

  不过她没嚣张多久,突然就发出了痛苦的尖叫。

  原来是一辆白色的大面包车到了,车子上迅速下来一群穿着安保制服的大汉,几个白大褂似是医生的人也跟着在一旁搭手。

  其中一个白大褂面向看热闹的人们说道:“我是浣熊市精神病治疗中心的黄主任,很抱歉,她是我们中心的,让她跑出来给大家添麻烦,实在抱歉!”

  说完,还鞠了一躬。

  啪啪啪~

  在场的群众们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不!我不是!不是!啊啊啊...”

  那女的还死不承认,疯狂挣扎,但很快就有一块发搜的抹布塞进了她的嘴里,让她无法再发出言语来。

  一个白大褂低声之言,令女人的瞳孔猛缩:“正缺试验品呢,你就送上门来了,这么健壮,应该能多挺几轮吧?”

  女的被抓上车后,面包车大门狠狠一关,车子扬长而去。

  人群中,一个热心群众放下手机,面色有些惊诧。

  这家伙没想到,自己就随便拨打了一下电话,竟然真来人了?而且来的速度还非常之快,那女的真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

  另一条街,同样发生着默们痛苦的种种场景。

  当然,也有圣母存在。

  “求求你们,帮帮他们吧,帮帮这些可怜的人吧,他们是我们的同胞,他们同属于人类...”

  这货也是个女的,还是黄肤人,他站在高台上大声喧嚷着话语,时不时还挥舞下拳头,脸上浮现着悲痛、同情等等颜色,似乎在她身上闪烁着光明,是一位仁慈的救世圣母。

  围观的人们对她的话嗤之以鼻,只觉得她的脑袋被驴给踢了一样。

  “该死的,那个混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斧头帮的头目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血压在升高,十分恼火地问道。

  “老大,我们也不知道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小弟们纷纷摇头,他们哪里会管那女的说什么。

  头目却是一个典型的反默主义战士,他才不管这些,直接下令道:“给老子把她抓起来!她不是喜欢默吗?让那些还没窒息而死的默临死前好好爽爽,然后拍视频发到网上去!再然后找人天天去她家门口指指点点,她走到哪里就给我指责她到哪里,让她社会性死亡!”

  “嘶...”

  众小弟听了后,只觉得遍体生寒。

  “快去!”

  “是是,老大,我们这就去办,就是便宜某些默了。”

  小弟们还是去了,让那圣母有了自己应得的下场。

  又是另外一条街上,警笛长鸣,警车很多。

  围观群众纷纷给警官们让路。

  一个警官捏着鼻子指挥手下道:“把那些默都抬到炼人炉去,可恶,死了都不让人省心,这么横七竖八的躺着真是污染市容。”

  “头儿,那些还没挂的呢?”

  有手下指着一些掐着自己脖子大口喘息,却吸不到空气,即将濒死的默,提出疑问。

  警官横了他一眼,道:“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额,是,头儿您真英明!”

  “嗯。”

  属下立即招呼众人忙碌的样子让警官满意点点头。

  却在这时,一个男圣母哭泣着跪在他面前,大声道:“警官!你们总算是来了,求求你们救救他们吧,救救他们吧,真是太可怜了...”

  尼玛!

  警官本想发怒,眼神却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闪光,他发现眼前这个跪着的男子胸前有摄像头,直播的那种。

  哦!原来是一个网络圣母啊!

  是为了利益?应该是,估计现在他的直播间里全是称赞他的人。

  警官想清楚了,也有了应对举措。

  “来人!这里有一个逃犯!把他给我逮起来!”

  一听,本来正在哭的男人当场傻眼,也不哭了,而是连忙解释起来:“不不不!我不是!我不是!警官你们听我解释,我只是一个主播!”

  “开膛手杰克,别否认了,就是你!你的卷宗在所有的警方系统中都有留下,你这张脸就是化成灰我们也认得!”

  “我不...呜呜呜...”

  然后他就被捉了。

  同一时间,警官已经联系总部那边,封禁他的直播间,并锁定寻找直播间中某些吃饱了撑着的脑残进行线下抓捕。

  啪啪啪~

  对于警官们的英勇之举,群众们奉上了热烈的掌声。

  不需要怀疑,狡诈恶徒被逮捕,这是正义得到了伸张!

  ...

  感谢“书贵”与“蓝色鸟01”两位兄台的打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