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慕容妤姬承玄 > 第1639章 认一门干亲

第1639章 认一门干亲


慕容六夫人真是要被气死了,被气得心肝都发疼。

“我这么培养你,可就是为了让你有一天能给家里争光的,不是让你让这样自甘堕落,你大哥是指望不上了的,连自己媳妇都能输出去,他那个没出息的玩意。娘可是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结果你也这么没出息?”她说,她其实是继室,不是六老爷的原配,原配是她大姐,早些年死了,后来她才嫁过来的。

慕容莺也不想忍了,“娘,过来京城我们家的生活不会差,只要好好管教我大哥,将来前途一片光明,何必要盯着那些不属于我们的东西?而且那么多人里头,我是真没有把握,极有可能到时候也会沦落成为马前卒!”

慕容六夫人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快滚快滚,别来跟我说话,我也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想清楚,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我也没你这样没出息的女儿!”

慕容莺没办法,也只能回去。

丫鬟都劝她,“小姐,六夫人其实也是为了你好。”

慕容莺蹙眉,“怎么连你也这么说?为了我好也得我愿意才是为我好,让我做不愿意的事,这也是为了我好?”

“可若是能成,到时候小姐可就荣华富贵一生无忧了。”丫鬟说。

慕容莺摇头,“你错了,就凭我这张酷似堂姐的脸,我最好是恪守本分,不要有半点越矩的举动,不然我定然会成为堂姐的心腹大患!”

她看过堂姐当年年轻时候的画像,不得不说,她长得的确像堂姐,说是亲姐妹都没人会不信。

可正是如此,她才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走这一条路,不然等着她的必然是万劫不复。

而且,她也没兴趣去给人当妾,哪怕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

丫鬟闻言也是愣住了,“怎么说都是一块从慕容氏出来的小姐,应该不至于吧?”

慕容莺淡淡说,“我们都要去跟堂姐抢夺丈夫了,就不是堂姐妹,而是对手了。而且当年二房那一家最后落得的下场,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

二伯慕容海一家可是最早过来京城投靠的,最后就走上了一条什么道路?最后在那瘟疫蔓延的时间里,全都客死异乡了!

“小姐,二房那些人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而且还故意与慕容府为难。”丫鬟抿嘴道。

“难道我们这样不是人心不足?我都不明白我娘她们到底怎么想的,堂姐可是相门嫡女,我们是什么门户?平民百姓,可是却妄图想要以族亲血缘去肖想这些……”慕容莺深吸了口气,“这件事你不要再说了,不然就不用留在我身边伺候。”

丫鬟连忙说,“小姐,奴婢不敢了,只是六夫人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娘那边我自然会应付,我不答应,她逼不了我的,而且不是还有堂姐么?要是堂姐愿意帮我找一门好亲事,我娘当然就会闭嘴。”慕容莺说。

三房心怀各自的心思在驿站过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用了早膳,当然就继续出发。

慕容蝶还过来找慕容莺,夸她道:“我们三人之中啊,还是莺儿你最好命,长得这么像堂姐,等进了京城,堂姐肯定会跟你最为亲近。”

慕容蜜一听说她们俩个聚在一起,生怕她们联合起来,也是紧着过来,“都在说什么呢?”

慕容蝶就说了,“我说莺儿长相最像堂姐,堂姐肯定跟她最亲近。”

慕容蜜忍不住朝慕容莺看去,心里也是挡不住的嫉妒,这话说的没错,慕容莺这长相实在是好,挑不出半点不好来的。

慕容莺语气平静,“蝶姐姐说笑了,都是堂姐妹,不会有亲疏远近。”

慕容蝶说,“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也羡慕你。”

慕容莺说道:“蝶姐姐羡慕我做什么,你跳舞那么好,连蝴蝶都会被你引来为你翩翩起舞,该是我们羡慕才是。”

慕容蜜听着她们有来有往相互吹捧,心里忍不住想骂人,都是勾人的小浪蹄子!

且等我去了京城,到时候请个擅长房中术的,在房中术面前,跳舞吟诗算个什么?全都不值一提!

慕容蜜笑着说起京城的事,“都还没去过京城,不过听说京城最是繁荣繁华,咱们去了那边,也不知道会不会受到排挤?”

“如何会受排挤?”慕容蝶说,“我们可是摄政王妃的堂妹,谁又敢排挤咱们?”

这话说的没错,现在堂姐是摄政王妃,可是谁不知道这就是以后的皇后,皇后娘家的堂妹,京城那些贵女都不一定有她们尊贵,谁还敢看不起她们?

慕容莺就只听她们俩个说,她没说话,但另外两个也不是多在意,慕容莺一直如此。

慕容蜜与慕容蝶两个当然就都开始畅想前往京城的日子,她们觉得未来一片光明!

当然前提是要讨好了堂姐,得到姐夫的喜欢!

对于这些事,远在京城这边的慕容妤当然是不知道的,她正在招待镇南王妃呢。

镇南王妃如今倒也是她这边的常客了,但慕容妤也欢迎她到来。

“我到了这岁数还没个孩子,委实是有些不该,不过我看着拓哥儿实在是喜欢得紧,不知道你可愿意,让拓哥儿认我为干娘?”镇南王妃笑道。

慕容妤闻言好笑,“所以这些日子,你又是给他送珍贵屏风,又是给他办置小马匹等等,就是因为这个?”

“我当初第一次来府上的时候,我就喜欢拓哥儿,对我眼缘,不过那会我刚跟你认识,也就不敢说,其实我那时候就起了念头。”镇南王妃笑道。

慕容妤知道她是真心的,笑着说道:“你可有跟镇南王提过?”

“有,他说只要这边不反对,他没什么问题。”镇南王妃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错,都是跟宇文戟提及过的。

“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还得跟我家王爷商量一下。”慕容妤点点头道。

她话是这么说,但镇南王妃听得出来,这件事差不多就成了,脸上带着笑,“再问问拓哥儿,看他愿不愿意认我这个干娘。”

“那小子早就被你的糖衣炮弹收买了,一口一个长大了也要孝顺庄婶婶。”慕容妤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